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偿命的偿命

众人大惊!

    曾经传言,祝明朗斩断过一名皇室成员的手脚。

    竟然是真的!

    而且这个人正是小世子赵尹阁!

    连世子都敢下这么重的手!!

    浩少聪、赵希两人骇然的注视着赵尹阁,发现赵尹阁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不再是寒冷了。

    赵尹阁如同一只鬼煞,怨恨、仇怒、屈辱交织在一起,使得他那张脸随时都会变成青面獠牙!

    难怪赵尹阁平常,要么是坐着,要么行走时总透着几分僵硬怪异,原来他的手脚都是假肢……

    作为和赵尹阁相当亲近的浩少聪、赵希两人,他们对这件事浑然不知,他们也是这些年才与赵尹阁走在一起的!

    “祝明朗,你既一身修为已废,就请好自为之!!”赵尹阁最终还是将滔滔怨怒给咽了下去,冷冰冰的说道。

    “所以,我弟弟祝桐的死,与你有关吗?”祝明朗大胆的询问道。

    古铜战场,各种猛龙异兽在厮杀,不同神凡者可谓大显神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的关注点落在了这两个说话的人身上。

    一个是祝门的公子,一位是皇族的世子。

    两人显然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这可比战场厮杀刺激多了啊,毕竟关系到的是最大族门与皇室之间的纷争,即便是两个年轻一辈……但也只有年轻一辈,才会这般肆意,这般猖狂,让皇都的人们看到这么嚣张跋扈的一面,那种大势力之间的暗箱操作,老百姓们、姑娘小姐们根本不感兴趣!

    “你弟弟祝桐,死大比之中,乃纯粹的意外,难不成你们祝门现在已经横行霸道到了连一个家仆死了,都需要向全天下人问责??”赵尹阁说道。

    “孬种。”祝明朗说道。

    “你说什么!!”赵尹阁拍案而起,案台直接粉碎,上面的酒水瓜果更狼藉的倒了一地。

    “这可不是以前的你,张扬跋扈,敢作敢当,是你行的恶,你从来不会嫁祸到别人的身上……以前我敬你是一个真混账,砍了你的手脚,哪知道现在成了伪恶棍,只知道躲在后头摆弄是非。”祝明朗接着道。

    “你眼里还有没有皇室,我乃极庭皇朝世子,赵尹阁!”赵尹阁暴怒道。

    “所以呢,除了皇室这个显赫的身份,你赵尹阁还剩下什么?我祝明朗也做一些横行霸道的事情,比如说谁杀了我弟弟,我就一定要他偿命,但我何曾搬出我祝门来说事,我祝明朗一人行事,无需长辈撑腰,无需拿自己背景来说事。几年了,你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祝明朗继续讽刺道。

    赵尹阁沉默了。

    他这种沉默可不是冷静了下来。

    而是被祝明朗几句话激得快要连呼吸都无法顺畅了!!

    欺人太甚!

    这个祝明朗欺人太甚!!!

    谁上去杀了他。

    本世子把自己皇室之位传给他!!!

    祝桐的死,当然是他赵尹阁在推波助澜。

    那场赌局,就是赵尹阁提出来的。

    而且他们每个人都在祝桐的死亡上压了不少银两。

    浩少聪作为赵尹阁的左膀右臂,一听赵尹阁说祝桐不过是祝门外庭的子弟,曾经更是家奴,身份卑微,于是在战场相遇时,更是痛下杀手!

    此时,浩少聪在一旁,自然是听了祝明朗与赵尹阁的全部对话。

    他今日才知,祝明朗与赵尹阁竟有这般恩怨。

    再回想起整件事,赵尹阁尽管从未指使过自己做那样的事,但却在与皇少帮这群人把酒言欢时多次暗示。

    再加上赵希本就与祝桐有着过节!

    于是最后反倒是自己成了行刑者,被祝明朗这个皇都魔头给盯上了!

    可是……

    他浩少聪该怎么办啊。

    祝明朗已经进入第三轮了。

    下一次再上场,就是他浩少聪亲自面对祝明朗了。

    祝明朗这个家伙,连赵尹阁手脚都敢砍,凭什么不敢杀他啊。

    何况是在这大比之中,他完全还可以用他们之前杀死祝桐的那套说辞来逃脱罪责,自己背后的紫宗林怕最后也拿祝明朗没有什么办法!

    “慌什么,到了第三轮,我们能够调集的强者更多,再加上我和浩少聪两人,难道还拿不下他一个小小的祝明朗??”这时,赵希开口说道。

    “正是,他一身修为已废,凭借着一头神木青圣龙和一头雷沧暴龙,怎么能和我们抗衡??”浩少聪强作镇定道。

    是啊,没什么好怕的。

    他的实力,在第二轮里是很出众。

    但第三轮里面,全部都是各大势力最杰出的弟子,要么是优秀大弟子,要么是首席弟子一流,不少弟子甚至名声在外。

    以他们皇少帮的人脉,还愁召集不了几个顶级强者吗。

    他祝明朗今日这样猖狂,而且还说出什么一人行事,绝不扯出背景这样的话来。

    那他死在这古铜战场之中,祝门又还有什么脸面去追究每一个势力??

    “他进第三轮,就了结他,从今往后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赵尹阁透着浓浓的杀意,对他身后的一名木讷青年说道。

    那木讷青年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却是直勾勾的盯着祝明朗,似乎要将祝明朗的样子给记住。

    “祝明朗这是在自寻死路。我听闻,离川大地的竞逐放在了这次大比的结果上,他们祝门是宣誓发起人。祝门本就是各大势力竞逐针对的目标,他祝明朗还敢这般猖狂!”赵希接着说道。

    “竞逐不竞逐我不在意,我只要他死!!”赵尹阁说道。

    ……

    皇少帮。

    在祝明朗知道皇少帮是围着什么人转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这个赵尹阁绝对不干净!

    就应该一剑砍了他。

    大不了这极庭皇都,自己一辈子都回来了。

    当初正是因为砍了这家伙的手脚,被皇都放逐在外,三年内不许回到皇都中……

    无非就是出去旅游三年,祝明朗完全不介意。

    要是能杀了赵尹阁,杀了皇少帮这群垃圾,一辈子不回皇都,祝明朗都能接受。

    总之到了第三轮。

    祝明朗就不仅仅是将人打成瘫痪残废那么简单了!

    该偿命的,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