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龙性

钢棘苍龙最后还是选择了退避。

    而这个退避,让雷沧暴龙有了绝佳的猛攻机会。

    黑色獠牙沧鳄之嘴张开,雷沧暴龙朝着钢棘苍龙的方向一阵嘶吼!

    肺腑鼓动,由深邃的喉咙进行了一番压缩,这嘶吼的力量带有极强的空气撕裂威力,呈现一个扇形的广阔范围。

    那钢棘苍龙没有地方躲避,只能够用那芭蕉形状的尾巴遮挡在自己的面前,但它那钢铁一般的皮肌也明显被撕开,上面的鳞刺脱落了一大片!

    结束了咆哮,雷沧暴龙已经冲向了这头钢棘苍龙,它用抱住了钢棘苍龙的尾巴,凭借着自己的蛮力将这头钢棘苍龙给抛了出去。

    那钢棘苍龙在空中扭动着身子,如钢蟒那样,竟用长躯缠住了古铜战场之中矗立的一根巨大岩柱子。

    它其他身体部位变得柔软,也纷纷绕缠在了这岩柱上……

    重新稳固好了身型,钢棘苍龙迅速的攀爬到了这巨大岩柱的顶端,然后身躯变得有些偏平,竟然从高处滑翔了下来,身上的那些尖刺更全部立起,就那样绞向了雷沧暴龙的身上。

    先是头颅,钢棘苍龙头颅绕开了雷沧暴龙的前爪,由它的颈后位置如一条泥鳅一样滑落缠绕,紧接着就是整个变得如绞索一般的苍龙之身。

    明明是钢铁皮肌,却可以如此柔韧。

    雷沧暴龙被这钢棘苍龙给缠上,而那些尖鳞变成了比倒刺还要可怕的东西,随着钢棘苍龙的勒紧,那些尖刺棘鳞狠狠的扎入到大黑牙的皮肉之中……

    钢棘苍龙身体勒紧的同时,还在慢慢的蠕动,蠕动的过程等于那成百上千的刺鳞在从雷沧暴龙的身上刀滚而过,这可是相当痛苦的!

    然而,雷沧暴龙那双眼睛,变得更加血红。

    身上的血已淋漓,可这些血不断的被蒸发,渐渐的这些龙血仿佛滚烫的要燃烧起来,不仅仅在大黑牙的身躯外焚起了一层血焰,更灼烧着缠绕在它身上的钢棘苍龙……

    似乎浸泡了血,身上的那些雷鳞变得更加鲜亮,就看见那熊熊焚起的血焰之中,紫黑色的闪电链条一根根飞舞,粗壮而醒目!

    “噢!!!!!!!”

    狂哮一声,大黑牙身上的血焰与那黑电竟然融合在了一起,并产生一股更加恐怖的爆裂!!

    这声嘶吼,如冲破了一切束缚与枷锁,血焰爆裂,黑色雷暴也随之席卷,两种力量生生的将棘条一样绞住雷沧暴龙的钢棘苍龙给震飞了出去,并将它强大的钢皮棘鳞给狠狠的冲刮了一遍!!

    “铛铛铛~~~~~~~~~”

    刺鳞断裂,如一根根锈钉。

    钢之皮肌也溃烂不堪,好像一整片的从钢棘苍龙的身上脱落下来。

    钢棘苍龙全身是血,那黑色的雷暴,让它全身筋骨麻痹得难以动弹,而大黑牙流淌到它身上的古龙灼血,更像是具有火毒灼烧一般,折磨着受伤的钢棘苍龙……

    尽管雷沧暴龙全身上下也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肌,但雷沧暴龙那还在莫名狂增的血狂气焰,还有那旺盛至极的斗志,都表明着这头雷沧暴龙不可能轻易被击倒!

    再看钢棘苍龙,明显没有一开始那凌驾一切龙兽之上的气势,反倒似一头受了重伤的铁蟒,竟对比自己级别更低的雷沧暴龙产生了几分畏惧之意。

    池河大观亭处,那位苍龙殿的胡须长老神色凝重,脸上明显有了许多担忧之色。

    “这古龙具备越战越勇的古龙战技,巾帼这一次怕是遇到棘手的对手了。”这位苍龙殿的长老说道。

    目光扫了一眼这古铜战场上的其他几片区域。

    至少还有一半以上的人啊,他们都非常聪明的坚守自己的一片小领地,不轻易去招惹强敌,也绝对不会让一些看上去更弱的人联手来挑衅自己。

    “不会吧,我可是将我大半年劳作的钱压在了傅巾帼的身上,作为苍龙殿的大弟子,怎么可以输给一个无名小卒啊!”

    “那黑色暴龙的主人是谁啊,这龙是怎么驯出来的,为什么明明是一头上位龙将,却让伪主级的钢棘苍龙都折了??”

    “古龙就是这样的啊,尤其是暴龙一类的,它们是最顶级的掠食者,钢棘苍龙若不施展苍龙玄术,就这样和一头古龙肉搏,肯定也会大败!”

    那些酒楼之中,身穿绸缎的男男女女都在关注这两条龙之间的对决,其中也有不少是牧龙师,甚至有些还是前几日的参赛之人。

    “话说,你们有人认得那人吗?”这时,已经有人开始关注黑色暴龙的主人了。

    “那不是从大观亭中走出来的吗,对了,那是祝门的人!”

    “祝门不是才办了一场丧事,就因为一个小辈死在了这战场上,怎么还派子弟前来送死??”

    “祝门自身是很少培养牧龙师的,即便有,实力应该也没法和其他几个族门和宗林相比,甚至有听说,他们祝门与某个大势力结下了仇怨,这一次祝门有几个人参赛,就有得准备几具棺材!”

    祝门!

    只要在皇都,都知道这个族门主要是以铸艺闻名。

    他们铸的剑,是剑宗的最爱。

    他们底下的一些工坊,更是长期与各大国家有合作,那些军中精锐,所穿戴的盔甲、所使用的武器,基本上都有祝门的刻印。

    更不用说各大势力们神凡者使用的超凡器件与牧龙师龙兽身上的头铠、兽鞍、铠衣、铠爪之类的……

    这样的一个族门,即便没有任何一名高强的神凡者、牧龙师,一样受到许多组织的尊敬,毕竟它们铸造的每一样器件,都可以大幅度的提升一个人的实力!

    所以势力大比,本就没有什么人看好祝门,更何况之前还死了一个祝门的子弟。

    “也不知道是祝门哪一派系的子弟,看上去实力还不错,能勉强和苍龙殿的大弟子抗衡一番。”

    “最多也就挺进下一轮了,以这种实力,怕是第二轮就要被那些势力优秀大弟子给暴打。”

    “也不知道传闻是不是真的,祝门的子弟会不会再死在这战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