榕蜂巢穴

有秦杨指路。

    祝明朗和南玲纱就不必漫无目的的行走了。

    他之前确实有些担心找不到皇少帮那群渣渣。

    每个势力都有三个名额,绝大多数同势力的人都会一起行走,甚至有一些关系交好的势力,他们可能联合在一起。

    本身竞逐的规则就存在着很多漏洞,人脉越广,势力越强的,终究会有更大的优势。

    当然也不排除小势力相互抱团,只是他们之间的信任感就未必那么强了,说不好就会因为一座城邦的利益直接撕破脸皮!

    秦杨告诉祝明朗,他们祝门也有一些联盟势力,若要动皇少帮,最好与他们结伴而行。

    但祝明朗和南玲纱都觉得这样太浪费时间了。

    更何况,许多到手的资源,还要与他们均分。

    祝明朗有些不大愿意。

    祝天官也告诉了祝明朗,这次竞逐规则并没有按照他们一开始期望的进行。

    已经不存在如数奉还和五五分赃了。

    大家各凭本事。

    毕竟有一大半的资源就散落在了这机关城中,任由各大势力的子弟去搜寻争夺,他们得到的好处可不会和自己分。

    “既然公子和小姐对自身实力都有信心,那我这边就不必联系那些我们祝门的势力了。”秦杨点了点头道。

    “有君级高手吗?”祝明朗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

    秦杨摇了摇头,看祝明朗的表情就有些怪异。

    有君级强者,他们估计也不需要与他们联合了。

    公子起步还是太高了一点,正常情况下,一名君级强者都可以撑起一个小势力了。

    四大宗林、六大族门中,弟子辈分里面有君级实力的应该可以数得过来吧。

    ……

    穿过了几道破败的城街,莺飞草长。

    藤蔓与丛植爬满了那些房屋,满地的瓦砾,随处可见的墙砖,就连一些屋檐,都长满了荒草。

    眼前是一座荒芜破败之城景,仿佛被遗弃了几十年,树木比那些屋子还要高,植物浓密,鸟兽做窝。

    “他们在寻找幼龙谷的地契,不过这座荒草城中,栖息着一群古龙宫饲养的掠龙,它们对活物的气息非常敏感,尤其是人类神凡者、牧龙师以及其他龙兽,我们要小心一些。”秦杨说道。

    掠龙,为群居掠食古龙。

    在野外,遇到一头凶猛的暴龙,或许还有一些生还的机会,毕竟四散逃跑,暴龙也只能够捕食其中一位。

    但掠龙就不一样了。

    它们行动起来,如同训练有素的精良战士,哪怕是一些丛林的霸主,看到一群掠龙都要绕道而行,它们多数时候对弱小的生灵不大感兴趣,喜欢挑战那些更强大的生物。

    在捕猎方面。

    它们的智慧比人类还要可怕。

    也因为这种掠龙智慧太高,古龙宫这样庞大的势力要驯服它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已经有人遇难了。”南玲纱指了指一座墙破的屋子,示意那里有血迹。

    祝明朗走过去看了一眼。

    果然,里面躺着一具骸骨,身上的肉被啃得不剩下几块,从衣物上才勉强可以判断那是一名独行之人。

    之前的古铜战场赛选,虽然经历了两轮的人,实力都不会太差,但终究会有一些经验不够丰富的人会进入到这里面,他们这样随意的乱闯,确实很容易丧命。

    ……

    迷墙城楼,浩勇已经远远的看到有人接近了荒草城。

    他脸色阴晴不定,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紫宗林护法聂崇的身上。

    聂崇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坐在两个侍女摇动的蒲扇之间,镇定的说道:“放心吧,只要你家浩少聪不脱离我那徒儿的视线,就不会有人伤害得了他。”

    “可那个人是祝明朗。”浩勇仍旧有些不安的说道。

    “他剑修不是没了吗,他若剑修实力还在,我亲自下去也拦不住他,他既已是牧龙师,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聂崇说道。

    “浩勇大人,许茂可是紫宗林的翘楚之辈,更是我们聂崇护法最得意的门徒,依我看,那祝明朗这个时候寻仇,等于是将离川大地的坐镇权拱手相让,何况我儿赵希不是也在……”赵芹夫人此时笑盈盈的说道。

    听到这番安慰,浩勇才稍稍振作了一些。

    赵希实力也很强,更何况还有妖孽级别的许茂。

    这许茂,是紫宗林最杰出的弟子之一了。

    “好好看着吧,祝门还是得看一看我们紫宗林的脸面,他祝明朗知难而退,那是最好不过。”聂崇说道。

    荒草城离迷墙并不是很远,所以已经很多人看到祝明朗等人正在朝着浩少聪几人靠近。

    这可是这次大比的重头戏之一啊,现在绝大多数人都知道浩少聪在大比中虐杀了祝门的弟子祝桐。

    而祝明朗这一次入这大比,目的就是为了给弟弟祝桐报仇,并在灵堂上说过,要手刃浩少聪的话……

    此时,身在机关城的浩少聪、聂崇、赵希三人显然还不知道祝明朗等人正在朝着他们靠近,而迷墙上和城楼上的观望者们却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纷纷投向了这里。

    ……

    “吼吼!!!”

    几声令人心悸的低吼声在屋舍的后头传来。

    祝明朗、南玲纱、秦杨绕过了那群难缠的掠龙,已经抵达了荒草城之中。

    破败而长满了树藤的木屋群处,有一颗挺拔的榕树,这榕树年代久远,应该比机关城还更就屹立在这里,只见榕树的树枝挂满了榕树须,这些树须像新长出的一颗颗榕树,竟然扎根到了土壤里,周围一大片废弃破旧的木屋,都与这些榕树须融为了一体。

    古老榕树下,有四五人正在商讨着什么。

    原来这榕树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枝繁叶茂的榕树冠层宛如一个小世界,上面挂着一个又一个堪比木屋大小的榕蜂巢穴。

    榕蜂妖正在夏日中沉睡,它们像青色的大叶,趴在了巢穴的附近,也趴在了那些枝干、树须中,更可怕的是,每一栋破败的木屋内,似乎都栖息着一大群榕蜂,一旦惊动了其中之一,势必将这数十万榕蜂一起唤醒!

    他们此刻面露难色,在想着用什么办法可以不打搅这些榕蜂,并拿到榕树上的锦盒。

    祝明朗、南玲纱、秦杨抵达这里的时候,也已经看到了那些破败木屋中暗藏着的榕蜂巢穴,这些榕蜂也不知在这里繁衍了多少代,巢穴多达上千个。

    步入这里之后,他们都下意识的放缓脚步,收敛起一身杀气,免得影响了这些小魔妖大军的午休质量。

    和掠龙不同的是。

    这些榕蜂魔妖们并不会主动攻击任何生灵,除非让它们察觉到这些人类心怀不轨!

    “这地方,可不适合动手。”祝明朗压低声音倒,生怕吵醒了周围的榕蜂魔妖。

    “他们应该也在等更多的帮手。”秦杨也拿不定注意。

    他们一动手,榕蜂肯定惊醒,这反而给了浩少聪、赵希等人趁乱逃跑的机会。

    可现在不出手,皇少帮的人会越聚越多,那么多人阻扰的话,祝明朗要解决掉浩少聪自然也会麻烦许多。

    “这容易。”南玲纱望了一眼那遮天蔽日的榕树,却是不知从哪里变幻出了一张已画好的卷轴。

    她将这卷轴抛向了半空,就看见卷轴之中踏出了一只麒麟画龙。

    那火麟龙可以踏空,尽管全身由墨迹构成,却丝毫不影响它威风凛凛的外形。

    火麟龙笔直的冲向了那榕树,正好撞向了浩少聪、赵希等人头顶上的一个最大榕蜂巢穴。

    这一撞,力量极强,瞬间惊醒了那一圈所有的榕蜂,榕蜂们的翅膀几乎在同一时间振动了起来,紧接着寂静无比的荒草城内,响起了一阵刺耳的颤响,仿佛在什么地方刮起了一场强劲无比的轰隆风暴!

    榕树下,浩少聪、赵希、许茂等人还在商量对策,却不知哪来的一头墨画之龙,将这树上的榕蜂给惊醒了……

    榕蜂虽然不会随意攻击生灵,但它们被激怒了之后,视线之内的生物,都会视作敌人。

    更令这几个人脸色剧变的是,那墨画之龙冲撞完了巢穴之后,化作了一滩墨水,就那样消失在了榕树树干下,而榕蜂们一个个刚刚醒来,睁开眼睛看到的,就只有他们这群在树下鬼鬼祟祟的人类,哪里有什么火麟龙!

    “还看什么,跑啊!!”

    “哪个混账坑害我们!!”

    这几人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在树下逗留,他们各自展现出了逃跑的深厚功力,在榕蜂还没有完全飞向空中的时候,便逃得无影无踪。

    “高!”祝明朗朝着南玲纱竖起了大拇指。

    “一起追过去。”秦杨看准了浩少聪逃跑的方向,道。

    “不用,你们就在此处静观其变,看看有没有机会把树上的锦盒拿到手。”祝明朗对南玲纱和秦杨道。

    杀人这种事情,还是自己亲自来吧。

    主要是祝明朗也很馋那幼龙谷的地契,应该是各大势力都想要的资源,眼下群蜂惊扰,并且追逐皇少帮那几人,正好他们可以把东西顺走。

    “那你自己小心。”南玲纱点了点头道。

    这一次势力大比,要想脱颖而出,靠的可不是将对手全部淘汰出去,而是看哪一方势力夺得的资源最多。

    所以能拿到手的资源,就一定不能放过,否则离川大地的坐镇权就不属于他们了。

    “你们才要多加小心,上面还有很多魔妖巢穴。”祝明朗叮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