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魔术

霍尚君最后还是含恨将自己到手的锦盒递给了秦杨。

    秦杨发现霍尚君将所有的灵资都放在了一起,翻开锦盒时,看到里面的宝物,眼睛都不由亮了起来。

    看秦杨这幅样子,便知道霍尚君的手上还真有不少宝贝。

    似乎自恃实力出众,他也懒得点燃烽火,提前将这些东西交给裁判,这下倒好,被祝明朗全部拿下!

    霍尚君最后那几句话,祝明朗自然是听进去了。

    可他对霍尚君的看法不以为然。

    养龙其实最难克服的还是灵资的问题。

    这一战之后,自己获得大量的灵资,别说小白岂还拥有轮回蝶变的能力,即便没有,也可以靠钱,将自己的三条龙全部都砸到君级实力!

    到那个时候,不需要剑灵龙出手,不需要自己动手,就可以将这群弟子们轻松击垮!!

    “他气不足了,那边的僧者,你观望这么久,难道真的要看这魔头将我们所有人的灵资给刮走吗?”赵晨开口对站在边缘位置的一名僧衣青年说道。

    那僧衣青年,自从登上了陵墓山后就没有出手的意思。

    他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尽管天幕剑,也波及到了他。

    但他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赵晨作为皇族子弟,自然也清楚这位僧人是来自浩气武宗林的强者,既为四大宗林之一的首席大弟子,阳华,实力深不可测。

    若他一开始就加入到围攻中,祝明朗自然不可能取得优势。

    “容小僧劝一劝这位祝施主?”浩气武宗的阳华说道。

    “你难道还没有看出他是何等之人,直接动手,有什么好劝的?”赵晨有些恼怒道。

    阳华朝着祝明朗走来,见祝明朗在调整气息,却也没有急着出手。

    事实上赵晨、何清浅、傅须眉、叶广也还没有从天幕剑的强大压迫力中缓过劲来,他们此刻也只能够站在原地,尽可能的将呼吸放平缓。

    倒是蒲寒容,这人有些古怪,他是一名牧龙师,却迟迟没有召唤出自己的龙兽来。

    不知在等待着什么。

    “怎么,还要小女子打头阵不成?”这时,何清浅有些讽刺的说道。

    “我还需要一些时间。”蒲寒容说道。

    “难道你的龙兽还在午休?”何清浅问道。

    蒲寒容不再回答,目光却是注视着九军墓山之外的地方,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这时,那位浩气武宗的僧人阳华已经走向了祝明朗。

    祝明朗能够感觉得出来,这位武宗林僧人的修为应该是几人之中最高的,是一名下位君级强者。

    “祝施主,凡事不要做得太绝对啊,不如就此打住,我们各自取锦盒?”阳华说道。

    “和尚,刚才怎么不见你上前来问我,倒是见我与其他人拼了许久,气息稍弱时才说这番话,没有想到一个僧人,也如此狡猾。”祝明朗不屑的道。

    温梦如、霍尚君,他们两人虽然都败了,但也是与自己正面交手。

    反观这武宗的僧人和蒲寒容,却故意等到祝明朗强势的那几剑结束后才迎上来。

    这样假惺惺之人,还要装什么和事佬?

    “祝施主实力是值得认可的,但你这秉性和脾气,还是应该改一改,天外有天,难道你当真以为自己无敌于世吗!”武宗的僧人阳华说道。

    “和尚,不要试探我虚实了,胆子大一点,直接上前来和我过招,拿出一个浩气武宗林该有的气魄来,别像一头黄鼠狼一样,毫无意义的小心。”祝明朗浮起了笑容道。

    僧人阳华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涌起一股怨意,被说中了心事。

    “我只不过是想把事情简单化,毕竟如果大家都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锦盒,又何必再厮杀下去呢,但既然祝施主这么宁顽不化,这么咄咄逼人,小僧就只好出手了。”阳华接着说道。

    何清浅冷哼了一声。

    这和尚,明明就是趁人之危,还要说得那么大义凛然,虚伪到了极点。

    无非就是等温梦如、霍尚君这样的强者先去垫刀,他再上去。

    厌恶归厌恶,何清浅也不希望锦盒被祝明朗一个人独占,她重新捏了几张火符,目光盯着祝明朗,打算找好机会朝着祝明朗抛去。

    “来了!哼,祝明朗,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抵挡!”这时,蒲寒容脸上有了笑容,他目光注视着祝明朗。

    何清浅有些困惑,不解的望向了破碎的九军墓山,却见墓山上,一大团青黑色的浓雾正在朝着这里快速的飘了过来。

    浓雾越来越近,何清浅终于可以看到浓雾中的生物了,竟然是一只又一只体型极大的蜂妖!!

    蜂妖数量实在多,以至于飞翔在空中时,如乌云那样遮蔽过来。

    没多久,蜂妖大军便抵达了这陵墓山处,并且一双双幽暗的眼睛凝视着祝明朗。

    祝明朗抬起头来,看着这些受到控制的蜂妖军团,倒是有些意外,难怪蒲寒容之前一直都没有出手,原来他在呼唤这些野生的妖魔!

    他似乎精通这种唤魔之术,那榕树附近的蜂妖巢穴中的蜂妖榕魔全部聚集到了这里,它们盘旋着,形成了一个完全由蜂妖组成的风暴,笼罩在了陵墓山上……

    “正好,蒲公子,我们一起出手,拿下祝明朗!”浩气武宗的阳华说道。

    蜂妖密密麻麻,在祝明朗周围扑打着翅膀,仅仅是那嘈杂的声音就令人头疼欲裂,更不用说这些蜂妖们都携带着毒刺,怕是一头龙君也难以承受它们这样的群蜇。

    祝明朗一剑挥出,剑气气鸿对这些蜂妖群进行了扫荡,就看见数百只蜂妖身首异处,从空中跌落了下来。

    可死亡的蜂妖对整支蜂妖军团来说,不过是很小的一部分。

    连续几道破空剑,纵然成百上千的蜂妖死去,却不见榕蜂们有减少的样子。

    正在祝明朗要施展更强大的剑法时,那卑鄙的武僧已经袭来。

    阳华拳脚充满了一股褐色的浓郁气体,这使得他每挥出的一拳都如山洪一般,汹涌狂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