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宗大师姐

“本小姐心情时好时坏。”

    “见了云山变幻、晓山青翠,会欣喜。”

    “见了苍上明月、星映天河,也心悦。”

    “要说最厌烦的,便是问三问四,多管闲事!”

    南玲纱凶巴巴的眼神从祝明朗的身上掠过,摆明了就是针对祝明朗一个人的。

    祝明朗苦笑。

    要嫌我烦就嫌我烦,何必吟词作对……

    六月雨般的性情。

    她其实一直都是如此。

    “那我与剑宗的瓜葛,其实也与姑娘……”

    “我与我家姐姐说,你要挟老祖母,要我替姐姐与你成亲。”南玲纱笑了起来,笑靥似银月绝色。

    “我和剑宗嘛,其实渊源很深,我年幼时有大量的时间都在遥山剑宗修行,剑宗的一位剑尊,是我的太公。”祝明朗说道。

    “你既是剑修,又怎么会是牧龙师?”南玲纱问道。

    祝明朗深望了眼南玲纱。

    还说别人问三问四,自己不也是个好奇宝宝。

    “万修皆下品,唯有牧尊高,我觉得剑修拯救不了这洪荒宇宙、不仁天道,所以改行做了牧龙师,希望能够为天下苍生做得更多。”祝明朗高谈阔论了起来。

    “我桃子卖得不好时,也会改卖蜂蜜。”方念念点了点头,一副很认同祝明朗这番论调的样子。

    南玲纱笑声不止,清脆悦耳,身姿轻颤。

    随后方念念也跟着笑了起来,挽着南玲纱像快乐的小雀。

    祝明朗一脸的黑。

    怎么就忘记了,方念念见过自己落魄的模样啊。

    为什么要找这种知道自己黑历史的人做龙粮小总管呢?

    “之所以从这罪恶之城走,是因为我想先到遥山剑宗去一趟,要回祝门路途太过遥远,我担心终究会有一些人利用一些旁门左道,让势力强者混入战场……”祝明朗接着说道。

    “遥山剑宗远吗?”南玲纱问道。

    “我们从这里穿过去,大概再垮一个国土,就可以抵达遥山剑宗的宗林边界了。”祝明朗说道。

    “那就去见识一下,极庭大陆的宗林。”南玲纱眼眸中有了光泽,看来着实对宗林很感兴趣。

    虽然很不想去遥山剑宗。

    但一想到除了各大正统势力之外,还有类似于罪恶之城这样的一些肆意妄为之徒。

    不能全靠祝雪痕的威严来震慑那些势力强者,还是需要一些实质性的力量,为祖龙城邦做一些镇守。

    “祝明朗,刚才那几个人着装与那位什么女秩序者很像,她也是来自遥山剑宗的吗?”方念念想起了这件事,开口问道。

    “恩,她也是剑修,和我一样是年幼时期就在遥山剑宗修行。”祝明朗点了点头。

    祝明朗也是购买了几份国邦图纸后,才发现遥山剑宗其实离西崖并不算太远,也难怪祝雪痕会成为新大地的秩序者。

    她这些年应该就在遥山剑宗。

    ……

    之后途径的城邦、国都,他们都没有做过久的停留,购买一些所需之后,便继续赶路。

    说是不远,可极庭大陆比离川大地广袤太多了,再加上崇山峻岭、古林盘踞,很多地方是不可能直接飞行过去的。

    村落、集镇、城池、城邦、国都,皇都,极庭大陆所有的人群聚集地都进行了比较严明的划分,但即便如此,很多地方还是战争不断,未必有离川大地那么安宁。

    而且,大大小小的宗林、族门、教廷、殿宫、学院势力参杂其中,势力割据必起纷乱……

    到底是什么天宇洪荒之力,让大陆与大陆之间会这般陨落拼接在一起,感觉自己在离川大地上小日子过得也挺舒坦的。

    再稍微蛰伏个一年半载,等小白岂到了完全期,自己就可以灭了毒瘤一般的宗宫,然后与自己家娘子无敌于世,幸幸福福的游览名川大山,逍遥自在。

    唉,原本这个小理想可以很快就实现,却因为极庭大陆的横插一脚,将时间拉长,难度提高。

    ……

    重重似画,曲曲如屏。

    望见的遥山,一眼望去重峦叠嶂,云雾缭绕。当身处其中时,便会发现许多山峦、巨峰更是在云天之上,宛如只要一直沿着最高的山体一直向上攀登,就可以触及真正的云庭仙堂……

    山中有城,城被如屏风一样曲折的山峦给围在里面,到了夜里,可以看见星空与灯火共同辉映的唯美之景,为此,南玲纱特意在一处山崖处逗留了片刻,将这繁艳与祥和定格在了她的画卷中,恢宏壮丽、意境深远!

    遥山有一雾都,与遥山宗林地界相连,祝明朗倒没有前往这雾国国都,而是沿着这国都的都界直接前往了遥山剑宗林。

    事实上到了此处,祝明朗就比较熟悉了,不需要地图图纸也可以分辨这崇山峻岭,好歹在这里苦修了那么多年,山头上有几只雌鸟,他都清楚。

    “麻烦通报一声妙竹师妹,祝明朗来访。”祝明朗对守山的众弟子说道。

    “可有什么信物?”那长眉弟子问道。

    “这个……”祝明朗手头上还真没有什么信物,他连祝门的身份腰牌都没了。

    而自己离开剑宗已经很多年了,这些弟子不知道自己也再正常不过,毕竟会在这里守山的弟子,多是更年轻的一辈。

    “这个,她栖居的润红峰前有一棵凤松树,上面挂着叶铃……算不算是信物?”祝明朗说道。

    长眉弟子挠了挠头,特意看了一眼其他几位师弟师兄,最后他们一致点头。

    妙竹师姐不喜欢他人打搅她清静,知道她所居小峰上有这颗树的人,自然是师姐请入过院中的。

    通报很快,有山鸟相传,祝明朗、南玲纱、方念念只需要在宗林门前慢慢等候。

    “你既然是剑宗的,怎么好像没有人认识你啊,是不是一点名气都没有……所以改行了?”方念念问道。

    “我十五岁就离开这里了,这都过去了多少年,这些新人肯定不知道我。”祝明朗解释道。

    “那妙竹师妹是谁呀,她怎么记得你。”方念念接着问道。

    “就小时候一起修炼的,她比较笨,练得慢,我比较聪明,学的快,以前有指点过她一些。”祝明朗说道。

    这番话,祝明朗其实说得很小声了。

    但那位长眉弟子却还是听见了,他马上将两条长眉毛紧拧在了一起,瞪着祝明朗,没好气的道:“妙竹师姐现在可是我们圣堂弟子的大师姐,你还指点他,你身上连一点剑修气息都没有,可不要在宗林门前说这种疯话!”

    这位长眉弟子还算客气,只是言语上警告了祝明朗一番。

    “怕又是哪个没有地方着落的远方亲戚,跑来投奔,我们剑宗最不缺的就是这样的杂役。”其他几个年轻的弟子笑道。

    “大师姐来了,都庄重点。”

    “庄重点!”

    一群刚才还在随意攀谈的守山弟子,迅速的负手而立,神情庄重,在这白石山坪门下,如雕像一般威严而庄重,可以看到他们的剑,明明没有握着,却都悬在了他们的身侧,缓慢的旋转着,发出一种轻微的金属颤音!

    “大师姐!”

    “大师姐!”

    “大师姐!”

    声音此起彼伏,众弟子都一丝不苟的行礼,没有任何怠慢之意。

    祝明朗望去,见到一气质卓越女子,身穿着浅色修身长袍,乌黑之发高高竖起,没有一丝凌乱的发梢。

    她光洁的额上,戴有一玉饰,银饰额玉光泽将她脸颊上的肌肤映得更加红润动人,吹弹可破,明媚而娴雅。

    “祝明朗!”

    “师妹……”祝明朗尽量露出一个温和如玉般的笑容。

    “她是谁!”紫妙竹突然用手指着南玲纱,言语中带着很深的质问。

    紫妙竹这一质问,把祝明朗所有的思绪都打乱了!

    祝明朗都准备好了一通完美的说辞,即要让师妹觉得自己失踪多年合情合理,又要让她内心有所感触。

    难道看见师兄还活着,不应该先喜极而泣吗!

    “她是我牧龙团队里的神凡者,一起旅行的伙伴,南玲纱。旁边这位是我的龙粮小总管,方念念。”祝明朗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这才解释道。

    “一起旅行的伙伴?为什么要一起旅行??”紫妙竹再一次质问道。

    祝明朗人都晕了。

    正常情况下,师妹不是应该关心自己,为什么会成为牧龙师吗!

    “祝郎,你又何必遮遮掩掩呢,我们一见如故、两情相悦的故事,离川大地无人不知。”这时,南玲笑着说道,即便戴着面纱也可以感受到她绝色姿容中荡漾起的那股子妩媚。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紫妙竹气得身子在轻轻的发抖,那双美眸饱含怒意,“这么多年来,太公一直骗我,说你已经死了。到头来,你只是有了别的女人,不想见我罢了!”

    祝明朗感觉胸口一闷,血要从喉咙里涌出来了。

    是不是练剑的,脑子多多少少有点剑坑啊!

    自己就是死了啊……

    啊啊啊,这好难解释啊,主要是自己还活生生的站在这里。

    南玲纱!

    南玲纱!!

    为什么每次搅浑水的时候,她一定不是作画时那副淡泊宁静、大家闺秀的性子,必是这小魔女唯恐天下不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