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纹之说

……

    到了第二天正午。

    伯母白欣邀请三人到家中吃饭。

    祝明朗看到伯母白欣那故作平静的样子,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浩少聪这狗东西,祝明朗是杀定了,到时候一定要让伯父伯母穿戴华贵的去参加他浩勇儿子的葬礼。

    用完餐,方念念就自己跑出去了。

    白欣担心方念念一个女孩子家在这陌生的皇都中会迷失,也担心遇到点胡搅蛮缠之人,特意吩咐了一个剑宗过来的女族侍,跟随在方念念的身边。

    大概到了傍晚,方念念就回来了,她一副雀跃的样子,对正在给大黑牙处理伤口的祝明朗说道:“下个月的龙粮已经备齐了,还有你要的水木元素之华,这东西我是从一个种植树木的老伯手里买的,只花了500金哟!”

    “厉害!”祝明朗竖起了大拇指。

    这种水木元素之华,要放在灵物市集中,至少要一两千金。

    五百金,是相当便宜了。

    “老伯说,灵物市集那边收东西的人更黑心呢,一份300金都不到。”方念念说道。

    “这么暴力的利润啊?”祝明朗道。

    世间有诸多灵物,而绝大多数灵物又与那些养殖户、种植者、采药人、巡山人有着密切的关联。

    简单来说,牧龙师擅长的不过是养龙,不同的龙吃的东西都不一样,这庞大的食物消耗,只能够从农户和商人们手上购买。

    而一些千奇百怪的山灵地宝,也同样只有那些经常出入山林的猎户、樵夫、采药人、巡山人可以更容易遇到。

    每隔一段时间,那些灵物市场的人就会去这些人家里面收东西,见到有牧龙师需要的灵物,就会高价买走。

    这在极庭大陆的各大城池都已经形成了一种产业,毕竟有那么多牧龙师,有那么多幼灵和真龙,没有这群农户和商贩,很多龙宠都会发育不良。

    这就是为什么牧龙师和各大养龙的势力一定要占据城池的原因。

    有了城池,才能够向这数量庞大的农户、商贩们征收生长在山野老林里的资源,自己去采灵的牧龙师终究还是少数。

    方念念自小就在驯龙学院外卖东西,也经常给一些学生们购买龙粮和灵物,所以这里面的门道她是懂的。

    稍稍花点时间,从那些采农手上直接买,能省一大笔钱。

    当然,也不是每一次都运气这么好,找到符合小青卓需要的灵资,何况年份还得精确。

    方念念打算今天要再没有找到,就从灵资市场中购买了,两三千金也得买,小青卓即将进化了,耽误不得。

    “给你汇报一下,小白岂的结晶,一共花了一万两千金。”

    “大黑牙吃你们族门外庭的粮食,这笔钱倒是省下来咯。”

    “小青卓的金丝楠木汁,也是买足了一个月,花了两千三百金。”

    “然后就是我们从罪恶之城那些恶徒手上得的钱财,以及我们的存银,从今天起,就只剩下不到一千金沙了,老板,我这个月的俸禄您还没发呢。”

    方念念一笔一笔钱的给祝明朗算,算得祝明朗一阵头昏眼花!

    怎么月支出就破万了???

    还以为靠着从宗宫和恶徒的遗产,能够舒舒服服的过上一年半载的,这都还没有入秋,便只剩下一千金了??

    一千金,估计还不够大黑牙伙食的。

    现在的大黑牙,要吃猪妖龙肉!

    “要不,降一降伙食?我有看到许多替代品,比如说星辰碎片结晶,灵资市场上有一种星月矿石,我计算过,一个月只需要两千不到的价格。还有楠木汁,我们就不买金丝楠木了呗,楠木汁才几百金呢。”方念念问道。

    “那不行,一定得最好的,再穷不能穷了龙宝宝。”祝明朗说道。

    “你父亲看上去很有钱,让他报销?”方念念问道。

    管祝天官要钱是很容易,这点小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但自己养龙,还得自己找到生财之道,等以后龙宠级别更高了,每个月要消耗的钱财数目更大,总不能每个月都向祝天官接济吧??

    “这点小钱,找他报销很亏的,没关系,这不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吗,我会想办法搞定的!”祝明朗说道。

    “行吧,最近我多往采灵人那跑一跑,看看能不能收购到物美价廉的资源。”方念念说道。

    ……

    水木元素之华,五百年之精,祝明朗到了山涧处,见到了锦鲤先生浮在空中打盹。

    叫醒了它,祝明朗打算询问一些具体细节。

    果然,锦鲤先生完全不记得自己说过这些话了。

    “您继续凉快打盹吧。”祝明朗说道。

    沿着山涧的北面,祝明朗前往了铸殿。

    在祝门的内庭,是没有原铁、原矿的淬炼的,所以即便进入到铸殿也看不见巨大的火炉,更不至于在这祝门湖山岛中看见浓烟滚滚。

    祝明朗步入到殿内,见大部分人已经回各自的屋宅中歇息了,剩下几位守夜的弟子。

    “公子。”

    “公子。”

    几位守夜的弟子行礼道。

    “还有谁在里面吗,长老级别的。”祝明朗问道。

    “老爷在里面。”其中一名弟子说道。

    “恩。”

    祝明朗走了进去,绕过了中心大殿,走向了一间铸铠室,祝天官应该是只会在这里面。

    ……

    推开厚重的门,祝明朗看到这间华丽的铸室内竟有无数如星辉般的印记在飞舞,它们古老而神秘,像是潜藏着无穷的力量,一旦彻底释放,可以推山填海!

    “铭纹!”祝明朗惊讶的说道。

    “你还知道铭纹啊。”祝天官手一扬,顿时所有的这些发光的印记化作了一个璀璨的旋涡,正缓缓的注入到了一块厚重无比的铠片中。

    那铠片,硕大如磨石,本就经过了千锤百炼,散发着一股坚韧沉重的质感,随着铭纹的注入,更像是一具强大的躯体有了更辉煌的灵魂,竟有一种不朽的气势!

    “铭纹的注入,便是我们祝门的精髓,任何器件哪怕再平凡的铜铁,经过我们祝门的铭纹洗礼,便也会彰显出不凡之力。”

    “今天不用上朝,早上我已经和那些老友窜通好了,明日在朝堂上,一定会让所有跟我们竞逐的势力掉一块肉!”

    “想着,我们的计划是很完美,可有一个关键问题——你要是输了呢?”

    “你输了,我们什么都没有了,还得搭上与我们交好势力的资源。”

    “所以仔细想了想,我们祝门还是得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来,好让你这次出战万无一失。”

    说着这些话,祝天官已经完成了那块重铠片的铭纹注入,它将这铠片放入到了净杂质的池中,然后将身上穿着的护具给取了下来。

    “您这是在给我的龙宠打造龙铠吗?”祝明朗开口问道。

    “是啊,你昨天在古铜战场的事情,我听秦杨说了。”祝天官说道。

    “我这会过来,确实也是想给我家黑龙打造一件新的龙铠,顺便偷一点我们家的好材料……”祝明朗说道。

    “什么叫偷呢,这祝门的东西,你随便拿,哪个长老不同意,我就将他逐出家门,哼!”祝天官冷哼一声道。

    “难得今天父亲闲着,正好我也有些事情请教一下父亲。”祝明朗说道。

    “铸艺的事情??”祝天官挑起眉毛。

    “是。”

    祝天官刚才还一副严肃的神情,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了欣喜至极。

    他转过身去,往铸室内的一尊雕像拜了拜,道:“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吾儿终于想学家传手艺了,老天保佑!”

    “铸器铭纹是什么缘由?”祝明朗问道。

    “你可以将铭纹理解为铸器的魂,任何一把铸器,一旦拥有了魂,它的威力就不是那些破铜烂铁可以相比的。就拿苍龙来举例,苍龙强大的正是它们的玄术,一头没有玄术的苍龙,就和蛇蟒没多大区别。”祝天官说道。

    “那什么样的器会有魂,什么样的器不会有?”祝明朗接着询问道。

    “和世间生灵一样,器也存在着修炼之说。由强大的锻造师,年复一年的淬炼,时间久了,该器就会有魂,有铭纹之辉。

    “一把剑,若杀敌成千上万,饮血无数,也会有一定的修为,会有铭纹血光。”

    “一件铠甲,千锤百炼,材料来自于吸纳了日月精华的晶矿,它的主人每一位都是当世强者,它自身也会不凡!”祝天官说道。

    祝明朗低着头,若有所思。

    器有修为之说……

    这大概是最匪夷所思的事情了吧,这要是放在外人听来,会觉得说出这样话的人有病。

    此前,祝明朗也不会想到这一层面。

    可见过了剑灵龙之后,祝明朗对此深信不疑。

    而且祝门内庭早就知道这个秘密了。

    “铭纹会存在封禁沉睡的说法吗?”祝明朗问道。

    祝明朗想请教的,主要是剑灵龙铭纹的事情。

    剑灵龙身上还有许多名剑的魂没有苏醒,也就是铭纹是暗的。

    让那些名剑之魂全部焕发出铭纹光辉来,剑灵龙会更加强大。

    剑灵龙甚至超越自己当初的剑修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