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山剑宗

“你们是在擦剑的时候,把自己的眼睛给戳瞎了吗,明明是这群人在林子里埋伏我们,想要谋我们的钱财,害我们的性命,竟然说我们是恶徒??”这时,方念念气冲冲的骂道。

    好喷!

    祝明朗正要说类似的话。

    就算是眼睛瞎了,脑子也不好使吗。

    有见过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坏人吗……哦,他们瞎。

    “可笑,你们在埋尸,竟说这些商贩袭击你们,如果是他们谋财害命,为什么你们还活着?”那束发高额的男子冷笑的说道。

    “?????”

    祝明朗、方念念都听傻了。

    这又是什么逻辑艺术??

    和着他的理解里,谁杀了对方,谁就是在谋财害命。

    “整个极庭大陆的智力都被你拉低了,他们才是恶徒。”方念念气呼呼的说道。

    “唉,遇见几个脑子不好的剑宗子弟,也懒得和他们多费口舌了。”祝明朗说道。

    几个剑宗子弟,却徘徊在罪恶之城城外。

    他们不敢踏入罪恶之城,是因为他们势单力薄,还远没有到可以肃清整个罪恶之城的级别和实力。

    但应该又想要在外闯荡时挣一点名声,打出一点威望。

    所以守候在罪恶之城附近,打算将一些从城内走出的通缉恶徒拿下。

    “进了罪恶之城,也没有什么清清白白之说,我们替天行道……可恶,别走,把你的罪名交代清楚,免受皮肉之苦!”那束发高额的男子怒道。

    月光洁白,如霜一样洒落在这片小山林中。

    风叶飘动之间,就见这位剑宗男子飞身而下,双臂张开似一只雄鹰。

    另外三名男女也同时从那小山中跃下,挡在了祝明朗、南玲纱、方念念三人的面前!

    “妖女,休想走。”其中一位束发的女剑师说道,她将手中明晃晃的剑尖指向了戴着面纱的南玲纱。

    “再走一步,我杀了你的龙兽!”那高额男子说道,手中的剑指向了高大凶猛的雷沧暴龙。

    大黑牙左右挪动了一下脑袋,一脸无辜的看着这名高额持剑男子。

    这里明明有两条龙,为何就杀黑宝?

    噢,不对,有三条龙。

    还有一位在主人的肩膀上,貌似这会才醒过来。

    老大好像伐开心,被这个人刺耳的嗓音给吵醒了。

    “各位,你们有一整夜的时间在这里慢慢想清楚问题,我们就不奉陪了。”祝明朗继续往前走去,对于这几个人亮出的长剑根本不畏惧。

    “你!!”那高额男子更加恼怒,他堂堂剑宗圣堂弟子,竟被这小小牧龙师这般无视??

    举剑极快,这位高额男子的剑法非常娴熟,根本看不见他的动作,也看不见他在蓄力……

    “咯吱咯吱咯~~~~~~~~~~”

    就在这名男子要发力时,一股冰缚之力不知何时缭绕在了他全身所有的关节位置,他的关节在举剑的这一瞬间变得无比僵硬……

    先是肩膀位置,再是手肘,紧接着到手腕,这强大的冰缚之力最后让他连手指关节都冻住了!

    剑黏在手掌上,剑身与剑柄全部都是冷霜,这名心高气傲的剑宗弟子就那样立在那里,那双眼睛瞪得极大,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全身被一层薄薄的冰晶给覆盖!!

    其他三名剑宗弟子也是如此,那位女剑师保持着扬剑的姿势,身体却冻成了冰,变成了一具月下冰雕,那双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惊骇之色……

    她看向了那位牧龙师男子,看着他肩上那只玲珑洁白的小龙。

    “冰辰……冰辰……”这位女剑师眼力倒不错,似乎认出了这是小形态的冰辰白龙,可要早点发现,她们也不至于如此。

    月如清霜,洒落在那些归于平静的落叶林树木上,也洒落在了这四名以肉眼可见速度被冻结的剑宗弟子。

    “悠~”

    打了一个哈欠,小白岂换了一个姿势,将那长长的尾巴顺着祝明朗的肩后垂落了下去,白流苏一般的颈绒蹭在了祝明朗的肩胛处,然后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祝明朗、南玲纱、方念念从这四个身旁走过,完全没有理会他们骇然无比的眼神……

    他们能动弹得也只有眼珠子了。

    “行走江湖,别只记得带剑,麻烦把脑子也一起带上。”方念念翻了翻白眼,对这几个剑宗弟子说道。

    这几个剑宗子弟仿佛受到了极致的羞辱,恨不得从冰凝中冲出来,可他们根本无法挣脱小白岂的冰缚之法,经过了一个月多的睡眠,以及圣露的培养,小白岂实力更巩固了。

    不出意外,它成长期阶段就可以到达上位龙主级别。

    进入完全期,也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只要找到一枚符合白岂属性的灵物,年庆前,小白岂就会直接跃升到龙君级。

    当然,高级花蜜和星辰碎片结晶是绝对不能断的。

    “祝明朗,剑宗是什么?”南玲纱开口问道。

    “是极庭大陆四大宗林之一,遥山剑宗与缈山剑宗为剑师的最大派系,他们分别在极庭大陆最东边和最西边,由数个大国供奉着。”祝明朗开口解释道。

    “你和他们有瓜葛?”南玲纱接着问道。

    “那就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南玲纱道。

    祝明朗收起了那副忆往昔的惆怅做作神情,目光偷偷的打量了南玲纱一番。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南玲纱语态和之前那副淡薄宁静的样子不大一样。尽管她看上去和平常也没有多大的分别,可她的眸子,有属于她自己的想法。

    “我不是黎云姿,别在我身上找她的影子。”南玲纱察觉到了祝明朗的小目光,冷哼一声,作为警告。

    “你误会了,我这次是在审视你,我发现你和云姿性格截然不同,有的时候你可以心无外物,对一切漠不关心。有的时候又好奇一切,像个初出江湖的少女……”祝明朗说道。

    这时,旁边的方念念也一个劲的点着头。

    她和祝明朗想法是一样的。

    方念念虽然早就认识南玲纱,但与她的相处也不过是一种卖桃女与大家闺秀之间的客气。

    问题是,现在大家一起出行这么多天,南玲纱时而会与自己无话不谈,亲昵的像姐妹,时而又如初遇时纯粹保持着一种礼节在回应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