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是你

山明明巍峨连绵,怕是要比祖龙城邦引以为傲的北山要更磅礴十倍。

    但从街道上望向天幕,却会发现那山只如一片云的褶皱那般。

    那巨大的陆地板块边缘,呈现的是难以想象的裂谷与断层,当人们明明站在陆地上,抬头仰望着的却是大陆的断面。

    是嶙峋的地脉,是深邃的地壳,是缭绕在星空中的陨尘……

    那陨尘,会在这块震撼大陆慢慢移动的过程,与苍穹之气进行摩擦,会摇摇晃晃,会因为某种巨大的天体力量波动而坠落!!

    哪怕只是很小很小的一块陨尘,依附在那嶙峋的地脉处的一小片,当它们坠落下来,划破青天之时,它们亦如闪耀辉煌的天火,带来壮丽的泯灭!!

    天火从何而来,人们似乎在这一刻豁然醒悟,可浑身为何不寒而栗!!

    那不见天日,从何而来,人们细思极恐。

    成千上万的人身体如雕塑一般,扎在祖龙城邦的街道上,而他们的灵魂却因为这一景象破体而出、粉碎飞散!!!

    天火坠落……

    还有那漫长的黑夜!

    天之异,为天谴。

    可谁能想到真正的天谴,会是一块正慢慢坠落,正慢慢坠落向西边地平线的一块神秘大陆!!!

    是这块神秘的大陆当空悬浮,遮蔽了万物的骄阳,让永夜持续了整整一个月。

    是这块大陆的地脉,摇晃下无数巨大岩石结晶,化作了泯灭的天火,不仅仅只有祖龙城邦受到了冲击,其他城邦也同样没有幸免……

    可为何会如此,为何会如此!!

    鹿华楼,祝明朗与黎云姿都跃到了瓦檐之上,他们可谓是立在祖龙城邦最高的楼阁中了。

    东边,天俏丽蔚蓝,祖龙城邦也与往日没有什么分别,看上去宁静而祥和。

    可西边却仿佛在远古开天辟地之初,那景象骇然至极,多看几眼灵魂颤栗不止。

    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清楚眼前的宁静与祥和是何等的渺小。

    而这份渺小更会疯狂击碎所有人内心的认知!

    认知一旦被颠覆了,便会永远活在渺小的恐惧之中!!

    “所以祖龙城邦放晴了,西边凌霄城邦和其他小城邦开始遁入永夜……”祝明朗喃喃自语着。

    魂已不在,只能用一种可怜的方式去思索。

    “芜土,便是这样来的吗?”终于,黎云姿道出了这句话。

    芜土从何而来,至今都困扰着黎云姿。

    漂浮在虚无之海上,真是那样吗?

    可能连居住在芜土的人自己都不清楚,在他们的眼里,怕是祖龙城邦、离川平原也是漂浮而来的一块更广阔富饶的大陆,莫名的与他们地界接壤!

    祝明朗转过头来,注视着黎云姿。

    黎云姿也在看着他。

    祖龙城邦所有人都在恐惧,都在跪拜,都在乞求着什么。

    祝明朗和黎云姿屹立在高楼飞檐上,心中都在将那些破碎的已知之事整合起来,描出一个完整的事实!

    事实就是,芜土的浮现,不是偶然。

    黎云姿也想过世界的样子。

    当芜土出现在东旭城尽头时,她极其大胆的推测着,这个世界有可能是一座又一座漂浮在虚无之海上的陆地……

    这些陆地会缓慢的移动,在某个时间某个年代,与其他陆地拼接起来,连成一块更大的土地。

    有芜土,便意味着还有其他之土,与那么一天,还会有其他陆地出现在虚无之海上,如磁石一般最终会紧密的黏在一起。

    可黎云姿万万想不到,大陆在天上。

    会如星辰一样陨落。

    芜土出现时,祖龙城邦和东南城邦也出现过日食,黑夜统治了第二天的清晨与中午,直到临近下午黄昏,一切才恢复如初。

    但这一次,黑夜持续了整整一个月。

    黎云姿望着天空,眼眸出现了祝明朗不曾见到过的暗淡与哀伤。

    “这就是一直让你郁结的原因吗?”祝明朗开口问道。

    “嗯。”黎云姿点了点头。

    哪怕胜了,那份焦虑也从未消除。

    尽管有些荒唐,尽管黎云姿不止一次向自己族人,向南太公说过,会有其他陆地从虚无之海中漂来,但他们都觉得自己的行为无稽可笑。

    事实证明自己是对的。

    但她预知错了。

    陆地,从天而来。

    如流星坠落,却不似流星那般刹那辉煌,触碰大地也只留下一个焦土陨坑……

    它们会和芜土一样,撞入到虚无之海,然后慢慢的与这块大地的某处尽头接壤!

    “谢谢你陪我赏柳品茶,我该走了。”黎云姿行了一个礼,对祝明朗说道。

    “云姿……”祝明朗想挽留,有些话他想说来。

    黎云姿摇了摇头,没有让祝明朗说下去。

    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当一座广阔的城邦无法再给任何人带来安全感时,任何情愫都只不过是昙花一现,是风一吹就散的云烟。

    黎云姿要的不是这些。

    与在享有那短暂的温存,不如在痛失前竭尽自己的所有,将它们保留下来。

    她要的是长长远远。

    “我会守护好一切。”

    “明朗,有幸是你……”

    黎云姿说完这句话,她踏着祖龙城邦的高楼之檐,飞向了西边。

    身姿如鸿雁,西边天暗如深渊,祝明朗痴痴的望着那渐渐远去的佳人,心中像是一染墨打翻至池子里,五颜六色料代表着不同的滋味,在原本清澈的心池中散开。

    说不清,也道不明。

    已深交,又如初识。

    明明肌肤相亲,却又隔着一层纱。

    明明刚挑开纱,却又被漫天的昏暗给笼罩,再见不到她的风华绝代。

    深呼吸一口气,祝明朗抬头望着那片在西边何其威严的神秘大陆,眼中多了一份冷漠。

    “不管你来做什么,最好不要让我家娘子难过。”

    “否则我会再将你们碾化成末!”

    刚才,祝明朗想告诉黎云姿自己隐瞒的事情。

    他知道芜土究竟从何而来。

    因为是他打碎了西边天空那片神秘大陆的一块地脉。

    让原本与世隔绝的芜土坠向了虚无之海。

    祝明朗本以为再也找不到归去的路了,自己将迷失在这片陌生的陆地上。

    但自己曾经生活的世界,却划过祖龙城邦上空,一点一点向西边坠去。

    世界会陨落的事情,他是听闻过一些的。

    极庭大陆很多年前就在朝着某个地方陨落……

    这个地方,就是祖龙城邦所在的离川大地。

    自己打碎了地脉,让芜土提前坠入虚无之海。

    芜土也因此更早与离川大地接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