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师

……

    墓碑矗立,一个个硕大的石棺就露在了外面。

    风开始莫名的变大,吹得九军墓山上的砂砾飞舞了起来。

    一股强大的杀意从皇少帮那群人身上传来,尤其是那个看上去非常木讷的青年。

    尽管他一脸的呆滞,可他那双眼睛,却透着可怕的杀意!

    除此之外,还有几人,他们盯着祝明朗时的眼神也犹如存在着深仇大恨一般。

    那是一对穿着皇族之衣的兄弟,赵晨与赵午!

    “幼龙谷的地契就在他的手上,而且他还杀了浩少聪!”赵希指着祝明朗高声叫道。

    “这种毒瘤,还是由我许茂来替天行道吧。”许茂向前走去。

    他的手掌向前,掌中图印焕发出绚丽无比的紫色华光。

    可以看到一条紫火苍龙从他的灵域之中飞出,这苍龙身躯极长,在空中遨游的时候,身子都是蜿蜒曲折的,那一片片燃烧着紫色火焰的鳞片尤为耀眼,使得这苍龙仿佛时时刻刻都在旺盛的灼烤着周围的一切!

    许茂带着几分猖狂他,他跃到了紫火苍龙的头颅上,双手抱胸而立,居高临下,俯视着站在地面上的祝明朗。

    “许茂这紫火苍龙,至少是巅位主级。”

    “祝明朗应该是要召唤出那只冰辰白龙,才有资本与紫宗林的许茂较量一番吧?”

    “祝明朗惹上皇少帮的人,现在皇少帮的人全部聚集在了一起,怕是凶多吉少了!”

    这个恩怨,终于要有个了结了。

    祝明朗站在原地,半空中那紫火的灼热已经扑面而来,最令人感到威胁的还是那身型冗长的紫火苍龙。

    紫火苍龙尾巴舞动起来,一轮又一轮紫色的火圈从高处陨落下来,朝着祝明朗所在的位置砸了过来。

    “悠~~~~~~~~”

    冰辰白龙挥动着翅膀,那羽翼舒展之时,银色的冰霜之绒扩散到了周围,形成了一大片冰花之海。

    紫色的火圈刚刚抵达地面,冰花飞舞,卷起了最亮丽的银雪结晶,成千上万的银霜如被大风刮起的蒲公英,它们有些低飞,有些高旋,充斥在这座墓山中……

    紫色火圈被冰雪消融,冰辰白龙与祝明朗就立在这雪绒冰花中,毫发无伤!

    副翼如蝶,轻轻挥动,越来越多的冰花在这墓地之中绽放开,它们每每被冰辰白龙的宽阔展翼扇动时,都会迎风而起,在半空飘悬。

    随着冰辰白龙飞向那紫火苍龙,冰辰白龙如被冰雪精灵簇拥着的圣灵一般,华丽的同时,又带给人一种压迫力!

    那许茂站在紫火苍龙头颅上,脸上带着几分惊愕。

    他就是凭借着这只冰辰白龙杀死了浩少聪的??

    浩少聪实力也不弱,他的那头羊魔紫龙可是上位主级,祝明朗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解决掉他,就表明他一定有更高一个级位的龙兽。

    冰辰白龙!

    这确实是强悍而且天赋卓越的白龙,竟以银月冰霜之法,压过了紫火苍龙的灼烧。

    此时,冰辰白龙已经在数以万计的冰绒中飞向空中,它对紫火苍龙展开了华丽的攻势,那些霜花变幻多端。

    它们时而柔软黏附,带着冻结效果,可以在短时间内就将生物给冻僵。

    时而又变得坚硬锋利,化作了比兵刃还要可怕的东西,在狂风的作用下刺来。

    紫火苍龙与冰辰白龙在空中厮杀,却也很难占据上风,面对冰辰白龙层出不穷的各种能力,也只能够暂且招架应对。

    灼火璀璨。

    霜花绚烂。

    紫色与白色两种力量在九军墓山上碰撞出各种火花,看得迷墙上的人们纷纷惊叹。

    不得不说,紫火苍龙与冰辰白龙,都是主级中的巅峰之龙了,比机关城其他牧龙师召唤出来的龙兽强势许多!

    ……

    “毒鸠,就现在,解决掉祝明朗。”赵希恶狠狠的说道。

    那木讷青年往前走去,他的步子开始跨大,频率也开始加快。

    他的脚踩在泥地上,起初只是留下一个一个很浅的脚印,但渐渐的他的脚步越来越沉,甚至踩在那些石板上,石板竟然也碎了!

    他的皮肤在变幻,变成了坚固的铜色。

    他整个人在奔跑的过程,也在逐渐改变,犹如铜铁打造的一般,带着极其可怕的力量感!

    “公子小心,他是傀儡,有傀儡师在操控他!”秦杨见势,急忙上前去应对。

    傀儡师……

    很显然这个毒鸠并不是傀儡师,他只是一个被操控着的傀儡!

    但是这是一个由精铜打造的傀儡,在他没有显露真实样子时,与正常的人没有一点区别。

    此时这人,全身上下都是铜铁铸造,构造精密,塑造完美,更是力大无穷,速度惊人!

    城楼上,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赵尹阁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他那双眼睛,漆黑而可怕,同样的,在九军墓山上的那个叫做毒鸠的青年,瞳孔与赵尹阁一模一样,甚至往更深邃的地方望去,可以看到一个相似的瞳孔印记!

    毒鸠。

    便是赵尹阁的傀儡!

    赵尹阁便是傀儡师!

    即便不需要亲自踏入机关城中,他也可以将祝明朗手刃!

    铜铁傀儡冲向了祝明朗,他的眼睛与赵尹阁共享,他的意识,更是由赵尹阁操纵……

    要想打造出一个真正完美的傀儡,需要的其实就是一个活人,将这个活人改造成机关人,然后控制着他的一切行动!

    假肢??

    可笑!

    他赵尹阁怎么可能佩戴假肢!

    他可以利用这傀儡之术,在傀儡身上重获新生!!

    毒鸠便是赵尹阁。

    赵尹阁对祝明朗恨之入骨!

    他绝对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

    “公子,快退开。”秦杨见那毒鸠傀儡来势汹汹,急忙闪身来到祝明朗的面前。

    她朝着毒鸠傀儡拍出了几掌,那掌痕却都落在了石碑、石板上,毒鸠傀儡比她想象中的灵活,轻易的就躲开了她的掌击。

    毒鸠傀儡很近了,他和赵尹阁一样,咧开了一个古怪而残忍的笑容。

    拳臂如铜铁,挥动时,竟可以将房屋一般大小的岩石都给击碎。

    他拳轰秦杨,秦杨被震飞了出去。

    力量上,这傀儡比那些武修的神凡者还要恐怖,估计连身穿着铠甲的大黑牙都未必抵挡得住!

    “赵尹阁,你藏得倒挺深的啊!”祝明朗看着这傀儡的瞳孔,便知道背后操控这傀儡的一定是那个世子了。

    被自己砍断了手脚,基本是一个废人。

    却习得了这傀儡之术,并一直都隐藏着自己的实力……

    估计就是等将来有一天能够报仇雪恨吧!

    赵尹阁的五感此事都是与这机关傀儡共享的,他自然可以听到祝明朗说的话。

    他的恨意,在这毒鸠机关傀儡上展现得淋漓尽致,杀意浓烈。

    “你死了,我才能够笑得畅快,这些年,我每一天都在想着怎么亲手宰了你!”毒鸠傀儡发出了声音,声音相当的僵硬,却能够感受到赵尹阁内心是何等怨恨祝明朗。

    “这傀儡,你花费了多少时间才找到的,一定代替你做了不少事情吧,比如说传宗接代什么的?”祝明朗再一次笑了起来。

    祝明朗这一问,直接问到了赵尹阁的最痛处!

    在城楼之中,坐席上那手脚残废的赵尹阁险些气得吐出一口血来。

    “所以,要真有了子嗣,是算你赵尹阁的呢,还是算人家傀儡本体的?”祝明朗接着道。

    “你先给我去死!!”城楼处,赵尹阁这句话直接怒吼了出来。

    本应该是操纵傀儡说话的,可赵尹阁已经被气的头颅都要炸开了,也根本不在乎身边那些人是什么看法了!

    毒鸠傀儡跃到了祝明朗的身后,他的手臂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铜铁刀刃,趁着祝明朗身边没有任何保护之时狠狠的斩向了他脑袋!

    这是要将祝明朗劈成两半。

    “唰!”

    一道剑芒疾驰而过,竟在那毒鸠傀儡劈下来之时,直接将它的这铜铁刀臂给斩落了下来。

    铜铁刀刃手臂在空中旋转,最后插落在一块石棺板上,锋利的几乎切开了这石棺。

    而毒鸠傀儡攻势被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想要看清楚是何人出手阻止自己杀死祝明朗。

    只是,毒鸠傀儡什么都没有看见。

    “唰!!!!”

    又是一道风一般的声音,从毒鸠傀儡的另一条铜铁刃手臂处掠过。

    这一次毒鸠傀儡反应还算很快,马上用刀刃手臂去招架!

    “铿!!!!”

    铜铁刀刃应声而断,毒鸠傀儡手臂也只剩下了半截!

    明明是刃与刃相碰,傀儡的这手臂变形的刀刃,可不比一些上好剑器差的,在这个机关傀儡身上,赵尹阁耗费不知多少金银,收集了各种最完美契合这具傀儡的材料……

    “唰!!!”

    又是一剑划过,这一次是朝着机关傀儡的腿部。

    他的那双腿,完全是精铜铸成,刀枪不入,一脚更可以轻易的踢开山石,哪只不知从何而来的剑更是削铁如泥……

    双腿直接被砍断。

    如泥人一般。

    这样一具连龙兽之牙都未必啃得开的铜铁傀儡,竟跟一座泥塑像没有什么分别!

    ……

    城楼中,木椅上,赵尹阁那张脸已经青得发黑,面目开始狰狞。

    手脚再次被砍断了!

    尽管只是远处一具傀儡,也感受不到痛苦,但那份屈辱却仿佛比当初还要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