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幕剑

完成了这一剑,祝明朗并没有调息。

    他直接一脚踩在了那落下来的断尾上,一跃而起,瞬间抵达数百米的高空中。

    凌空拔剑,指向大地。

    天幕暗沉,祝明朗突然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抬头望去,只能够看到那天幕不知为何正在压落下来,带给人一种呼吸艰难的压迫感。

    “天幕剑!”

    高亢之声从空中传来,暗沉的天幕竟然在瞬间塌陷了下来一般,在陵墓山中的霍尚君、蒲寒容、何清浅、赵晨、傅须眉、叶广等人更是露出了惊骇之色。

    在迷墙、城楼上的人们,所看到的画面只不过是祝明朗倒坠一剑,尽管惊艳无比,但他们感受不到这一剑的威力,只是在九军墓山中的人,却完全置身在这天幕剑之下,他们所看到的,是天幕撞击了下来,周围的世界漆黑一片,面临着毁灭与破碎!!

    很快,连那些相隔很远的人都感受到了这一剑的毁灭力,因为九军墓山整整九座陵墓山峰,都破碎了……

    断尾的金穹龙全身上下的金盔彻底瓦解,身上的金鳞更是粉碎,血肉模糊的半空中跌落下来。

    紫云龙也没有能够幸免,它被天幕剑撞得遍体鳞伤。

    赵晨的阴森骨龙,原本是可以骨骼重组的,不久前它才被祝明朗给斩成了好几截,但这对骨龙不造成什么致命伤害,稍稍吸纳一些死气,骨龙又会重塑身躯……

    偏偏好不容易重塑好了骨龙之形,天幕剑将它那才拼接好的骨骼又给压断,阴森骨龙再一次崩成了好几段!

    符师何清浅,她满眼的慌乱。

    在她的视线里,一切都好像被天幕给压垮了,周围不仅是无尽的黑暗,毁灭之力更在朝着她袭来。

    她将自己能够使用的御符都施展了出来,可以看到金盔符甲、水御符盾、土岩符檐这三重符光庇佑着她……

    可每看到一层御符消失,她脸上的惶恐就多了几分!

    叶广身上本就有伤,他只是不甘心就这样退出,忍着肩上的痛处继续战斗着。

    他身上的浑风形成了一个硕大的风罩,将他保护在里面,但他额头上依旧满是汗珠,抵挡得并不是非常轻松。

    ……

    九军墓山,破碎不堪。

    而此时那些已经逃离出九军墓山的弟子们才意识到,祝明朗之前已是下手很轻了。

    若他之前施展这一天幕剑,怕会很多人都会因此丧命吧。

    再看一看九军墓陵墓山上那些君级强者,承受得有些艰难。

    “祝明朗的剑境还是高啊,这一剑的威力,怕是达到中位君级神凡者。”城楼上,遥山剑宗的吴枫感叹了一声。

    剑境高,即便修为没有达到中位君级,一样可以与之一较高下。

    “中位?”云中河有些困惑道。

    “虽然我们笼统的将每一个级别分为下位、上位、巅位,但到了君级,其实是一个更广阔的层次,就像江河与海洋一般,江河大小,用三种方式来概括就足够了,但海洋却未必。所以一般到了我们君级,还会进行更详细的划分,五个阶位,准位、下位、中位、上位、巅位。”吴枫开口对云中河说道。

    云中河修为只在巅位主级,虽然他的剑境可以令他勉强与准位君级过几招,但和真正的君级还是有巨大的差距。

    那剑灵龙,修为上来看,应该是下位君级。

    但祝明朗的剑境很高,他甚至可以施展出媲美中位君级的威力来。

    天幕剑便是如此!

    那陵墓山上各大势力的首席弟子,还有何清浅这种万里挑一的奇才,实力基本上都只在准位君级和下位君级,他们自然很难承受得了祝明朗这天幕剑!

    “事实上,祝明朗与那剑灵龙应该还需要更多的磨合,我记得祝明朗修为在下位君级的时候,其实都与上位君级的人交过手,虽然打不赢……”吴枫接着说道。

    当初祝明朗出山,正是吴枫带着他到各大势力山门前“友好拜访”的,吴枫对祝明朗的实力还是很了解的。

    但云中河的眼神,暗淡得已经变一潭死水了。

    以前可能不知道自己与祝明朗到底有多大的差距,越是靠近君级,就越发现自己和人家根本没得比。

    ……

    天幕剑,主要的目标还是霍尚君。

    霍尚君确实为这几人中实力最强的,他的金穹龙实力达到了下位君级,紫云龙虽然为准位君级,一样很难缠。

    眼下,金穹龙尾已经断了,身上的鳞片全碎。

    紫云龙更是遍体鳞伤,很难再施展苍龙玄术。

    霍尚君心中有再多的不甘,也只能够将这两条龙给收回到自己的灵域中。

    “紫宗林的霍尚君,竟然也会败!”

    “当初在古铜战场,看到祝明朗指挥着他的黑龙、青龙,还以为他也不过是诸多弟子中的平凡者,哪知道他今日这么强势,所有的天才都被他踩在了脚下,哪怕最后输了,应该也会被称之为最强弟子吧!”

    “输??你哪只眼睛觉得祝明朗会输啊,你看一看其他人,一个个都快垮了!”

    “祝门今非昔比啊,族门这些年兴盛不说,这位大剑修天才竟以牧龙之术卷土重来,一样技压群雄……”

    “所以说,真正的神人,不管修炼什么,都是我们难以瞻仰的!”

    霍尚君收起了紫云龙、金穹龙。

    他本应该是今日最耀眼夺目的那位,如今却成为了别人的绿叶。

    “多谢手下留情。”霍尚君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并将自己心中的几分怒意给压了下去。

    祝明朗那分山剑,其实可以劈向金穹龙的身子,而不是尾巴。

    霍尚君若看不出对方已经留手了,才是真正的愚蠢可笑。

    他没有必要再自欺欺人了,不是对手就不是对手。

    “但你的牧龙之术,我不认可。你依仗的不过是这世间罕见的剑灵龙。”

    “哼,即便你只是依靠这剑灵龙,用不了多久,我也会超越你。”

    霍尚君对祝明朗说道。

    说完这些话,霍尚君转身要离开了陵墓山。

    他输了,这九军墓山中的锦盒已经不属于他。

    “等等。”祝明朗却叫住了他。

    霍尚君停住了步子,以为祝明朗也会说一些慷慨激昂的话,但他下一句,却让霍尚君整张脸都发青发紫。

    “人可以走了,你得到的锦盒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