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蛰变

祝明朗前来找锦鲤先生,其实也正是为了白岂的事情。

    而且关于龙劫,祝明朗隐约记得也是从锦鲤先生这里听来的。

    锦鲤先生七步记忆归七步记忆,它对龙的了解却远超许多学院学者,而且它对这至始至终被一片虚海与虚雾笼罩的世界似乎也有一些认知。

    以前祝明朗觉得锦鲤先生说的都是不着边际的话,但经历了迷失,经历了这大陆接壤,祝明朗才越发觉得锦鲤先生是真正的博学鬼才!

    要是它的记忆不那么紊乱,简直就是绝佳良师。

    当下,祝明朗也将白岂的情况与锦鲤先生给详细的说了一遍。

    从退化为冰虫,到化冰蛹,再到蜕变为冰辰白龙,祝明朗现在也不能确定小白岂退化是不是因为渡龙劫。

    ……

    小白岂睡得很熟很熟,即便将它从灵域中召唤出来,它仍旧是睁不开眼睛,只是用尾巴绕在了祝明朗的身上,趴在祝明朗的肩膀上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锦鲤先生也很惊讶。

    因为它看到的小白岂,分明就是一头白苍龙。

    哪怕是经历了一些进阶、蜕变,亦或者再跃龙门与渡过龙劫,也不可能原本的白苍龙血脉直接不见了,变成了银月应龙和星风冰龙的血脉结合!

    这完全不符合任何一种龙的进阶方式。

    “如何?”祝明朗问道。

    “不是渡龙劫,这种退化蜕变的能力,应该称之为轮回蛰变。是蛰龙脉蝶变与凰龙涅槃重生的一种结合,但多了一道生命轮回。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有了这种能力的小白岂,根本不需要渡什么龙劫,再轮回一次,它可以轻松的跨越到更高的境界。”锦鲤先生说道。

    “再轮回???”祝明朗听得都傻了。

    什么叫再轮回!!

    “就是还存在再退化的可能。这种能力极其特别。应该是一次一次轮回,一次一次飞升,哪怕没有牧龙师,它自己在悠久的岁月里也会朝着更高级别的龙不断的蛰变。”锦鲤先生说道。

    “小白岂确实不需要什么资源和训练,便一直在变强,可是,还会退化,这也太……”祝明朗说道。

    “难道你天真的认为,你遇到小白岂的时候,它就没有经历过轮回吗,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白苍龙的时候,绝对不是第一个轮回形态。”锦鲤先生说道。

    祝明朗张了张嘴,有些不敢相信,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在自己有记忆开始,白苍龙便伴随在自己身边,那个时候小白岂也还是一条幼小的白苍龙,哪怕没有灵约,它也一直和自己生活在一起,一起成长。

    至于小白岂从何而来,而它以前又是什么,祝明朗还真没有细想过。

    难道自己第一次见小白岂的时候,它正刚刚经历了一次轮回,化身为了白苍龙?

    白苍龙的寿命悠长,而且它的成长速度,也因为没有牧龙师的灵约而缓慢,于是就那样慢慢的陪自己长大?

    “那小白岂以前是什么形态?”祝明朗有些不敢相信道。

    “这个只有天知道了,兴许最早的时候,它就是一只小冰虫,是这世间最渺小卑微的生灵,连一头麻雀都可以将它吃掉。”

    “经历了一次轮回蛰变,它成了蝶灵,或者白蛟灵,慢慢的脱离了最微不足道的级别,但也依旧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跌跌撞撞的生存着。”

    祝明朗歪过头,看着趴在自己肩膀上睡得极其安稳,睡得极其宁静的小白岂,心弦一下子被几句话给拨乱了。

    自己与白岂相遇,它就是白苍龙了。

    那白岂在认识自己之前,经历了多少次这种轮回??

    它是如何独自在这凶恶危险的世界里活下来的?

    要知道它退化之时,弱小的可能连几片饱肚子的桑叶都找不到。

    只要自己稍稍不留意,它甚至会被一些鸟雀给叼走!

    “它的这种能力,意味着这世界任何生命枷锁、血脉等级都无法束缚它,它只会一次又一次变得更强,强到超越龙王,强到比肩始祖,强到这亘古宇宙、亿万星河都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生物可以在它之上。”锦鲤先生言语带着几分激动的说道。

    祝明朗看着锦鲤先生,又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肩膀上像之毛茸茸小猫的白岂……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锦鲤先生经常会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包括这番话也那么的离谱,但祝明朗竟然有几分信以为真。

    他与小白岂一起长大。

    见过白苍龙强大的样子,也见过它化为冰虫弱小的连肚子都吃不饱的形态。

    所以白岂化为冰辰白龙,哪怕不需要任何的修行也无比强大,祝明朗没有觉得这其中有多不合理。

    正是因为他目睹了小白岂退化的整个过程,看到了它生存的是何等艰辛!

    “锦鲤先生,那我岂不是很幸运,世间生灵都有桎梏,再强无法击破苍穹,再强难以泯灭大地,可按照锦鲤先生说的,小白岂即便要成为当世无双的龙王,也不过是再经历一两次轮回蛰变的事情?”祝明朗内心波澜难以平复下来。

    “在我看来,小家伙才是幸运的那个。”

    “怕是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傻瓜会像你祝明朗这般,舍弃了一身举世无双的剑师修为,只为了让一头普通白龙在劫难中活下来,陪着它如蝼蚁卑虫一般在这个狰狞的世界里颠沛流离。”

    锦鲤先生重重的说道。

    祝明朗看着锦鲤先生,满脸诧异,最后却不得不苦苦一笑。

    “原来锦鲤先生已看出,还请不要告诉他人,尤其是雪痕姑姑。”祝明朗无奈的说道,冲着锦鲤先生行了一个礼。

    “你成就了它,它也将成就你。什么神凡者,什么剑修,最终都不过是渺小尘粒,用不了多久,你在牧龙师的造诣会凌驾于剑修之上,别说是这极庭大陆了,再广阔十倍百倍千倍的神界天宇,都阻挡不了你飞升的脚步。剑修,再强也就为王,我要让你成神。”锦鲤先生意气风发,言语激昂!

    一直以来,祝明朗都认为锦鲤先生应该曾经是某些邪教的头头,专业灌输至高无上、统治洪荒的理念。

    可今日听了锦鲤先生这番话,祝明朗自己也热血沸腾起来。

    祝明朗忍不住侧过头去看小白岂,估计小白岂自己都不知道它曾经的轮回经历,因为牧龙师的灵魂牵连,才使得它化身为冰辰白龙后,慢慢的回想起身为白苍龙轮回时的事情。

    锦鲤先生也凑了过去,眼睛盯着依旧熟睡的小白岂。

    它趴在这祝明朗肩上,发出轻微可爱的鼾声,慵懒娇贵的睡姿,宛如一位被呵护得极好的小公主,根本不需要担心世间的凶险与残酷。

    锦鲤先生长长的叹了一声。

    确实,对祝明朗和白岂而言,彼此都是对方的幸运。

    锦鲤先生知道,即便小白岂再退化,再变得卑微弱小,祝明朗也会将它照顾得很好。

    “祝明朗,其实无论是凤凰涅槃还是蝶灵蛰变,都可以通过一些方式来让这个会阶段更快的度过,不至于像你之前流浪那么长时间。”锦鲤先生说道。

    “要怎么做,还请锦鲤先生讲解。”祝明朗恭敬的说道。

    “我不记得了。”锦鲤先生很坦诚的说道。

    怎么这个时候犯病啊!

    祝明朗苦着一个脸。

    “我应该会记起来,反正短时间内白岂还不会轮回,轮回蛰变一定是它现在所处的形态达到了顶峰,实力无法再有所突破后,或者进展缓慢后,才会进入到下一个轮回中。”锦鲤先生说道。

    “可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这祝门中,锦鲤先生若想起来,我又不在,岂不是很头疼。”祝明朗说道。

    “听一听你自己说的话,祝明朗啊祝明朗,你连每个月发一点俸禄给小鱼爷我都不舍得吗,小鱼爷当初苦口婆心的让你选择牧龙师,本想着顺理成章跟你四处潇洒。难道你认为小鱼爷我志向就是做个吉祥物,任由人临摹、转发吗!!”锦鲤先生痛心疾首的说道,说着这番话,那鱼鳍还真捂着胸口。

    “额……”

    祝明朗还真没往这一层想。

    不过,这也是好事啊!

    很多不明白的事情,祝明朗总算有人可以问了。

    而且在它的指导下,自己养龙路上可以少走很多弯路,连辛辛苦苦的查阅龙典书籍都不用了,小锦鲤肚子里就是一个庞大的书库,没有它不知道的事情,真不知道,它也能胡编乱造。

    就是,它经常会忘事。

    而且有的时候只有七步的记忆。

    所以孩子们也都叫它痴呆先生。

    仔细想了想,其实这也是小问题,它以后跟随在自己的牧龙师团队里,哪天想起来了,便立刻告诉自己,也好过自己漫无目的的去找那些不熟悉的资料典籍。

    何况鱼饵才多少钱啊?

    这世间最好养的莫过于鱼了。

    喂喂食,换换水……

    祝明朗看了一眼在空中摆动着尾巴,怡然自得游来游去的锦鲤先生……

    呵,连水都不用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