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军墓山

“祝明朗?”

    这时,山坡下,听力极好的缈山剑宗女弟子温梦如也转过了身来,抬起目光注视着山坡之上的白衫男子。

    “你们处理掉这些神凡废物。”温梦如开口对身边的两位女剑师说道。

    “是,师姐……”短发女弟子说道。

    “那人真是祝明朗吗,就是曾经闯过我们山门的少年剑师?”另外一名缈山剑宗女弟子压低声音问道。

    “好像是他,听说师姐当时输给了他。”那短发女子说道。

    温梦如的听觉非常强大,自己两位师妹的说话自然也入了她耳中,这自然令她心中多了几分戾气!

    当年温梦如也不过十六七岁,她遇到了猖狂无比要闯入缈山剑宗的少年。

    一番询问之后,才知道此人是遥山剑宗的出山弟子,特意千里迢迢来他们缈山剑宗挑战。

    世人皆知,剑宗两大宗林,遥山剑宗与缈山剑宗!

    人们也时常将遥山剑宗与缈山剑宗做比较,想知道哪一派才是最强的剑修宗林。

    温梦如作为缈山剑宗的女弟子,当然知道遥山剑宗的存在,她也早就想见识一下这与他们齐名,却从未交过手的遥山剑宗有什么过人之处。

    那一战,就在山门处。

    温梦如当时被称之为缈山剑宗第一奇才,她年纪又与那前来挑衅的遥山剑宗少年相若。

    结果她连祝明朗三招都没有撑住。

    祝明朗一路顺着山门,不管是弟子,还是一些师叔,都直接挑衅战斗,几乎要抵挡山庄时才被温梦如的姐姐,温令妃给击败。

    但温令妃早就不是弟子了,甚至是教导弟子们剑法的老师。

    祝明朗最终是败了。

    可他却让整个缈山剑宗的弟子们蒙上了一种耻辱。

    他一人,就击败了他们所有缈山剑宗的女弟子!

    温梦如顺着山坡走来,那双眼眸透着几分冰寒之意。

    “你的剑呢!”温梦如质问道。

    她看着祝明朗,却发现祝明朗身上并没有携带剑。

    一名剑修,却没有佩剑。

    “我现在是牧龙师。”祝明朗露出了一个还算友善的笑容。

    刚来皇都时,温梦如就打听过了祝门祝明朗。

    可以说,她这一次前来皇都,不仅仅是为缈山剑宗树立威名,更在于想要再一次领教祝明朗的剑境。

    但温梦如已经得到了消息。

    祝明朗剑修已废,并以牧龙师的身份参与了这次大比。

    这让温梦如失望至极!

    “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温梦如开口说道。

    祝明朗展现出来的修为并不高。

    这一点温梦如可以感知的到。

    她收起了剑,确认了祝明朗不再拥有任何剑修修为后,转身朝着九军墓中走去。

    ……

    “你认得她?”南玲纱看着温梦如的背影,询问道。

    “小姐不用误会,公子当年下山后,几乎将各大势力所有的天才都击败了,这位缈山剑宗的首席女女弟子,也是公子曾经的手下败将。”秦杨倒是很善解人意,急急忙忙开口为祝明朗解释道。

    不知道为什么,祝明朗觉得秦杨这个解释很多余。

    首先,南玲纱问这人,绝不是觉得这女人和自己有什么,而是她显然对这种实力卓越的神凡者很感兴趣,何况对方也是女子!

    其次,祝明朗不记得这女人是谁。

    当初闯缈山剑宗,他只记得有一位确实长得很漂亮的大姐姐,把自己给教训了一顿,那女人的剑境怕是与祝雪痕不相上下。

    长相上……刚才那姑娘和那位凶猛剑姑有几分相似。

    “你能对付得了她吗,缈山剑宗也是我们这次竞逐的敌人。”祝明朗问道。

    南玲纱没有回答,但美丽的眸子中闪烁着的光泽已经告诉了祝明朗答案。

    似乎也只有这种君级的神凡者,才可以令她真正提起兴致。

    一旁,傅须眉摸了摸鼻子,作为苍龙殿的首席弟子,他感觉自己在这几个人面前好像成了微不足道的小角色……

    但大家既然没有现在交手的意思,那他也没有必要心急。

    他顺着山坡走了下去,从那群被缈山剑宗女弟子打得七零八落的神凡者人群中走过。

    缈山剑宗的那两名女弟子似乎想要连傅须眉一起收拾,傅须眉却没有与她们缠斗,他轻松的摆脱了这两个见人就打的女弟子,朝着九军墓深处走去。

    祝明朗、南玲纱、秦杨也往前行。

    有趣的是,那两名女弟子认得祝明朗,她们持着手中的剑,如临大敌!

    祝明朗从她们身边走过,没有动她们的意思,她们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片刻后,那短发的女子突然想起了什么,道:“他既然没有了剑修,我们怕他做什么?”

    “对哦,那你追上去?”

    “算了,算了,我们还是不要入山了,现在进入到里面的人,都是最顶尖的弟子了!”

    ……

    不仅仅是缈山剑宗,像紫宗林、武宗林、蒲族、赵族、古龙宫……

    这些大势力都派遣了一些弟子,如缈山剑宗那两名女弟子一样,守在了将军巨像的入口处。

    直接不允许那些三教九流势力进入这九军墓里,以免他们趁乱将一些紫色锦盒与紫红色锦盒给夺走。

    倒不是不敌这些人,而是担心他们拿着锦盒逃跑,然后浪费大家的时间。

    各大势力就好像约好的一样,在九军墓入口处编了一张网,直接阻拦了那些普普通通的弟子们!

    九军墓山还在升高,原本的那些山坡变成了一些矮地,那些已经进入到了九军墓山的人,他们正在往最高处走,那里有一个军山陵墓!

    陵墓巨大,周围没有零散的墓碑,只有一座又一座高达且坚固的将军巨像,还有一块又一块比房屋还要大的岩石。

    祝明朗很清楚,离川大地的坐镇权书必定是紫红色的锦盒。

    而紫红色锦盒在整个机关城中只有几个,其中一个此刻就在那陵墓将军像的上面,只要攀爬到了最高的这座陵墓山,抬起头便可以看见被将军巨像的手紧紧握住的紫红色锦盒!

    除此之外,周围的那些将军巨像上,也有蓝色、紫色的锦盒,它们没有掩藏得多深,就像展览品一样摆在那里。

    但是,要想将这些锦盒拿走,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只要锦盒一离开这些将军巨像,将军巨像就会活过来,会对拿着锦盒的人穷追不舍……

    所以前来九军陵墓山的这些弟子们,不仅仅要面对其他人的抢夺,还要对付这些强大的机关巨像!

    “祝明朗!!”

    一个带着愤怒的声音传来,那人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祝明朗,像是有着什么血仇一般。

    是紫宗林的许茂。

    他的身边,正是黄少帮的那群人,除了赵希之外,还有一名木讷的青年,他身穿着皇族禁卫的服饰,似乎是一直跟随在赵尹阁身边的一名强者。

    城楼高处,皇室的席位处,赵尹阁一双眼睛睁圆,瞳孔中透着几分难以抑制的兴奋!

    终于撞见了!

    虽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晚许多,但只要祝明朗没有躲起来,他的杀手就一定可以让祝明朗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小世子,您安排毒鸦到这机关城中,是否太明显了一些?”赵夫人低声询问道。

    毒鸠是赵尹阁身边的侍卫,所有人都知道。

    若毒鸠真的杀了祝明朗,赵尹阁肯定也会被责问,祝天官可不会轻易放过他,即便他是皇族世子!

    “现在可不是我要不死不休,而是祝明朗要和我斗。既然皇叔已经打算对祝门施压,希望祝天官暴走,那还有什么比祝明朗横死更有直接效果的呢?非常时期,就应该用非常手段,难道我们堂堂皇族,还要惧怕一个祝门!”赵尹阁冷冷的说道。

    命令已经下达出去了,毒鸠无论如何都会下杀手。

    祝明朗若不死,又怎么对得起他这一身残躯??

    他可是皇族世子!

    手脚被斩断,寻常情况下,甚至可以株连九族!

    他祝明朗凭什么只被放逐三年!

    而且他现在生龙活虎的站在自己面前,更对自己百般羞辱!

    “这个祝明朗,确实目中无人,死有余辜。”赵夫人冷哼一声道。

    “除了毒鸠,我们皇族还有两位高手,都在九军墓山中,我也已经嘱咐过他们……”

    “您说的是赵晨与赵午两兄弟?他们可都是君级牧龙师,进入过云之龙国的!”赵芹夫人欣喜道。

    有这两个皇族强者在,祝明朗怕是插翅难逃!

    确实,离川大地坐镇权,就算失去了,祝天官也不会抓狂,更不会直接调动大军。

    反倒是祝明朗……

    他出什么意外,祝天官绝对会失去理智。

    到时候只要祝天官一调动裴国的黑铠大军,便让这支神勇军队全军覆没!!

    只要这支军队一亡,祝门偌大的产业,就难以撑住,必定任由各大势力瓜分,皇族这边甚至可以直接将祝门收为附庸,让祝门彻彻底底为皇室千秋大业效力!

    “我试探过皇叔,皇叔对我的行为是默许的。”赵尹阁说道。

    “他也希望这一次彻底击垮祝门吧!”

    “其实我反倒希望祝明朗能活下来,然后看着他的族门一点一点沦为我们皇族的附庸,也让他尝一尝屈辱的滋味!!”赵尹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