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烈勇

祝明朗一只手盖在自己脸颊上,沿着额头、鼻子、嘴巴无力的滑了下来。

    自己的这头暴龙,是不是还有臭鼬的血统啊,你这一撅屁股,站在风口处朝着群龙酝酿一个这终极臭气是什么行为啊?

    主人自与你有灵魂羁绊以来,就没有教过你这一招!

    说实话,在这样人山人海的大场合上,祝明朗好像装作不认识这头大黑龙啊。

    这群体嘲讽的能力,要算到古龙战技里面,散落在不知哪块大陆秘境中的古龙始祖骸骨都会气得复活过来吧!

    “没有龙主级,白岂不会帮你的。”祝明朗对大黑牙说道。

    这群被惹恼的龙中,并没有龙主级别的存在。

    白岂也没有出手的必要。

    这场上比较强的,像刚才的影诡龙,已经自己作死的被白岂送下去了。

    那四爪峦龙实力应该也没有到主级,祝明朗觉得大黑牙可以应付。

    大黑牙有些委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见神木青圣龙竟也被一群飞龙给包围了,想来短时间内不可能援助自己。

    “噢!!噢!!!”

    雷沧暴龙吼了几声,像是在给自己鼓足勇气。

    “先和那头四爪峦龙周旋,找机会干掉其他更多的龙将。”祝明朗对大黑牙说道。

    雷沧暴龙也不再耍宝,要变得和白岂一样强,它就得付出更多的努力,很快雷沧暴龙就调整好了状态,一双沧鳄瞳孔打量着这群围上来的龙兽们。

    入场的人其实对自己的实力心知肚明,若能够弱弱联手,先将一些比较强势的牧龙师给干掉,对他们进入下一轮会更有利。

    所以一看到苍龙殿的傅巾帼与她的四爪峦龙杀向了雷沧暴龙,他们也纷纷前来。

    “这不知廉耻的恶臭之龙,便是你的?”苍龙殿的傅巾帼狠狠的质问道。

    “人都有三急,何况食肉的古龙,以姑娘的实力,稳扎稳打应该可以轻松进入下一轮,何必与我龙兽纠缠呢?”祝明朗说道。

    “哼,惹本姑娘不开心,就没你好果子吃。龙随主人,别以为你衣冠楚楚,便能够摆脱得了那粗鄙邋遢恶臭之息!”傅巾帼说道。

    “????”

    这祝明朗就不乐意了!

    “脾气还不小,一会也将你扔到池子里冷静冷静。”祝明朗说道。

    “你敢!!”傅巾帼怒道。

    说着,她手指指向了祝明朗,对她身下的四爪峦龙发号施令。

    四爪峦龙爪子极其有力,似一些虎豹那般,冲来之时,古铜色的地表都被它的爪子给踏碎裂开了。

    雷沧暴龙没有与这头苍龙硬碰硬,毕竟不是所有的苍龙身板都很弱小,这峦龙就属于苍龙里面肉搏就极其强悍的!

    而且,它的身上有一层褐色的皮肌,时而像泥浆一样在它的节肢龙躯表面流淌,让它身体保持着灵活与迅捷,时而又会快速凝固,化作坚硬的魔石盔甲,黑沧暴龙的爪子很难撕得开这层防御!

    祝明朗也注意到,防御能力上,黑沧暴龙就无法和这四爪峦龙相比,于是果断的唤出了银青重铠,让雷沧暴龙身体也变得坚固厚实!

    银青重铠是一种幻化之铠,它是不会将雷沧暴龙的雷鳞给隔绝开的。

    祝明朗让大黑牙与这头四爪峦龙先周旋,目标转向其他的龙将,也是希望靠其他龙将来给黑沧暴龙充盈雷能,等雷鳞全部激活了电芒,再与这四爪峦龙正面碰撞!

    别看雷沧暴龙个头大,一身重铠,凭借着沧龙的血统,它有的时候也滑得像一只泥鳅,在那些更显几分笨拙的龙兽之间穿来穿去。

    那四爪峦龙,好几次都将一身的蛮力宣泄在了其他龙兽的身上,到头来也没有几次攻击真正的落在了雷沧暴龙身上。

    苍龙殿的女大弟子傅巾帼气得直咬牙,它的四爪峦龙浑身的力量没有地方使,明明这雷沧暴龙的级别也不高。

    借着其他龙兽做掩护,雷沧暴龙身上的那些雷鳞已经开始发亮了。

    而且,随着战场上那些血液不断的弥漫,战斗逐渐激烈,大黑牙的眼睛,正在一点一点的泛着血红之色!

    祝明朗几乎同一时间捕捉到了雷沧暴龙气息的变化,他立刻用灵识来探查,很快祝明朗看到了空气中那一缕缕奇特的血气,如一丝丝特殊的能量,正一点一点的朝着雷沧暴龙的鼻尖处聚集。

    每吸入这些气血之丝一分,雷沧暴龙身上的鳞片就鲜亮几分,它全身的古龙之肌也仿佛鼓胀结实了几分!

    是烈勇血脉!

    战场的混乱厮杀,正在不断的刺激着雷沧暴龙,正在不断的激发雷沧暴龙的古龙之力!

    “噢吼!!!!!!!”

    突然,一直避开攻击的雷沧暴龙一个转身,竟然用自己的前爪兜住了飞撞过来的峦龙。

    蛮力爆发,全身更涌起了一股狂野至极的掠食者气息,雷沧暴龙将这头四爪峦龙给抬了起来,并且一个砸地暴摔,让四爪峦龙直接脑袋轰地,全身蜷撞向了古铜色的大地。

    四爪峦龙犁开了一道大大的沟壑,身上那坚硬的硬化皮肌也出现了许多出龟裂。

    “噢噢噢!!!!!!”

    仰头一声暴吼,之前雷鳞与潮湿的空气作用后产生的电丝在此时全部聚集在了一处,随后化作了一道连环霹雳,沿着四爪峦龙被摔出去的路径轰去!!

    “嘭!嘭!嘭!嘭!”

    霹雳以打桩似锤击大地,大地连续被炸得粉碎,抵达四爪峦龙所在位置的时候,这四爪峦龙才刚刚爬起来……

    “轰!”

    四爪峦龙再一次飞了出去,包括它颈部上的傅巾帼,也被震落到了地面上,滚了一身的尘土。

    傅巾帼站了起来,用手抹了抹脸上的脏泥,那双眼睛更是满含怒火。

    她瞥了一眼受伤的四爪峦龙,眼神开始变冷。

    傅巾帼伸出了手掌,一只手打开召回图印,将四爪峦龙给收回到了自己的灵域之中,而另一只手手掌却再开启召唤图印……

    “钢棘苍龙!”带着怒意的傅巾帼高呼一声。

    图印内,一头成年的苍龙霸气凛然的飞出,它的头颅宛如铁一般,呈现的是金属质感。

    它的冗长之躯,不仅是被如同钢甲一样的龙皮给覆盖着,它的龙鳞更是无比特殊。

    那些鳞,呈松叶针状,一根根竖立而起,而每一根尖鳞的距离又非常近,于是除了身体少部分位置是钢甲皮层覆盖,包括尾巴、颈部、头颅上,竟然都布满了这样的棘鳞铁刺!!

    这样一头钢铁武装,刺满全身的成年苍龙,屹立在战场之中,更是鹤立鸡群,让那些相隔甚远的观望民众们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感觉那些钢刺会伤到他们。

    全身上下散发着极度危险的气息,这钢棘苍龙显然才是傅巾帼的龙魁,原本她想要留到下一轮再展现出自己真正的实力,但现在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先把它的牙全拔了,我要看它满嘴是血的样子!”傅巾帼趾高气昂的命令道。

    钢棘苍龙看上去就像是由金属铸造的,纵然是苍龙也一样透着可怕的力量感,它盘动着尾巴,突然猛甩而出,一时间它尾巴上的那些钢鳞刺竟然形成了一场横向席卷的钢刺暴雨……

    钢刺密密麻麻,钉在了一些地面岩石上,连岩石都直接碎成了粉末!

    钢荆沧龙这扫出的钉鳞暴雨范围极广,一时间那些原本想要浑水摸鱼的牧龙师更不知该往哪里闪躲,纷纷被重创。

    雷沧暴龙立在那里,即便身上穿着坚固无比的银青重铠,那如钢钉一样的力量打在身上依旧疼痛。

    它这样厚重的体型,在暴雨钢钉中一点一点的向后退去,没多久,这件银青重铠竟然也被这钢棘之鳞给刺破了,可以看到不少棘鳞扎到了雷沧暴龙的肌肉里。

    血液慢慢的由这些刺破的伤口中溢出,祝明朗见状,本意是要将大黑牙给收回到灵域之中,毕竟它与钢棘苍龙相差了不止一个境界……

    可雷沧暴龙没有离场的意思,可以看到它的鼻孔扩大,正在吸入周围大量的空气。

    祝明朗很快就看到,更大量的血气之丝涌入到了雷沧暴龙的身体里,他人看不见的这红色气丝更不知何时盘绕成了一个红色的气血旋涡。

    不仅仅是周围那些血腥味,雷沧暴龙自己身上渗出的血,竟然没有滑落,而是在与空气接触了没有多久之后,竟然炙热的蒸干了。

    这个血蒸的过程,便像是雷沧暴龙沐浴了某种古老异法,正在刺激着它身躯每一块肌肤,正在唤醒它骨子里最凶残最暴虐的掠食力量,正在令它血液在体内燃烧!!

    狂热、暴躁、无所畏惧!!

    雷沧暴龙根本不在意身上的刺伤,它跨过了满地受伤的龙兽,竟然主动迎上了钢棘苍龙,它一口咬向了钢荆龙的颈部,也不管这钢棘龙颈部的那些刺鳞!

    傅巾帼不是想看它满嘴是血的样子吗,这一口咬下去,雷沧暴龙确实会满嘴是血,但钢棘苍龙肯定脑袋也得断裂!

    烈勇血脉,在让雷沧暴龙变得更强,而且坚决不会向任何生物低头,哪怕对方级别在自己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