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壤

……

    潮汐不再稳定。

    一大清早便可以看到一座瑰丽的古代山屹立在潮湿却没有浪涌的海滩处。

    到了夜晚,整座古代山便被海水给吞没,像是随时都会沉入到海底之中。

    古代山中,飞禽走兽开始四处逃窜,就连一只极其罕见的凰龙,流转着神辉圣芒的古老之龙,都逃离了古代山。

    最高的古代山山峰,如宝剑一般直插云霄,此时却在一点一点的化作粉末,由山峰之巅开始,到山腰,再到正片古代山山峦……

    像湖泊倒映在天空的神秘大陆终于还是陨落了,它掀起的天体乱流冲入到虚无海,将海浪拍到了天幕之上。

    它撞击地表,形成的天体之火将虚无之海的海水蒸干。

    离川大地上的西土,出现了大地震,摇摇晃晃让一些过于古老的城池都出现了倒塌迹象。

    虚无之海,大地的尽头,曾经人们憎恨这诡异的海洋像笼子一样,将人们关在了有限的大地上。

    可如今西土的人们又要感谢虚无之海,没有这片海洋,神秘大地冲撞到地表形成的陨波,便可以泯灭西土中所有的生灵!

    ……

    一个月后,虚无海水彻彻底底被蒸发了,那神秘大陆也完全嵌入到了曾经的海平面上。

    西土与神秘大陆的一片巨大断层接壤,已经有凌霄城邦的牧龙师们将这衔接的断层称之为西崖!

    西崖只不过是神秘大陆延伸开的一小角,但也因此成为了两块陆地的桥梁。

    在西崖两侧,熔浆滚滚,呈无数河流熔池状分布,这些红色的火液要彻底消失怕还需要很多年时间。

    除此之外虚无之海蒸发产生的虚雾,更笼罩在了西崖周围,没有什么生命可以活着穿过虚雾,只有等待它慢慢的消散。

    所以这西崖,成了两块大陆想通的唯一“桥梁”,就如同当初的东旭山脉、荣谷峡谷。

    不过可以推断的是,一旦熔浆消失,虚雾散去,西土的地平线将彻底融入那块神秘世界!

    ……

    已经有神凡者、牧龙师在西崖聚集。

    对于离川大地的人来说,他们是神秘的异空来客,究竟是三头六臂的神魔,还是奇形怪状的妖兽,值得去好奇。

    当然,最重要的是,神秘大陆从天方陨落,它们很可能拥有整个离川大地不曾有的资源,是遍地黄金,还是遍地天华灵根……

    什么可能都存在着!

    事实上,神秘大陆的生灵也是一样的想法。

    当西崖中的海水完全被蒸发,两座大陆可以通行时,极庭大陆上的人们,也在观望,也在迫不及待的想要踏入这个“并拢”过来的新土地!

    一人,骑乘着一头威武神骏的圣狮紫龙前来。

    他身上穿着璀璨的铠衣,穿过了朦胧的雾霭,走向了西崖边缘。

    从西崖中一跃而下,那圣狮紫龙甚至不惧熔浆焦土的高温,就那样踏在火液上,任凭溅洒开的熔汁在空气中化为火焰花枝。

    “原来也是人啊。”圣狮紫龙的男子浮起了嘴角,那双眼睛扫视着西土聚集的牧龙师和神凡者。

    “原来,也有牧龙师。”紫龙男子接着说道。

    说着这些话时,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位高束发丝的女子,她穿着一件看上去很质朴的修士袍,凹凸有致的身段在这宽松的长袍中依旧体现。

    她面容冷峻,素颜却给人一种精致感觉。

    只是她的气质实在孤傲,与紫龙男子那随性洒脱的态度不同,她看到新土壤的那些人时,是一种纯粹的不屑,神情中更带着藐视!

    “你们这里,可有宗门?”束发道修女子淡淡的问道。

    “宗门是什么?”

    “宗宫算是宗门吗?”一名凌霄城邦的牧龙师回答道。

    语言相同,就和当初不知从何而来的芜土一样。

    离川大地的人们松了一口气,看来这神秘大陆上不是什么可怕的妖兽,往后兴许西崖这边就多了一个大城邦。

    “你们那,可是一座城邦?”凌霄城邦的牧龙师凌舟问道。

    “城邦??”紫龙男子听到这句话,却是笑了起来。

    “那你们是……”

    “我们便是你们所谓的上苍!”

    上苍!

    这便是一种彻彻底底的藐视!

    ……

    ……

    祖龙城邦,驯龙学院。

    祝明朗这一个月只在做两件事,烧钱和烧钱。

    第一个烧钱,是喂养冰辰白龙。

    一头龙主级的生物,它每周消耗的食物可以用一箩筐金子来计算。

    要不是这方圆数千公里都是自家娘子的领地,祝明朗已经要攻占城池,收取赋税了!

    太贵了,小白岂现在不仅仅把昂贵的高质花蜜当水喝,更要吃星辰碎片结晶。

    星辰碎片结晶是什么?

    这东西是正常人买得来的???

    流星落在大地上,会产生这个世界上最高温的烈焰,一些特殊的岩石便在这高温中被淬成了结晶,这个结晶就称之为星辰碎片结晶!

    养条龙,自己还得夜观星象,追逐流星??

    换做是以前有神凡之力也很难做到啊,总不能没日没夜的等,毕竟大地苍茫,大得无边无际,天知道流星落在什么地方!

    好在黎云姿有心,知道了白岂的口粮是这种罕见之物后,令人去收集,后来四大城邦的各大城主、家族、富商听闻女君喜爱这星辰结晶,便纷纷讨好的贡出此物……

    就这样,一个月的时间也只不过勉强收购到了三个月的口粮!

    没有别的办法,白岂的苍龙玄术源自于星月。

    它要施展此玄术,就要吃星辰碎片结晶……

    只是每当看到小白岂把比金子贵了几百倍的星辰碎片结晶当松果儿吃,心在滴血!

    “西崖那边应该有不少这类结晶,不过最近不能去,那里现在事端太多。”

    “吃满两个月,小白岂实力就应该可以稳固在上位龙主。”

    要用别的东西来凑合,一方面可能实力停滞在下位龙主,另一方面小白岂的第四阶段就没希望了。

    养得好,白岂进入第四阶段可能只需要半年。

    第四阶段,更像是堤坝蓄水,堤坝中有任何一个缺口,都会让水无法蓄满。

    喂养食材。

    灵域滋养。

    战斗淬炼。

    魂骨强化。

    这四项每一项都等于是一条注入水库中的水源。

    喂养差的食材,如微不可见的涓流。

    给与高品质的魂珠,等于是奔涌的山河入库。

    白岂若是只喝花蜜,倒也不至于饿死,但对它的成长帮助几乎为零了。

    所以再苦再累,不能穷了龙宝宝。

    黎云姿帮助自己解决了燃眉之急,可往后还是得靠自己,天知道到了龙君级别,冰辰白龙是不是要吃月亮结晶和太阳结晶。

    ……

    继续保持着求学的心态,祝明朗前去上课,但发现今天原本是一位副院长的课堂却临时取消了。

    副院长德高望重,是这块离川大地上少有的牧龙尊者,他为学生们上课的机会很少,所以只要他上课,学生们基本上会献上自己宝贵的学分。

    “祝明朗,有人让你去竹林阁。”洪豪跑来说道。

    祝明朗一阵疑惑,但还是前往了竹林。

    到了竹林阁,祝明朗登着台阶,想起了南玲纱那夜在这里作画的情景。

    推开了门,里面已经坐了好几人,其中幼灵殿的吴老先生也在,还有那位看守宝库的妇人,除此之外没有去上课的副院长白宏博也在。

    再望去,祝明朗不由眼前一亮,可随后又苦涩扯了扯嘴角,也算认识她们有些时日了,可还是无法在容貌上将她们完全分清。

    是南玲纱,她也在坐席中,当她看上去宁静淡薄时,总是会让祝明朗想起黎云姿喝茶时的婉华。

    “坐。”南玲纱说道。

    祝明朗找了个位置坐下,他有些费解,几位离川驯龙学院的副院长级人物聚在这里所谓何事?

    而且,为什么让自己也参与进来,从身份上来说,自己依旧是一名驯龙学院三好学生啊!

    “人在学院中的主级者,都在此了,院长不在,就由我白宏博来主持。”百宏博看了一眼祝明朗,虽然有些许疑问,但还是没有去在意此事。

    吴老先生也一脸不解的看着祝明朗。

    这小子,怎么来了。

    他是主级??

    祝明朗看了一眼南玲纱,知道自己会出现在这里,多半是南玲纱的意思了。

    她知道自己拥有主级的冰辰白龙。

    “宗宫被灭,凌霄城邦西土六大城池被屠,凌家一族人已经舍弃主城逃入离川平原,寻求我们驯龙学院的援助。”白宏博开口说道。

    “什么,宗宫被灭了???”吴老先生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白院长,您不会是和我们开玩笑吧。”宝库的那位妇人说道。

    百宏博神色凝重,认认真真的道:“我没有与诸位开玩笑。”

    “宗宫双魁、二老,以至于宗宫主人等诸强战死,宗宫上上下下,数百名牧龙师和近百名神凡者,死的死,逃的逃……宗宫已亡,就在昨日。”

    白宏博这番话,让在场几位主级强者都感觉一阵不寒而栗。

    宗宫,那可是宗宫啊,在这片离川大地上拥有绝对话语权的宗宫,就在一夜之间灭亡了!

    这要是放在一个月前,说出这样话的人等于是疯子!

    ————————

    (昨天失眠,点开段评里的配音,发现好多小姐姐给我们书中女角色配了音,声甜音美,就像拍出了电视剧。厉害啊,牧龙师的小姐姐们,听你们声音我都能想象出了狐媚女子、霜儿、黎云姿、南玲纱、方念念这些书中女子的样子。大家也可以去听,真的很不错。那个四川话版的祝明朗,你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