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处引战

皇都这地方大归大,却有一个好处。

    那就是永远不缺这种极度欠教育的人,有的时候心情阴郁的时候,能够撞见那么一两个,心情就会格外舒畅!

    “咚!!!!!!!”

    一声铜钟巨响在整个皇都中央城中传开,一时间那些前来观望的人们随之高呼了起来。

    钟响,战斗便开始了。

    果不其然,那个黑草帽青年朝着祝明朗这里走来,带着几分厌恶与鄙夷。

    “人有的时候就该带有觉悟,我刚才已经提醒过你了,现在,你是自己逃到池河里被满城的人嘲笑,还是我将你打成一个残废?”黑草帽青年已经走到了祝明朗的面前,眼神如一只黑豹般凌厉凶猛。

    说话之间,这名黑草帽青年背后的影子,却很不寻常的摆动着。

    他的身上更笼罩着一层极其诡异的影雾,正慢慢的朝着四周扩散,而他背后的那个影团,可以活动的空间也随着这影雾变广。

    起初,祝明朗这黑草帽青年是一位神凡者,很快祝明朗便留意到他这扩散开的影雾,其实正形成一个黑影图印,是某种特殊龙兽活动的区域!

    终于,影雾中,一头影诡龙杀了出来,它的身躯就藏在那些黑色的诡异影雾之中,而它蜘蛛一样的爪子,却好像无处不在。

    祝明朗利用自己的灵识去勘察,这才勉强看清楚这头影诡龙的真面目……

    是一头迅影龙与某种魔蛛龙的结合,它拥有迅猛龙的躯干、四肢、獠牙,同时它的背脊上长着六只极其诡异的骨翅!

    这骨翅,基本上是不可以飞行的,犹如蜘蛛的六个爪子,颀长锋利,可以非常灵活的弯曲、伸缩,甚至可以垂向大地,配合着它的后肢,让它的进攻速度更快,更加诡异。

    影龙,这倒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品种,祝明朗还蛮有兴趣的,只是,这头影诡龙就有些太狰狞了,背上的骨翅爪子,令人感觉像是两具尸骸强行拼凑在一起的死灵龙。

    不管怎么样,这龙种确实特别,而且实力也很强的样子。

    这样说来,黑草帽青年确实有狂傲的资本。

    可惜他选错了对手。

    打了一个哈欠,小白岂从祝明朗的肩膀上轻盈的跃到地面上。

    它的身上,并没有飞舞起风暴与冰雪,这意味着这只小白龙连幻化战斗姿态都懒得了。

    它就站在那团诡异的影雾中,一双冰雪之眸凝视着那速度极快如影的影诡龙,冷静从容的就像是一只白猫在观察着梁上作妖的老鼠。

    “唰!!”

    突然,爪子从它肉乎乎的毛茸茸的脚趾处伸出,它朝着影雾中猛的挥出了几爪,就看见爪锋如冷刃斩过,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完成……

    影雾如一块巨大的黑布突然间别撕开了几条口子,紧接着所有的影雾在迅速的消散。

    与此同时,那影诡龙发出了一声惨叫,身体抽搐的倒在了爪痕扫过的地方,背脊上的蜘蛛爪骨翅更不知何时全部断裂了,像碎骨一样散落在了周围。

    黑草帽青年站在影雾消散处,他那张笼罩在影团中的脸,也慢慢的浮现出来。之前那副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的猖狂,却不知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看了一眼那白色的小龙,再看了一眼依旧还在剥葡萄的祝明朗。

    “自己爬到池河里去吧。”祝明朗用手指了指后头的池河水,淡淡道。

    “哦……”黑草帽青年急急忙忙将受伤的影诡龙给收回到了灵域中,然后真的弯下身子,四脚着地,像蜘蛛一样爬滚到了河池之中。

    黑色的草帽浮在了水面上,大概不想让满城的人看到自己的面容,黑草帽青年爬到池河中后都不带浮出水面换气的,硬生生的潜到了对岸……

    “这家伙,在龙和虫之间转换自如啊。”祝明朗不禁有些想笑,摇了摇头,也没有和这个黑草帽青年计较。

    年少轻狂多着,假如不是遇到自己,他确实可以凭借着那影雾和影诡龙在这黄铜战场中横行。

    ……

    群斗已经开始了,祝明朗也明白若让白岂动手,这场上除了南玲纱,估计没有人可以在它的攻击下撑一回合。

    而黑草帽青年最初的作死,导致祝明朗周围的对手第一时间就认定此人是一个高手,于是马上转向了其他目标,以至于祝明朗站在原地,竟没有一个人来找他麻烦!

    “没办法,你们不动我,我就要动你们了!”祝明朗说着,已经呼唤出了雷沧暴龙与神木青圣龙。

    “黑牙,青卓,今天你们的训练课题就是,在时间结束前,把这场上除了南玲纱之外的人,全部清了!”祝明朗说道。

    “噢嗷!!!!”大黑牙听到这句话,不由的兴奋狂吼。

    打群架,它最喜欢了!

    神木青圣龙挥动着翅膀,那双青色的竖瞳已经盯上了其他霸占了古铜战场上空的飞行之龙。

    “噫~~~~~”

    青卓朝着大黑牙叫唤了一声,那意思是,我对付天上的,你解决地面的。

    说完,神木青圣龙盘旋到了古铜战场的最高处,如一只青色鹰王,正俯瞰着自己的领地,正在挑选一个立威的目标。

    很快,神木青圣龙盯上了一头蝇刀龙!

    那蝇后龙拥有着数对蝇翼,薄如刀片,它挥舞的频率非常快,在空中发出令人烦躁的响声。

    同时这挥舞的蝇刀翼也是极其可怕的利器,宛如战场中的绞肉器械,才刚刚进入群斗中,已经有好几头体型较大的龙被这利器给砍!

    地面上,雷沧暴龙像一头野蛮的暴牛,场上所有能够站立着的龙,都是红色的,都足以引起它的狂怒气息。

    原本战斗之初,绝大多数牧龙师都会先观察周围,不轻易的引战,尽可能的保障自己不会同时被几个人围攻……

    可随着雷沧暴龙这样一番横冲直撞,场面一下子就混乱了起来,一些本身就残暴凶猛的古龙很快在血腥味中散发出了本性,与旁边故作镇定的龙兽撕咬了起来。

    “那头黑色的暴龙在搅局,先灭了它!”

    “可恶,那黑龙朝我喷吐唾液!!”

    “好古怪的味道,难道是有毒龙吗……混账,那黑龙竟然故意朝我们放屁,啊啊,本姑娘饶不了它!!”一位来自于苍龙殿的女弟子气得满脸通红,长辈们交代的那些话早就抛之脑后了!

    这位苍龙殿女弟子所呼唤出的龙为四爪峦龙,一种常年栖息在山壁、山巅、山峰之上的四肢强壮的苍龙,具备飞沙走石、地动山摇的能力。

    这四爪峦龙也被熏得恼怒不已,它四肢着地,比一些陆地蜥还要灵活迅捷。

    它的身躯呈蜈蚣那般一节又节,每一节之间都仿佛可以自如的伸展与收缩,所以当它每一节身躯同时挤压收缩时,就会产生一股极强的震颤力量!!

    “地颤术!!”那位苍龙殿的女弟子怒声道。

    突然,那头四爪峦龙猛的将挤压在一起的身躯膨展开,就看见一股弹簧一般的力量由它的颈部一直传递到了它的尾巴,而它那如盘一样的尾巴,不知何时吸附在战场古铜大地上……

    “嘭!!!!!!”

    大地剧颤,岩石飞裂,就看见一道道恐怖的地颤裂纹朝着四面八方扩散,恐怖的颤力甚至让坚固无比的战场地岩都陷落了好几米。

    方圆几百米的牧龙师、龙兽、神凡者都受到了波及,许多体型较大的龙兽站都站不稳,昏眩倒地,而且全身的骨骼都要被这种强烈的地颤给震跨了。

    一大片龙兽,纷纷遭殃。

    而罪魁祸首雷沧暴龙也没有幸免,它有些晕晕乎乎的从陷落的地面上爬了起来,幸好它处在地颤术的边缘,不然它这样的体型,估计会伤得更重。

    “那不是苍龙殿的大弟子傅巾帼吗,它怎么也这么迟才入赛,以她的实力,也应该早就可以进入下一轮了吧!”

    “我投的号就是她,哈哈哈,这一次赚翻了!”

    “四爪峦龙一发威,周围的那些龙兽就如小鸡崽一般,吓得四处找洞钻呢。”

    池河另一处,人们纷纷看到了这比较精彩的一幕,并且马上讨论起了这名叫做傅巾帼的苍龙殿女弟子。

    池河大观亭处,一名老者摸着胡须,脸上露出了微笑。

    作为苍龙殿的执掌之一,他刚才还担心这一局中会有一些难缠的对手,这才特意交代自己的弟子傅巾帼不要太过张扬。

    但现在一看,好像没有必要过分谨慎了。

    来这里战斗,无非就是打名声的,若不能够一下子脱颖而出,也没有必要来这里参加什么势力大比了。

    一个苍龙玄术,至少让七八人直接失去战斗力,他们在战场的一些场助的协助下,被抬到了场外。

    “别跑,你这头粗鄙恶臭不知廉耻的黑龙!!”傅巾帼坐在四爪峦龙的颈部,追着雷沧暴龙而来。

    雷沧暴龙已经跑回到了祝明朗这里,而它的背后,除了四爪峦龙外,至少还有七八头龙兽,级别上还都是将级实力的……

    “噢!!噢!!!”

    大黑牙逃窜了回来,一个劲朝祝明朗大叫:主赢,怎么办,主赢,怎么办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