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龙国

回到祝门之后。

    应该会很有趣吧。

    他们以为自己失去了神凡之力,便等同于一个废人了。

    却不知,自己成了牧龙师,用不了多久,甚至可能比以前更强!

    “师兄,早点休息,可别让玲纱姑娘等急了哦。”紫妙竹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我和她真的很清白,师妹就不要开这种玩笑了,不瞒师妹,她是黎云姿的孪生妹妹,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罢了。”祝明朗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紫妙竹认认真真的点了点头,接着道,“可师兄看她时的眼神,终究会有所不同,不是吗?”

    “有吗?”祝明朗挑起眉毛道。

    “正因为孪生姐妹,在看着妹妹时,又与看着姐姐有什么分别呢,若对其中一位有情,只要是正常的人,心中都会有波澜,而眼睛里也会不自觉的流露。”紫妙竹说道。

    大概太了解自己师兄祝明朗了,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便从来就不会有这样的情绪在流转。

    所以紫妙竹始终觉得祝明朗和南玲纱关系匪浅。

    祝明朗尴尬的挠了挠头,有那么明显吗?

    确实,祝明朗很多次凝视的时候,下意识都觉得是黎云姿,会有短暂的失神,但随后又会告诉自己,这不是她,是妹妹南玲纱,然后强做从容与镇定……

    可这个过程,就已经很明显的内心在波动。

    “师兄也不用脸红,人之常情,若没有一点点触动,就表明师兄对黎云姿也没有那么真情实意……”紫妙竹说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

    不愧是自己的好师妹,本心中刚有一些惭愧,她这么一说,反而舒坦了不少。

    “何况人家南玲纱长得那么好看,连我一个女孩子都觉得心动,师兄垂涎人家美色,再正常不过了。”

    “……”

    ……

    没在遥山剑宗待太久,祝明朗、南玲纱、方念念三人便匆匆离开了。

    主要是祝明朗担心剑宗的那些老尊师来向自己兴师问罪,那弃剑林千万把剑哪里去了,就算是弃剑,也是他们剑宗的宝藏啊!

    趁着他们还没有发现,赶紧溜之大吉。

    原本祝明朗想到最高峰中,与祝雪痕道一个别,但仔细想了想,她多半是不想见自己的,最后打消了这个念头。

    “祝明朗,这个遥山剑宗,实力最强的人是你那位太公吗?”方念念有些好奇的问道。

    “以前他应该是前三,现在年纪太大了,主要是教导徒孙。我的姑姑就是他的弟子。”祝明朗说道。

    “你那个什么雪痕姑姑,到底多强,我在剑宗的时候有听一些男弟子在谈论她呢……为什么她看上去年级也不大,他们都称呼她为尊师。”方念念问道。

    “要看怎么比了,如果单纯比修为,她大概是巅位君级吧,四大宗林中是翘楚,但她手中的剑,以及她的剑境,其实比她修为更可怕,若生死相搏,王级之下不可能有人是她对手,甚至一群巅位君级神凡者,都不大可能杀得了她。”祝明朗解释道。

    宗林内,辈分的划分很明确而简单。

    师尊、师叔、弟子。

    一般来说,像遥山剑宗这样的大宗林,弟子修为普遍在子级到主级。

    主级实力的弟子,往往都是翘楚了,像紫妙竹这样作为圣堂首席女弟子,修为就有上位、巅位主级。

    而师叔辈分,修为则在主级到君级之间,平凡一点的可能只有下位主级。

    优秀一些的,冲到了君级。而更出类拔萃的,多半是上位君级和巅位君级。

    师尊的修为,便至少是巅位君级。

    但每一个能被封为师尊的人,多半已经拥有一些凌驾于自身修为之上的法境。

    就好比大黑牙,它自身修为不过是下位龙将,有了雷鳞、烈勇血脉、银青重铠,却可以让它在主级之下立于不败之地!

    所以无论是神凡者还是牧龙师,修为只是一个衡量线罢了,每一个修行者,没一条龙,都有自己的制胜法则。

    “紫妙竹姐姐既然是遥山剑宗的大师姐,而玲纱姐姐又胜了她,岂不是说即便是极庭大陆的这些势力,弟子里面其实也没有几个能比玲纱姐姐厉害?”方念念接着问道。

    祝明朗听到这句话不禁笑了笑。

    弟子?

    他们现在不可能只停留在弟子这一个层面,毕竟弟子说白了都还比较年轻,上头有长辈们罩着,天塌下来也不用他们来顶。

    可祝明朗、黎云姿、南玲纱是离川大地的统治者、掌管者,要面临的是整个极庭大陆的威胁,谁跟你弟子不弟子,师叔不师叔的?

    更何况,极庭大陆有些国邦,规模未必有现在的祖龙城邦大,更没有离川大地富饶。

    南玲纱和黎云姿等同于一个国邦的最强者,修为、实力、资源都是最上乘的,把所有势力中所谓的天才弟子给虐一遍过去,祝明朗也不觉得奇怪。

    何况那些弟子多半是在宗林族门呵护中长大,像紫妙竹这样的大师姐,估计出山门的次数都不会特别多,基本上埋头苦修。

    而黎云姿和南玲纱,已经在这般年级凭自己的实力和智慧统治了一半的离川城邦。

    所以如今出现了极庭大陆,有了更广阔的天地,对她们来说未必是坏事。

    她们的成长速度,可能更快。

    世界更大了而已。

    并不代表她们弱小。

    祝明朗清楚的记得,受重伤时候的黎云姿,依然可以展现出上位级的实力,将那四雄几人给斩杀。

    伤好之后,在外人看来,她似乎还停留在主级层次,却其实已经踏入了君级,而原本她下一个计划也应该是踏平宗宫,却不料宗宫被极庭大陆的秩序者给灭了。

    至于南玲纱,剑尊老太公都说了,她的境界在君级上下飘忽不定。

    这个境界,指的就是修为,而不是真正的实力。

    所以哪怕到现在,祝明朗都还没有摸清楚南玲纱到底处在哪一个境界。

    感觉,统治了祖龙城邦之后,她们姐妹两实力都变得深不可测了,难道是那些讨伐者们手头上其实还掌握着一些黎云姿和南玲纱之前无法得到的资源?

    在统一了之后,她们得到了,实力大涨!

    多半是类似于银杉圣露的非凡之物,可能是黎家也存在着某个秘境。

    ……

    路途确实遥远,神木青圣龙每一天都在成长,飞行的速度也在明显变快。

    可飞过了一座山峦,还有更宏伟的山脉,飞过了一个城邦,还有更辽阔的国境。

    这一路上,见到了无数宗林、教派,他们神凡奇特。

    也看到了一整个国邦的运转都在围绕着龙与牧龙师。

    极庭大陆之广,连续飞行了有一个月,都好像还没有看见极庭皇朝的边界。

    一边赶路,一边修行,尽管匆匆忙忙,三人也领略了这极庭大陆许多城邦与国土不一样的风情与风景。

    若能够顺利宣誓领土之权,让祖龙城邦拥有了秩序,这极庭大陆各国各地,确实很值得人前去游历。

    名山大川、凶林禁地、火都风城、龙谷圣湖、花国雪镇、盐海天境……

    ……

    再过半月,终于极庭皇都出现在地平线上,此时正好是正午,夏日灼光遍洒大地,银川紫山之中,就看见一座又一座宏伟的城群,沿着大地、山峦、河流、丘陵、湖泊铺开。

    庄严雄伟之都,似与这片广阔无垠的大地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从高空中望去,竟也只能够看到这皇都的冰山一角。

    而这冰山一角却有好几座城邦那么大。

    城群有序的分布,最终在一片古铜色的平坦之地中交汇,而那里的建筑,明显要更华丽巍峨,明显要更繁密与气派,远远注视着的时候,似进入到了一个古老而神圣的神秘国度,静谧而庄严,悠久而神圣!

    极庭皇都!

    这就是这块极庭大陆的统治阶级驻地,其中更有诸多宗林、族门、殿宫、教廷、学院林立……

    皇都上空,有成群成群的古铜色之龙在盘旋。

    更惊人的是,可以看到最中心地带之上,云霄处竟然有一浮空的云林,紫色、古铜色、金色、白色之龙,在云林与皇都建筑上空来来回回。

    其龙的种类,其龙的数量,完完全全就是一座云之龙国,千百年来守卫着这极庭皇都的昌盛!

    “云之龙国。”南玲纱望着那一大片巨大而祥瑞的云层,那双眸子变得明亮。

    在驯龙学院的一些典籍里面,南玲纱就有读到关于龙居住的云之国传说。

    原本以为这只是传说。

    如今却目睹到真实的云之国,而且就在极庭皇都的上空,这画面何其震撼,也像是在她的心中打开了一扇更加光怪陆离的大门!

    “那云之龙国,是皇族的命脉。”祝明朗开口说道。

    每一次目睹,每一次都被这景象给折服,祝明朗突然间意识到,即便曾经的自己剑修登峰造极,但似乎也没有触及到云之龙国的地步……

    也不知这一次,有没有机会。

    云之龙国,这是祝明朗打小就想要去祸害……想要去瞻仰的神秘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