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要趁早

不愧是皇都啊。

    简直是大势力、大统治阶层之间的游戏。

    这一座润雨城,也不知是多少代人的心血,也不知经历过多少战役。

    但最终它的归属权,仅仅是这一次势力竞逐大比的一项奖赏。

    “有人抢走了锦盒,是城池契书!!”那两拨人中,身穿着武袍的女子说道。

    这女子,身材比男子还要粗犷几分,她身穿着的也是短衫,可与南玲纱这种纤纤细腰、如藕玉臂、天鹅之颈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

    体修女子臂如精铁,身似钢炼,肌肤呈现一种铜一般的光泽,连祝明朗这种挺拔英俊男子站在她面前,怕也显得几分娇柔了!

    “武宗的人。”祝明朗低声对南玲纱说道。

    “四大宗林之一?”南玲纱问道。

    “恩,他们体修,主要是练拳、掌、身、腿、气……以前有和他们的一名师叔切磋过,他们金刚不坏之身非常可怕,寻常的利器根本伤不到他们。”祝明朗说道。

    武宗也分为几个派系,看这女子的身板,应该是体修武宗的。

    体修武宗算是人类神凡者里面的怪物了,曾经有体修与巨龙硬刚,那画面实在惊心动魄!

    “这润雨城契书,也能够换一些不错的灵资,我们就收下了。”祝明朗打量着那体修武宗女子,温和的笑着道。

    “笑什么笑,敢与你姑奶奶碰一碰吗,最讨厌你这种小白脸,哪里有男子气概,现在你最好跪在地上,将城池契书奉上,否则姑奶奶将你牙都打碎!”体修女子声音倒是和寻常女子没有什么区别。

    能不能有一点审美??

    自己这种刚柔并济,将力量与英俊完美结合在一起的男子,世间已是罕见。

    祝明朗继续笑着,只是他的笑容变得没有温度。

    武宗是吧!

    身板很硬是吧?

    看看能不能承受得了白岂的冰霜冻结之力!

    白岂全身的毛发开始飞舞,洁白如雪。

    它周身缭绕着无数的冰晶,似一个小型的白色风暴。

    冰晶风暴中,它的身躯正在幻化开,与此同时脚下的街道开始凝结,一层又一层的冰霜覆盖在上面,没多久正片土地冻结了起来。

    体修健壮女子大吼了一声,她一跃而起,如猿一般立在了其中一栋岩楼上。

    躲过了冰霜急冻,她又翻身而下,身体被一种古怪的褐色气体给包裹着,使得她落下时如一块磐石,重重的砸向了白岂所在的位置!

    白岂原地不动,它身上刮起了一阵更强劲的风暴,逼得这位武宗女弟子不得不放弃磐石落击,退避到了那些岩楼的后面。

    这时,一名拳师冲来!

    此人身型虽然不如女子健壮,但他的拳头,挥舞之时却可以看见拳风如焰。

    他速度很快,街道大地因为他的飞驰而龟裂,当他猛的踏出最后一步,将拳头挥向冰辰白龙时,可以感受到一股千钧雷霆之力在他身上爆发,并最后从他拳中轰出!

    小白岂仍旧不闪避,它的翅膀随意的一扇,无数的冰晶在它的面前凝结,就看见一座坚固无比的冰山屏障挡在了这名拳师的面前。

    那拳师的拳力,仿佛可以摧垮山岩,但打在冰辰白龙扬起的这冰山屏障上时,仅仅是打出了几道裂痕来……

    那拳师满脸愕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力量竟连对方随意的一道防御都破不了。

    “唰唰唰!!!!”

    利爪似飞刃,突然从冰山屏障后面旋转而来。

    拳师弟子连忙后撤,左躲右闪,但身上还是被划开了好几道鲜红的伤口。

    未等这名拳师从惊愕中回过神来,那冰辰白龙化作了一道凌厉的光影,闪击而来。

    速度比他的疾驰不知快了多少倍,那恐怖的爪子,怕是比名剑宝刀还要锋利!

    “师弟!”

    体修女子大喊一声,从一旁及时出现,双臂环抱在一起,周身褐色的练气形成了一个古钟,将那位拳师保护在了后头。

    只是……

    这位体修女子判断还是出了偏差。

    冰辰白龙速度快到留在他们视线里的身躯,不过是残影。

    它已经在体修女子的后方,并如一柄白色的冰箭,重创了那名拳师!

    拳师站在那里,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自己胸肩位置的一个血窟窿,最后回身去看着那冰辰白龙时,血液像泉一样喷洒!

    “师弟,师弟!”

    体修女子急急忙忙去扶他,一双眼睛更愤怒的注视着祝明朗。

    “师姐,我们……我们不是此人对手,人……人已手下留情了。”拳师弟子咳着血道。

    体修女子还未说话,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刺骨寒意。

    她扭过头去,发现冰辰白龙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在她身后,一双星冷的龙眸近距离的凝视着她,让她恐惧得不敢动弹。

    “我们认输。”终于,体修女子低下了头,脸上再没有之前那份骄傲。

    与这武宗两人争夺这锦盒的,是一个小族门,他们一共有三人,都是男子。

    原本他们也想对祝明朗和南玲纱出手,毕竟城池契书在他们的手上,可还没有等他们施展自己的神凡之力,就看到武宗的两人轻而易举的被击败……

    他们面面相觑,最后扭头就走。

    还好先出手的不是他们。

    不然直接出局的就是他们三个了。

    这城池契书……

    与他们无缘!

    “那人不是祝明朗吗?”这小族门的一人一边走,一边道。

    “好像是,他的龙,不是一头青龙和黑龙吗,怎么今天变成了白龙?”

    “我们全力以赴,好不容易到了这第三轮,人隐藏实力,且到了这第三轮,依旧随意蹂躏我们如临大敌的武宗弟子……”

    “你们谁回头看一眼,他们追来了没有啊?我可不想才进来就被淘汰。”

    “没有,没有,我们这种小虾小鱼,只要不主动找他们麻烦,他们对我们没兴趣。”

    “谢天谢地。”

    ……

    收下了城池契书,祝明朗记得裁判有说过。

    只有燃起了烽火竹筒,并将这城池契书交给了前来领取的裁判,这东西才算是他们的。

    所以现在拿在手上,只相当于是暂放。

    若有人来抢,依旧可以拿走。

    这机关城内,还有很多类似价值的资源,甚至还有比这更丰厚的,祝明朗也不急着交给裁判,等收集了一大波好资源,再燃烽火竹筒也不迟。

    这润雨城究竟在哪里,祝明朗也不知道。

    反正对这种城池的拥有权,祝明朗不是很感兴趣,到时候就卖了,可以换取一大笔银两。

    神木青圣龙、雷沧暴龙、冰辰白龙,每个月的伙食费已经非常夸张了,自己要再没有点收入,真就养不起了!

    这润雨城,应该只是比较贫瘠的小城池。

    如果离皇都非常远的话,这种契书,要找到合适的购买者,应该可以卖到五十万金。

    若找不到买家,勉强就十万金。

    当然,也可能一文不值……

    有些城池,因为它所处的地带,存在着许多诟病,有的时候还可能要投入很大一笔资金去建设,去治理,才能够看到效益。

    祝明朗对城池统治不是很擅长,也不是很感兴趣,这东西要是交给郑俞,他应该可以处理得更好。

    “公子,小姐。”突然,一个声音从后头传来。

    此人已经离他们很近了,但祝明朗和南玲纱都没有怎么察觉。

    显然是一个高手。

    只是,她的声音,祝明朗倒是很熟悉。

    “秦杨,你为何也会在这里?”祝明朗转过头去,有些诧异的看着身穿着锦衣的女子。

    “每个势力有三个名额,我们祝门没有理由空着一个。”秦杨回答道。

    “是我父亲怕我出意外,让你来保护我们的吧?”祝明朗苦笑道。

    “公子,属下可担当不起保护一职,只是担心公子多年不在皇都,对很多事情不大了解,我可以告知公子一些事情,免去不必要的麻烦……比如说,皇少帮那些人已经集结。”秦杨开说道。

    “这机关城如此复杂,他们这么快就集结在一起了??”祝明朗有些疑惑道。

    “就像我可以轻易找到公子和小姐一样,他们之中也有人懂得这机关城的秘密。”秦杨说道。

    “好吧,看似公平的规则里面,终究有老师将类似的课题给学生们讲过一遍。”祝明朗无奈的摇了摇头。

    “公子要杀人,必须尽快动手,他们的高手一旦集结在一起,就是他们来杀我们了。”秦杨提醒祝明朗道。

    祝明朗坚信浩少聪等人不会提前退出这次竞逐。

    因为这次竞逐,是他们唯一可以杀死自己的机会。

    若他逃了,不需要祝明朗动手,祝天官也会将浩勇的其他几个子嗣给干掉。

    浩少聪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

    他只有在这次竞逐中,联合皇少帮的那群子弟,解决掉自己。

    “他们现在在哪?”祝明朗询问道。

    “公子与小姐随我来,这机关城会变幻布局的,但不出意外,他们的目标应该是一座幼龙谷的地契。”秦杨说道。

    “幼龙谷,这些家伙对着机关城真是过分的了解啊!”祝明朗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