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掠食者

……

    池河,一座富丽堂皇的大观亭内,薄薄的白纱遮住了两侧,内铺着地毯,一群侍女端正的立在那里,身姿高挑迷人……

    她们伺候着的正是四名青年,浩少聪就在其中。

    他穿着黑丝绸长衫,一头黑发,一双乌黑的眼睛正冷冷的注视着祝明朗所在的位置,盯着头黑色的暴龙。

    “哼,连打一个初选赛事都这般费劲,要知道他就是一个废物,我那天就把摁到祝桐的棺材里,让他和祝桐一起长眠!”浩少聪看着战场上的情形,不屑的说道。

    “我们没让你去负荆请罪,你非要去。我要是不小心弄死了一个家奴,那家人第一时间得先来向我赔罪,担心是这家奴惹恼了我!”赵希说道。

    “还不是我父亲,说什么如果我不去,祝天官一定会取我性命,说什么他了解祝天官的为人。”浩少聪恼怒不已道。

    他额头上的磕伤,现在都还没有下去,好好的一个额头现在跟南极仙翁一样,肿胀得如长了一颗寿桃。

    每每想到那天在灵堂上的屈辱,浩少聪就恨不得现在跳入到古铜战场之中,将祝明朗和他的龙给宰了!

    “这一轮,他应该是过了,下一轮我们找几个靠谱的,看看能不能将他的龙给都弄死。”赵希阴冷的说道。

    “只是弄死他的龙??”这时,身穿着皇族锦袍的一名青年笑了起来。

    “这个……皇兄,祝桐和祝明朗可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祝明朗为祝门内庭人,而且是祝天官的独子,还是祝雪痕的关门弟子,太公为遥山剑宗的剑尊,他若死了,连我们长辈都未必承受得住这些人的怒火。”赵希愣了愣道。

    “他要弄死我,我就弄死他。”浩少聪却没有太畏惧,好不客气的说道。

    “我也只是随口说说,浩少聪,他真的在灵堂上说,一定会在这大比中取你的性命??”那位皇族锦袍的男子笑着问道。

    “赵夫人当时也在,你问一问赵希就知道了,这祝明朗实在太过嚣张,以前这家伙从遥山剑宗归来,就没有把我们任何一个势力子弟放在眼里,现在整个皇都有谁不知道他一身剑修已废,竟然还不夹着尾巴做狗!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杀我,就凭这头连主级都没有达到的暴龙,可笑!”浩少聪说道。

    “依我看,他撑不过第二轮了。”

    “恩,第二轮就干掉他,将他召唤的龙都屠了,还妄想靠牧龙师崛起,我们直接将他摁死!”

    “第二轮里,有没有我们皇少帮的人,最好选那种人去做,明白我的意思吧?”皇族锦袍男子说道。

    “皇少主的意思,我们当然明白……”

    ……

    古铜战场上,雷沧暴龙与钢棘苍龙再度交锋。

    从龙威上就可以看得出来,钢棘苍龙渐渐无力了起来。

    雷沧暴龙是越战越勇,流淌出来的古龙之血越多,身上的血焰战意就越浓。

    而钢棘苍龙的伤口,却在不断的恶化,不断的扩大,每多增加一个伤口,就让它的实力削减了几分。

    “可恨,可恨,就差一小步!”傅巾帼根本无法咽下这口气。

    事实上,它的钢棘苍龙就在进阶期,这个进阶过程是一层一层的蜕掉身上的钢皮与棘鳞,钢棘苍龙在这个阶段里,暂时无法施展苍龙玄术。

    要苍龙玄术降临,这头暴龙根本不可能招架,几回合的碰撞就可以将这暴龙直接碾压,哪还有这后面的事情。

    到头来,她这一个即将跨入到主级的苍龙,竟然连一个上位龙将修为的龙都敌不过,奇耻大辱!

    “噢!!!!!!”

    雷沧暴龙身上的鳞始终保持充盈的状态,取之不尽的雷电如巨大的电鞭,狠狠的抽打在了钢棘苍龙的身上。

    大黑牙这雷鳞,可是从雷昆沧龙的魂珠上汲取来的,只要有足够的能量来激活这些雷鳞,其威力也不会逊色于主级的力量。

    所以这雷电凶猛,钢棘苍龙身上的肌肤本就溃烂不堪,怎么抵挡得住这一次又一次的攻势!

    终于,苍龙殿的女弟子傅巾帼还保存着一丝理智,她不远看到钢棘苍龙再这样苦战下去,于是打开了图印,将浑身是伤的钢棘苍龙给收到了自己的灵域中。

    “你赢了,但你的龙,比我的龙伤得还重!”傅巾帼认了输,却根本不服气。

    傅巾帼说得没错,大黑牙身上的伤更重,它身上皮肉没有几块是完整的,纯粹是因为烈勇这样强大无比的战意天赋在支撑着,这个状态下的大黑牙,生命力会比其他龙种旺盛数倍。

    在平日里看上去极其严重的伤势,在烈勇血脉完全沸腾起来时,也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咬痕。

    总而言之,我身体状况不一定比你好,但永远都是你比我先倒下!

    掠食者,本就是如此。

    倒下了便意味着死亡!

    “黑牙,回来。”祝明朗自己也心疼啊,好好的大黑龙变成了一头血红色之龙,既然对方已认输,就没有必要再战下去。

    大黑牙气喘吁吁,喷出来的龙息都带着红色的血焰,它那双眼睛扫过了战场,发现战场中仍旧有很多龙兽。

    似乎想起了祝明朗的话的,今天的训练课题是将这场上所有的龙都清出去。

    不等祝明朗打开召回图印,雷沧暴龙已经扑向了下一个目标,是一头拥有两条刃尾,如长剪的古龙!

    剪龙!

    同样是丛林之中的掠食者!

    此时剪龙正在与一只赤龙缠斗,那赤龙喷涂出的大地岩浆让其他龙兽都退避三舍,唯有这剪龙根本不惧。

    雷沧暴龙冲入这两头龙的战场时,将剪龙与赤龙都吓了一跳!

    论体型的话,雷沧暴龙比这剪龙与赤龙大了两号,原本还不死不休的它们见到更强大的掠食者杀来,竟然立刻停止的互斗,形成了极其有默契的联盟。

    雷沧暴龙本就不是来单打独斗的,它抬起了大大的龙脚掌,全身血红得发光,随着它大脚落下,恐怖的践踏之势朝着这两头龙扩散!

    剪龙与赤龙站都站不稳,原本还想左右夹击的它们反倒是失去了先机。

    “噢!!!!”

    雷沧暴龙躬起了霸龙之躯,将额上的重角给亮了出来,然后身体在雷电的附着下仿佛获得了一股超越肉身极限的爆发力!

    雷轰角击!!

    闪电迸发,冲撞起来的雷沧暴龙就是彻底化为了雷霆战车,地表剧颤起来。

    挡在它面前的大岩柱,根本造不成一点阻碍,就看到岩柱如泡沫一样粉碎。

    而剪龙还在践踏中难以平稳步伐,可怕的雷沧暴龙已经雷电滚滚的袭来!

    “嘭~~~~~~~~~!!!”

    这一撞,强壮的剪龙直接飞出了百米远,胸骨不知断裂了多少根。

    重重的摔在地上时,剪龙的主人都傻眼了。

    自己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看上去势均力敌的对手,也没有真心想要击败那头赤龙,无非是两边相互拖延时间,苟一个名次。

    谁知道打南边来了一头暴龙,直接就让他即将挺进下一轮的美梦破灭!

    再说那赤龙,其实也没有比剪龙好到哪里去。

    雷沧暴龙一口血火吐息,喷出的是血火龙卷,将满地的熔浆都给一起扫到了这红色的龙息风卷中。

    赤龙无处可躲,最后跌入到了池河里,全身赤焰孔被灌入了凉水,呛得浑身难受……

    “噢!!!!!!”

    雷沧暴龙嘶吼着,仿佛这样依旧无法满足它未冷却的战斗欲|望。

    它大大的鳄眼,布满了血红瞳丝,正寻找着这战场上下一个能够与自己比肩的掠食之龙。

    很快,雷沧暴龙盯上了一头蓝霸龙,它从古铜战场的这一头,直接杀到了另外一头,冲向了这只在另外一片区域称霸的蓝霸龙。

    蓝霸龙体格更壮,比雷沧暴龙高出了整整一个狰狞的大脑袋。

    更不用说它那一座小肉山般的身躯了,屹立在古铜战场中,便透着一股无人可以招惹的气息。

    雷沧暴龙杀来,与蓝霸龙进行了一次最粗狂的身体对撞。

    这一撞,雷沧暴龙倒飞了出去,满身的血迹擦在地上,但这些血迹很快就在地面上燃烧起来,变成了一缕缕狂热的血息,随着雷沧暴龙鼻孔重重的一吸,它全身的骨骼发出了一阵爆响!!

    骨血里的潜力,再度被激发,雷沧暴龙明明满身是伤,却好像在这与浴血奋战中不断脱胎换骨一般,只要不彻底倒下,只要没有断气,它都在变强!

    爬起身来。

    不服!

    再来!!

    雷沧暴龙骨爆后,气息更旺。

    它亮出了身上那已经破破烂烂的银青重铠,上面还插满了钢棘苍龙的刺鳞。

    它挺着角,化作了一头上古蛮牛,再度冲向了那头体格更威武的蓝霸龙!

    这一次,它没有再被震飞出去,就看到黑沧暴龙顶着蓝霸龙的小肉山之躯,正将蓝霸龙一点一点的逼退。

    蓝霸龙的主人就在其背脊上,感受到第一次冲撞和第二次冲撞的截然不同,这位中年牧龙师也异常诧异。

    眼看自己的蓝霸龙要被推得撞向岩势柱了,这位中年牧龙师立刻从蓝霸龙的背脊上跳了下来,落到了一个安全的位置。

    终于,蓝霸龙停了下来,还是后背依着那根硕大的岩石柱子,才勉强撑住了雷沧暴龙的这种蛮撞之力。

    蓝霸龙前肢比较短,主要的攻击方式是强壮的颈部与泯碎一切的龙牙!

    它颈部往后摆动,然后猛的侧撞向雷沧暴龙的面门,将雷沧暴龙给打得满脸是血。

    用大舌头舔舐了鳄脸上的血,雷沧暴龙再一次黏上了这头蓝霸龙,凭借着古龙蛮横的肉躯,直接进行一场力量型的厮杀!!

    “疯龙,真是一头疯龙!”那位中年牧龙师大骂道。

    古铜战场上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只要再清理掉那些浑水摸鱼的人,大家一起进入下一轮。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拼个你死我活,难道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仁兄,放我一马,你的龙击垮了我,你自己也可能被淘汰。”那位中年牧龙师说道。

    他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仅仅是一个游历到皇都,纯粹追求进入下一个轮次高额报酬的散人。

    本来,他这样稳扎稳打,凭借着蓝霸龙的强势,基本上是可以坚持到最后……

    一路上跟过来的祝明朗却没有回答这位牧龙师的求饶。

    大黑牙浴血奋战,它现在处于的状态就是不断的战斗,不断的将对手击垮,成就自己唯一的掠食霸主地位。

    在平日里,很少有机会给大黑牙找到这么多龙兽……

    感觉这战场,可以让雷沧暴龙的实力有一次飞跃性的提升。

    大黑牙最需要的就是战斗……

    不断的战斗,不断的激发潜能,不断的突破自身血脉的桎梏!!

    既然它觉得还不够,祝明朗又怎么会阻拦。

    它何尝不希望变得和冰辰白龙一样强大!!

    “噢吼!!!!!!!”

    雷沧暴龙作为沧龙与霸龙的血脉结合,论咬合力,它绝对不会惧怕任何一种龙族。

    一口咬在蓝霸龙的脊背上,蓝霸龙一大块肉被掀了下来,露出了一根又一根巨大的脊骨。

    而大黑牙自己,胸膛位置也缺了一大块,一部分胸骨暴露了出来,可以看到里面流淌着的血,跟娇艳欲滴的岩浆没有什么分别,一触碰到外部的空气,竟然滚烫的焚烧起来!

    即便这样,雷沧暴龙都不觉得疼痛,反倒是蓝霸龙痛苦的长嚎着,主动避退开了这种近身撕咬。

    它这一退,却给雷沧暴龙一个绝佳的机会。

    “噢!!!!!”

    裂吼!!

    吼出的气息,都带着血红,那胸膛处的缺口,就如同一个熔炉打开了门,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燃料在无比剧烈的燃烧、爆裂、翻滚!

    血焰裂吼打在了这蓝霸龙的身上,将它的伤口撕得更加严重。

    伤口恶化,对蓝霸龙这种生命力极强旺盛的古龙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但蓝霸龙并没有这烈勇之血,无法像雷沧暴龙那样消除身上的疼痛,并将献血转化为自己的狂暴力量……

    受重伤,就是受了重伤,体力大大削减、战力大大弱化,雷沧暴龙最后再度朝着蓝霸龙发动了冲撞!

    “砰!!!!!!”

    终于,体格更壮硕的蓝霸龙也被黑沧暴龙给撞倒了。

    雷沧暴龙大脚踩在蓝霸龙的身上,全身沐浴血焰,雷鳞闪耀。

    它仰头怒吼,吼声响彻正片古铜战场,仿佛在宣示着这片领地唯一霸主之位!!

    已经没有更强大的古龙了!

    更没有其他任何一只可以与之抗衡的龙种了!!

    它就是这片战场的——终极掠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