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吃软饭?

祝门内庭,枫林与杨柳极多,一座又一座似楼殿般的建筑错落有致的分布在这半山湖岛中。

    往后看,可以一眼望见整座繁华如梦的水滴湖城,往前看像是步入了一个世外园林,宽阔的道路上更种满了一年四季都会盛开的兰花,枝蔓、柳条、草地、花圃,都被修葺得非常得体。

    外庭还带着还浓厚的城都府邸气息,但到了这内庭,便完全就是另一个世界,仿佛是整个偌大水滴湖的灵韵聚集之处,用灵山妙园来形容都不为过。

    这才是祝门真正的底蕴吧,在门庭处,根本不知道这里面是这样一番景象,怕是皇宫皇院都不及这里半分清静与高雅。

    “刚才我们过的石拱桥,就是内庭与外庭界限。唉,我伯父伯母也太忍辱负重了,发生了这种事情估计也不愿意跟我父亲细说,到头来自己将气往肚子里咽。”祝明朗长叹了一口气。

    “你以为我不知道此事吗?”就在这时,古柳树湖畔,一名正在垂钓的男子说道。

    祝明朗、南玲纱、方念念目光都同时望湖边望去,他们一开始还真没有发现那里坐着一个人。

    “妻女都这么大了,你才带回家门来,要不是你老太公和我说了一声,下个月我们内庭这边就给你张罗葬礼了。”那钓鱼者接着说道。

    方念念和南玲纱对望了一眼。

    大叔,您别装高人的坐在那头也不转过来啊,麻烦看清楚再说话。

    谁是他妻子,谁是他女儿啊!

    “父亲,多年不见,您眼疾还没治好呢。”祝明朗带着两女,朝着垂钓者那走了过去。

    垂钓者这才打量了南玲纱和方念念一番,最后目光落回到了祝明朗的身上,尴尬的一笑道:“你娘就从来不允许我娶小妻,还是你日子过得舒坦,将别人艳羡的修为一扔,把繁杂的族门抛之脑后,过着这没有烦恼的小日子……”

    “大叔,你不要活在自己认为的世界里,我们不是!”方念念气呼呼的道。

    “她们是我牧龙师团队成员,这位是离川大地祖龙城邦南氏的神凡者,南玲纱。叫您大叔的是我的龙粮小总管,我们是伙伴,不是伴侣。”祝明朗认认真真的解释道。

    “你刚才说你是什么?”垂钓者缓缓的站了起来,一双眼睛带着几分严肃的盯着祝明朗。

    “我说我现在是牧龙师。”祝明朗目光相迎,丝毫不退避。

    “牧龙师,牧龙师!!”垂钓者听到这句话似乎有些气急败坏,他险些将手中的鱼竿给扔了,痛心疾首道,“祝门铸艺,在你眼里就没有一丁点地位吗。你说你要耍剑,然后跟着你雪痕姑姑去了遥山剑宗,现在剑修没了,为父我其实非常开心,终于可以让你安安心心学好我们祝门的手艺了,你倒好,你倒好,又当了牧龙师,铸艺到底哪里丢人了??”

    方念念和南玲纱在一旁,看得小嘴张开。

    祝明朗这爹,好像有点不对劲。

    作为祝门的掌舵人,不应该严肃威严,对儿子不苟言笑吗,为何看上去有点……有点像卑微的小慈父?

    “父亲,其实我有练习,我给我龙铸了一件铠,回头给你看一看。”祝明朗说道。

    “所以你是因为龙,才捡起的祖传手艺?”

    “您要这么理解,我也没办法。”祝明朗无奈道。

    “行吧,为了龙就为了龙。”垂钓者重新坐了回去。

    他朝着湖水中招了招手,像是湖面上有什么人。

    只见宁静的湖泊中,有一如雁身影轻盈的踏着水波飞渡,一位身穿着黑锦衣的英气女子落在了湖畔处,整个人像是一块寒冰出水……

    黑锦衣女子一言不发,只是保持着半跪之姿,脸颊上看不出其他多余的情绪。

    “原本我是让秦杨去斩了那小畜生的双手与双脚,且留他性命用来给你伯父伯母换一些身份上的改变,但既然你已经在灵堂里说了那番话,我这边就没有必要动手了。”祝天官说道。

    “原来父亲已经有安排,还以为几年不见父亲骨头松软了。”祝明朗勉强有了一些笑容。

    能为祝桐讨回公道,才是对得起祝于山和白欣。

    “有些事情,你出面处理要比我暗中做要好。”祝天官说道。

    势力暗中角逐,相互有摩擦和恩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也有一些不成文的规矩。

    祝天官若出手,将浩少聪给杀了,也难保紫宗林的一些辈分高的人,对祝门的一些小辈下毒手。

    “这件事,他们是针对你的?”祝明朗问道。

    “一半是,他们想激怒我,抛出了一个浩少聪和浩勇,好让我对他们出手,这样便等于是我先破了规矩,紫宗林往后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打压和欺凌我们祝门的年轻子弟。”祝天官说道。

    “您知道利害关系,还是打算让秦杨动手?”祝明朗说道。

    “他们打他们的算盘,我泄我的愤,以后要再有类似的事情,我一样这样做。”祝天官冷哼一声。

    别跟他祝天官谈什么格局,他就是有仇必报!

    当然,祝明朗回来了……

    原本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现在不用自损了。

    对方用什么阴谋手段,他们以牙还牙就好了。

    让祝明朗在大比中将浩少聪给杀了,大不了浩少聪办丧的钱,他们祝门出了。

    相信祝于山和白欣两人这钱花得会无比痛快,没准请一支专业的抬棺团队,让他们浩家这个丧失办得体体面面!

    “父亲,我听老太公说,祝门最近变故极大。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我们祝门好歹也是六大族门之一,尽管是最末尾,但为何现在这般落魄?”祝明朗说道。

    “什么落魄,公子您到底心里还有没有这个祝门呢?”这时,黑锦衣的秦杨开口说道。

    “不是落魄了吗??”祝明朗困惑道。

    “你对为父执掌族门就这么没有信心吗?”祝天官挑起眉毛问道。

    “现在祝门与蒲族,是六大族门双首,其他四大族门已经被我们压下去了,更别说浩勇、浩少聪这种小家小门,没有紫宗林,我们灭了他们满门,也没人敢指手画脚。也正是因为这些年,我们族门发展过于迅速,惹了皇族、紫宗林以及其他族门、势力的眼红,这才多了很多事端。”秦杨说道。

    祝明朗张大了嘴巴,好半天合不拢。

    所谓的变故……

    是一下子从六大族门之末,升到了六大族门之首???

    剑尊老太公,您说话能不要这么含糊吗。

    这一路上,祝明朗心底也无比忐忑,害怕自己族门里的人落魄挨人欺负。

    尤其是这一回来,就看到那白色的丧事灯笼!

    “所以你以后做事,也不用太畏手畏脚……但斩断人皇族子孙手脚的事情,还是少做。要做也别给人家留下把柄,要做得天衣无缝,知道吗?”祝天官语重心长的说道。

    方念念和南玲纱在一旁,听得都觉得古怪的。

    有做父亲的这样教儿子行事的吗,不应是苦口婆心的要让儿子行事稳重,切勿冲动?

    “对了,有件事要父亲赶紧为我处理……”祝明朗说道。

    “把哪家姑娘肚子闹大了?”祝天官问道。

    “麻烦您别为老不尊了,我说的是要紧事,离川大地,父亲知道吗?”祝明朗说道。

    “当然知道,这块土地可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再过些日子,怕是很多势力都要染指了。”祝天官说道。

    “父亲知道些什么?”祝明朗有些诧异。

    按理说,这么遥远的一块地界,祝门基本上不会有兴趣的,怎么听他的语气,已经有不少大人物盯上了离川大地??

    “只是听了一些零碎的说法,离川大地其实比极庭大陆还要古老,那里埋藏着许多未被发觉的上古遗迹,甚至存在上古龙门……”祝天官说道。

    “有这事?”祝明朗满脸疑惑,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南玲纱。

    南玲纱没有回答。

    也不知是完全未听说过此事,还是确实有未对自己说过的秘密。

    “所以你要竞逐,可能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些族门的小辈。”祝天官也知道祝明朗的想法。

    “父亲有什么好想法?”祝明朗问道。

    “能有什么想法,反正我们祝门现在到处是眼红者,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引来一堆破事,整片离川大地我们要庇佑可能有点难度,若那个传言是真的,那些老怪物一定不会让我们祝门独吞的……但庇佑你说的四个城邦,应该不成问题。实在不行,拉你太公入伙,和他说,离川大地有古代剑冢,有遥山剑宗一起,这事就稳妥了。”祝天官说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其实他早就有这个想法,不然也不至于特意跑去遥山剑宗。

    “有父亲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唉,还以为族门变故巨大,自身难保,本想着回来重振族门的,看来我多虑了。”祝明朗说道。

    “呵,为父早知你这小东西靠不住,只好比你深谋远虑。我们祝门牧龙师不多,给不了你什么太大的支持啊,要不我去皇族那给你说一门亲,做个驸马什么的,以皇族的资源,绝对可以让你轻松登顶!”祝天官眼睛一亮,似乎自己都觉得这办法好。

    又吃软饭???

    祝明朗可不干!

    咦,自己为什么又要说又呢?

    一旁的方念念,已经笑得快直不起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