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剑器

“每一道铭纹,都有它的效果,有它的来历和它的故事。”

    “拿守护铭纹来说,守护铭纹会感应到主人的处境,若它的主人没有察觉到来自于死角的夺命一击,守护铭纹将自行焕发光辉,化出铠影保护它的主人。”

    “而斗战铭纹,它与主人内心的斗志融合,它会在主人无比渴望胜利,战意滔天之时苏醒,并赐予器皿一种符合当时战斗的力量,甚至是某些古老的秘技。”

    “一般来说,历史越悠久的器,它就越容易觉醒铭纹,这些器件在岁月的变迁中经历着许多事情,家族变故、门派兴衰、国土易主,器件目睹了这一切,并吸收那些人的执念,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魂魄。”

    “但不是所有的魂魄铭纹,都是活跃的。它需要对应的环境,对应的事件,对应的主人,才可能彻底焕发光芒。”

    祝天官解释的还算简介,祝明朗之前倒是没有听族里任何人提到铭纹的事情。

    想来,只有将铸艺学到了最高境界,让器件本身就彰显出几分不凡之后,祝门内庭才会传授这铭纹之说,让原本完美锻造的器皿再进行一番洗礼蜕变!

    难怪所有的剑宗,都对祝门充满了敬意。

    剑修的剑器非常重要,有了一把趁手且具备铭纹的剑器,实力可以上升一大截,某些特定情况甚至还可以爆发一股不寻常的能力……

    “刚才你看到的是铭纹碎片,我将它们修复,整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道斗焰铭纹,烙印在了刚才那块胸铠上……”祝天官接着说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

    看来祝天官是执意要亲手给自己打造一件龙兽重铠了。

    这重铠,不仅仅是让大黑牙更加强大,同时也可以在关键的时候化作铠影,保护住自己的性命。

    “让父亲操心了。”祝明朗看着祝天官,慢慢的躬下了身子。

    在祝明朗的记忆里,祝天官就是一个忙碌至极的人,能够见到的时候,多数也是他填肚子的这个时间。

    以前可能也会不理解。

    现在也明白,这么大一个族门,大到整个族门的兴盛走向,小到有类似于祝桐这样的子弟被欺凌,被残害,都需要处理,时间怎么可能够用。

    “唉,你娘离尘出家,我要再对你不管不顾,真就成孤家寡人了。我还指望着你以后有机会到缈山去,替我求求情。”祝天官长叹了一声。

    “父亲,您就别挣扎了,就这极庭皇朝中看一看有没有合适的老姑娘,再组建一个家庭算了。”祝明朗说道。

    “你这说得是什么话,等忙完这里的事情,我亲自去缈山,她不跟我回来,我就住在她们缈山剑宗!”祝天官说道。

    “父亲就别那么天真了,缈山剑宗男子勿入,轻则手脚筋挑断,重则打成残废。我有一次闯她们的山门,差点命都没有了,要不是看在我还没有成年,再加上确实是娘亲生的……下半辈子怕都在床榻上度过了。”祝明朗摇了摇头道。

    “等祝门再壮大一些,我便召集所有势力,攻入缈山剑宗,把她们宗门灭了。就是抢也要把你娘抢回来。”祝天官说道。

    “原来这才是父亲兴盛宗门的最大动力。那父亲再加把劲,把这极庭皇朝的势力都统一了,我就可以当一个不折不扣的太子爷。”祝明朗说道。

    “我也是这么和你爷爷说的。”

    “……”

    缈山剑宗。

    那里被称之为剑姑山。

    整座山门只有女性,甚至所在的国度,都称之为女儿国。

    倒不是这个国境内没有男子,而是掌权的全部是女人,男子在那里的地位非常低,甚至绝大多数都是男奴。

    祝明朗自从到遥山剑宗修行后,就没有怎么见过自己母亲了。

    在祝明朗的印象里,这个母亲对亲情没有多少在意的人。

    包括自己这个唯一的亲生子,在她眼里跟普通人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闯缈山剑宗,是十七岁的事情。

    当初有两个想法,第一是见一见多年未见母亲,第二是挑战一下缈山剑宗的强者。

    结果被一位道行极高的剑姑狠狠教育了一顿。

    那剑姑,到底什么个修为,祝明朗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

    往后要有机会,祝明朗一定会再找上门,将自己十七岁在那里丢失的颜面给找回来!

    祝天官这些年来也去过几次,可惜都被拒在山门外。

    所以这缈山剑宗,对祝明朗、祝天官父子来说,都是一个痛处!

    “你的那头黑龙,级别不算高,我能够选的最好的材料就是火山晶,再好的矿石,对它来说负荷太高,反而压制了它的野性。”祝天官说道。

    “已经比我之前粗制滥造的银青重铠好很多了。”祝明朗看了一眼浸泡在各个池子里的重铠部件,道。

    “火山重铠可以轻松的承受下主级龙兽的攻击,若是能够唤醒这斗战铭纹,你的黑龙实力可以与一些上位龙主抗衡。”祝天官说道。

    “提升相当大啊!”祝明朗有些吃惊。

    一件重铠,竟可以让大黑牙这样的龙将与上位龙主厮杀,难怪龙铠那么昂贵!

    “这些日子你好好学,往后你龙兽实力有了更大的提升,你可以为它锻造更强大的铠甲,注入更多的铭纹,可惜,时间有限,不然可以为你所有的龙兽都铸一套合适的龙铠……”祝天官说道。

    “父亲这件火山重铠,已经很好了,价值连城。”祝明朗说道。

    自己的龙兽都还处在一个成长的阶段,早早的为它们铸好铠,有可能会很快被淘汰。

    所以在它们的实力没有稳定前,祝明朗还是不急着为它们铸造龙铠。

    就拿小白岂来说,它再过一些时间,都要进入君级了。

    到了君级,属性也稳定了,再为它铸造一件完美的龙铠。

    “其实,你成为了牧龙师也好,可以充分的发挥我们祝门的优势,其他牧龙师在这方面是没法与你相比的。”祝天官说道。

    ……

    祝明朗认真的学习着,祝天官也将铸造的前置条件给祝明朗讲述了一遍,并亲自给祝明朗展示了部件的组合。

    部件的组合很重要,需要考虑到龙兽的体格,避免穿上了重铠之后,反而限制了龙兽的灵活性。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祝天官尝试着再注入一道铭纹,想让这件火山重铠变得更强大一些。

    但最后这道铭纹的注入失败了。

    而这铭纹,也随之破碎,险些直接消散。

    还好祝天官及时将这些碎片给凝聚在了一起,重新将它们修复了一番。

    “这火山重铠,极限就是一道铭纹了,回头我再让铸铠堂的堂主给你这火山重铠打上一圈雷导钉,可以让你的龙兽释放雷电时得到成倍的增幅。”祝天官擦了擦额上的汗,指着铠块部件衔接的地方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并记下了那些衔接的位置。

    有了这件豪华重铠,那些以为大黑牙只是一头龙将的人,估计都要倒大霉了吧!

    ……

    完成了今天的铸艺学习,祝明朗也在慢慢的构思着白岂、青卓以及莫邪的龙装。

    白岂与青卓,别看它们体型没有那么大,其实铸铠难度更高,得考虑到它们的灵动性。

    至于剑灵龙……

    祝明朗陷入到了沉思。

    本质上,剑灵龙是一把剑。

    它也能穿龙铠吗?

    带着这份疑惑,祝明朗走出了铸铠殿,途径了铸剑殿时,剑灵龙突然发出了声响,强烈要求祝明朗前往铸剑殿中。

    祝明朗步入到了殿内,召唤出了剑灵龙来。

    剑灵龙殷红的身躯悬浮在祝明朗身边,它的剑絮尾巴轻轻的摆动着。

    突然剑灵龙身形一闪,飞向了那大殿内的一池子火焰中,像是在盯着一桌子美味一样,兴奋的在火池边上转来转去。

    从遥山剑宗到这里,也有一个多月。

    剑灵龙基本上是不吃不喝的。

    有那么一瞬间,祝明朗以为自己可以节省一头强龙的开销了,但现在祝明朗觉得自己当初想法有些天真了。

    果然……剑灵龙动口了!

    它剑身轻轻抖动着,让这周围的空气都随之出现了涟漪。

    随着剑身颤动频率加快,那火池中的淬炼之剑器也随之共颤共鸣了起来,紧接着,这大殿内其他剑器也出现了一样的行为,包括那些未成品的剑器。

    突然,那些共鸣的剑器全部飞了起来,它们非常有序的落向剑灵龙……

    剑灵龙此时幻化出了那山峰一样的剑魂影,就看到铸剑殿内的那些精良、优秀、华美之剑统统飞向了剑峰之影中,并迅速的融入到了其中,仿佛成为了剑影山峰的一部分。

    这大殿内,剑品少说有数百把。

    其中有许多都是成品,可以卖出上万的价钱。

    可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全部被剑灵龙给吸到了剑影山峰之中!

    之前在铸铠殿时,祝明朗还想着要不要找祝天官报销一点龙粮钱的事情。

    可看到剑灵龙这行为,祝明朗觉得这三条龙的小事情,还是自己解决好点。

    吞噬剑倒是让剑灵龙变强了。

    可它这一顿,顶其他三条龙多少年的伙食钱!

    还好是在祝门,反正自家的东西……怎么可以叫偷呢?

    换做别的族门,直接要倾家荡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