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城到手

这些迷墙之上宽阔的走道,便是人们观看的席位,蜿蜒的迷墙不仅仅是将整座机关城给围了起来,更是有许多蜿蜒的迷墙,延伸到了战场城池之内……

    人群开始逐渐“占领”了迷墙,他们慢慢的分散在了不同的地方。

    而迷墙的四个方向上,有修建得非常华美的城楼,这些城楼便是那些贵人们,大势力成员们观赏战场对决的地方。

    每一座城楼,视野都非常好,基本上可以将整座机关城的情况都收入眼帘中。

    随着日升,各大势力的参赛者们也分别出现在了机关城城门处。

    在正式战斗没有开始前,参与这次竞逐的人员都将提前入机关城,防止这势力大比中四五百名弟子一开始就集中在了迷墙城门的附近。

    祝明朗与南玲纱踏入到城门中的时候,一位战场主持者,便高声对每一个入城中的弟子说道:“在城楼火焰旗帜未燃之前,任何人不允许殴斗,违反规定者将直接被判定出局。”

    “各大势力,所提供的资源,有一半都在这机关城中,弟子们可以在这机关城内自寻寻觅,只要拿到,并燃起烽火竹筒,将其交给裁判,便等于是归属!”

    “机关城内,饲养着一大群凶猛古龙,它们会攻击你们每一个人,希望各位在寻觅资源的时候尽可能的避开这些凶龙,免得出现意外。”

    “最后,各位都请保留一些理性,对于已经失去战斗能力的人,切勿动杀心。至于实力不敌的弟子,也尽可能的交出自己所得的资源,防止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宣读完规则之后,弟子们也纷纷走入到机关城内。

    祝明朗与南玲纱同行,他们两人沿着一条古老的长街径直往机关城内走。

    大概行了有一千多米,当祝明朗转过身去时,却发现长长的街道不见了,自己刚才行走的路径上竟出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树林中似乎有一些破旧的村庄……

    祝明朗脸上充满了惊讶。

    难道这城池还是活动着的??

    机关城,这整座战场古城,都会每隔一段时间变幻,在不经意间让人彻底迷失在城池内??

    这个构造,可谓相当奇特了。

    继续往前走,果然,机关城内的一切布局都在发生改变。

    祝明朗和南玲纱原本是要踏过一片空旷的草地,却发现一座又一座的岩石楼宇拔地而起,地表也在不停的蠕动,从泥泞化成了一块一块紧密相连的岩石……

    一座石城,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形成,有看上去像商铺的主街,也有密集的房屋,只是这些商铺房屋都是岩石做的,里面更是空无一人,如同那些孩子们玩耍时捏出来的泥巴城。

    地形一直在变动。

    布局也在发生改变。

    整座机关城本身就是一个机关迷宫,那些原本是同一个方向进入的弟子们,也很快就分散到了不同的地方。

    而且说来也非常古怪。

    机关城明明有高大无比的迷墙,还有宏伟的城楼,按理说站在这迷宫机关城内,怎么也可以依仗这些迷墙和城楼作为方向的判断……

    但他们根本看不见任何一座高大的迷墙!

    似乎机关城的机关布局,不仅仅是地形格局变化那么简单,还存在着乾坤缩展,存在着障眼之法,让里面的一切都看上去更加复杂!

    “烈日,也会在不同的方向,机关城存在着一些视觉幻境。”南玲纱用手指了指天道。

    祝明朗抬头看去,结果发现本应该逐渐东升的太阳出现在了自己的后方……

    刚才明明一直都是朝着东面行走的。

    这么说来,现在他们是向西了?

    方向完全混乱了!

    “也不能靠天日来判断东南西北,这机关城很不简单啊!”祝明朗有些赞叹道。

    一片火光,突然从很遥远的地方燃起,那艳丽的光辉很难令人忽视。

    是火焰旗帜!

    这表明正式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所有的势力子弟,只要相遇,都可以进行厮杀。

    祝明朗从踏入机关城开始,就被这里的一切布局给吸引了,想摸清楚这机关城运作的原理是什么,毕竟利用好地形,还是能够取得很大的优势。

    但哪里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竞逐进行了,而他和南玲纱的周围,暂且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势力的弟子,那岩石城偌大,空荡荡的。

    “各大势力有一半的资源,都分散在了这座机关城池内,我想各大势力的弟子,应该也是第一时间开始搜寻这些宝物了。”祝明朗说道。

    “我们四处看看。”南玲纱说道。

    火焰旗帜燃烧起来的时候,机关城的布局就变幻得更慢了,应该一开始的多次转换,是为了让弟子们分散到不同的地方,这样对于皇都的民众们来说,更具观赏性。

    石城冷清,祝明朗与南玲纱漫无目的的走着,结果前方就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绕过了那些岩石楼宇,祝明朗看到了前方空旷的街汇处有一座雕像,雕像立在泉池中,不算非常高大,但这雕像举起的手掌上,捧着一个焕发着光芒的锦盒。

    锦盒里面,肯定是装着不凡宝物!

    有两波弟子,显然同一时间就看到了这锦盒,都想要将它占为己有。

    祝明朗看着那雕像,再看了一眼那锦盒。

    灵资很随意的就摆出来了。

    仿佛就是特意给各大势力的弟子看见一般。

    祝明朗与南玲纱对望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祝明朗往前走去,也不大分得清那几个人是什么势力的。

    “白岂,你去拿过来。”祝明朗说道。

    小白岂从祝明朗肩膀跳到了地上,然后贼溜溜的穿过了前方的街道,宛如一只人畜无害的小松鼠,最多也不过是捡一捡林地上散落的松果罢了。

    起初那几个人根本没有注意,他们针锋相对,已经施展起了各自的神凡之力,尽管还在试探的阶段,但哪一边都不愿意拱手相让。

    结果,小白岂身影一闪,尾巴一钩,便将那锦盒给直接顺走了,然后一溜烟跑向了祝明朗。

    祝明朗打开了锦盒,发现里面是一张契书。

    “润雨城地契??”

    一座城池的契书!

    这就到手一座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