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儿备好棺材

只是,现在人已不在了。

    这种事情闹得再大,最后也不可能真的偿命。

    稍稍能够让白欣宽慰的是,祝明朗回来了,他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何况,祝明朗回到皇都第一天就当街将浩少聪给杀了,这反而会给祝明朗和祝天官惹来更大的麻烦。

    这笔账,可以慢慢和浩氏父子算,用这种方式是最愚蠢的。

    浩氏父子知道祝明朗是一个不好惹的人,收起了一开始那种嚣张与虚伪。

    浩少聪那双眼睛更是满含怒意,最后却不得不在他父亲的威逼下走到了灵堂中。

    跪下,磕头。

    磕满了一个百个为止。

    祝明朗就站在灵堂处,望着木棺内静静的躺着的一青少年……

    “磕重一点。”祝明朗转过身来,冷冷的对浩少聪说道。

    浩少聪满心的怨怒,却最后还是重重的将脑袋打在地面上,撞得额头都出血了。

    “祝桐,这就是害死了你的人,过几日我就会参加势力大比,到时候一定会让他下去给你亲自赔罪!”祝明朗这番话没有低声道来,而是直接当着灵堂人所有人的面说道。

    浩勇、赵夫人以及其他来参加葬礼的人纷纷惊骇的看着祝明朗。

    祝明朗这是在当众宣誓,必杀浩少聪吗!

    怎么会有如此猖狂无视法度的人?

    “祝明朗,我儿不过是失手杀了你这无血缘的弟弟,你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是完全没有把我浩勇和紫宗林放在眼里??”浩勇勃然大怒道。

    “我伯父伯母一辈子也就这么一个孩子,而你浩勇儿子就有三个,杀人偿命,我有何过分之处。”祝明朗反问道。

    “说了是失手!”

    “放心,遇到我的那天,我也是失手。”祝明朗笑了起来。

    失手这种鬼话,骗骗自己就算了。

    刚才注视着祝桐遗体的时候,祝明朗就看到了那连妆容都掩盖不了的伤痕,即便穿着再昂贵的下葬衣裳都可以看得清楚!

    若放在之前,祝明朗还可以相信失手这种话,让他磕上一百个头,然后交给皇族来处置。

    但看完遗体后,祝明朗是绝对不会放过浩少聪的!!

    那就是奔着杀人去的,甚至死后,肢体还遭到了严重的破坏,这摆明了是对祝桐有着极大的怨恨,杀心重不说,人已死了都还未停手。

    这般恶劣行径,哪里是势力切磋比试,更可恨的是,在自己没有出现之前,他们所谓的负荆请罪就跟闹着玩一样,虚伪不说,甚至带着对祝于山与白欣的嘲弄!

    事情做到这种地步,还指望祝明朗跟他们和和和气气?

    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跑到祝门头上撒野了吗!

    “浩勇,你这狗儿子要退出大比,或者藏到别处,你就给你其他两个儿子准备好棺材,我再免费赠送我家今天吹唢呐的这些人士给你,让你们家比我们今天的祝门更庄重!”祝明朗说道。

    这番话,让整个灵堂鸦雀无声,包括一些来自大宗林和大族门的宾客,他们可没有想到祝门中竟有这样一个肆无忌惮、狂妄到了极致的人物!

    一时间,浩勇、赵夫人脸色铁青,而磕得满头是血的浩少聪,更已经从愤怒转为畏惧。

    关于祝明朗以前的一些事迹,他们都是有所耳闻的。

    这家伙剑修卓越,连老辈人物都被他暴打过,年纪轻轻已经将各大势力的绝世天才给蹂躏了一遍……

    虽然听闻他陨落了,迷失了,可还是会担心这个皇都小魔头会做出一些极其过分的事情来,毕竟他是祝天官的儿子,和祝桐这种养子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祝明朗,你若敢动我儿子,我拼上所有也要让你后悔莫及!”浩勇脸上有些狰狞,估计也是被气得难以平复情绪。

    “走,我们走,别和这个疯子纠缠。”赵夫人急急忙忙说道。

    “还有二十个。”祝明朗盯着浩少聪身后,冰冷的说道。

    浩少聪已经满头是血了,本来刚才就被祝明朗的话吓得不轻,结果祝明朗往他身后一站,便如同阴曹之中的行刑鬼吏。

    浩少聪相信,自己若不磕完,他的脑袋真的会掉落下来,这祝明朗明明没有了剑修修为,身上却有一股极其可怕的煞邪之气,让浩少聪感觉自己脖子后面悬着一把宛如饮了不知多少献血、斩了不知多少魂魄的邪剑。

    终于,将头磕完了。

    浩少聪有些神志不清,还是他的父亲扶着他起来。

    “家属答谢。”这时,祝明朗才像送客一样说了这句话。

    浩勇、浩少聪不得不再向祝于山和白欣鞠躬,最后有些惊魂未定的离开了祝桐的灵堂。

    这对父子离开之后,灵堂旁边已经有许多祝门的人在小声的议论。

    “对这种人渣,就该这样,我早就想替祝桐报仇了,你们不知道祝桐尸体送回来的时候,跟一头被宰割的猪羊没有什么区别!”一名年少的铸师学徒说道。

    “不愧是明朗大哥,修理起这种货色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终于吐了一口气!”

    “他真的是祝明朗吗??”一些更年幼的子弟,几乎都认不出祝明朗来,他们好奇的打量着。

    毕竟身在祝门,多少是听说过这个名字。

    ……

    仪式的操办,也不过是对亡者最后的尊重。

    可仪式终究会结束。

    他也将彻彻底底的淡出每个人的视线,无论是泛泛之交,还是像祝于山、白欣这样的至亲。

    人分尊卑贵贱,一旦处在不同的阶级,人命也得不到公正的判决。

    祝桐终究不是直系,只是一个养子。

    祝明朗很清楚,除了自己,没有几个人会为他讨回公道。

    原本还在考虑是否要参与宗林、族门大比,现在因为这浩少聪,祝明朗是非去不可了。

    ……

    穿过了门庭,往水滴湖半山岛处行去。

    里面就没有挂白灯笼了,而且和往日一样,保持着祝门一贯的肃静与素雅,门庭前的葬礼,似与这后头的祝门没有丝毫的关系。

    终究是一个养子,而自己的伯父伯母也在祝门并没有什么地位,不过是经营一些祝门在皇城的店铺。

    杨柳轻舞,前方是一座石拱桥,通向祝门内庭。

    祝门分内庭和外庭。

    内庭是祝门的核心,负责锻造之艺的传承与研制,外庭主要是经营铸艺店铺的生意。

    一直以来,祝门内庭对外庭都漠不关心,而且带着些许鄙夷。

    他们办他们的丧失,同样与祝门湖山岛内庭无关。

    “祝明朗,你的家门好像很复杂啊。”方念念小小声的说道。

    她也看出来了,祝门外庭和内庭宛如两个世界。

    内庭在湖山岛中,宛如一个与世隔绝的神圣之地,外庭在办丧失都丝毫影响不到内庭,仿佛不相干的两个家族。

    “我们祝门以前收留过一个战败国家的铸造家族,他们绝大多数沦为了奴隶。我祖父不赞同奴隶体制的,当初就分出了一庭,交给了这个战败国锻造家族来经营,也就是我伯父伯母现在掌管的外庭。”祝明朗无奈的解释道。

    极庭皇都中,有许多族门中都有奴群。

    而奴群,在任何势力眼中都没有什么地位,哪怕像祝于山这样已经慢慢的转变了身份,慢慢的成为了祝门的真正核心一员,整个极庭皇都还是没太把他们放在眼里。

    “那你的伯父伯母,不是亲的?”方念念问道。

    “伯父祝于山原名于山,是我父亲以前的伴学,我父亲观念与我祖父一致,不喜欢败国奴隶那一套,便一直兄弟相称,甚至向族内请求,让他改了亡国姓,便有了现在的祝于山之名。我父亲待他如兄弟,他们也一直将我视为己出。”祝明朗解释道。

    事实上,奴族即便有子嗣,也一定是奴隶身份。

    哪怕祝于山和白欣已经改了姓氏,明面上摆脱了亡国奴的身份,但他们若有孩子,依旧会被极庭皇朝默认为奴隶身份。

    这就是他们多年不曾要孩子的缘故。

    他们的孩子,依旧洗刷不掉这一层奴隶烙印。

    “所以,祝桐作为你们族门子弟,即便是在大比中被人杀了,也没有人会深究此事??”方念念这才恍然大悟。

    从遥山剑宗过来,方念念大致印象中的祝门应该是极其强盛的才对,怎么可能办丧失,还被凶手这样嘲讽挖苦,丝毫不尊重死者家属,反而就是故意挑衅。

    原来祝门的外庭,是战败国奴者,即便祝门接纳他们,给与他们足够的尊重与地位,在外人看来仍旧是一群身份卑贱的奴隶。

    一想到,祖龙城邦也可能沦为这个下场,方念念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就算是依靠在一个通情达理的大族门中,依旧人命如草芥啊。

    “别人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我伯父就是我伯父,我伯母便是我伯母,而我弟弟,就是我弟弟!”祝明朗深呼吸一口气道。

    “嗯,刚才你在灵堂说的那些话,一个字,帅。那对父子和那个赵夫人的嘴脸,实在恶心,也欺人太甚!”方念念说道。

    祝明朗看着方念念,不由愣了一下。

    过了半晌才道:“认识你这么久,我第一次听到你夸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