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诈恶徒

“饶……饶命。”

    那位哥哥艰难无比的吐出了这几个字,他的眼珠子都已经在往外翻了,要再不松开,他们真的就没命了。

    终于,那绞刑架绳套消失了。

    两个人笔直的落在了地上,先是开始干呕,然后开始疯狂的喘气,从鬼门关走过的他们,再没有刚才那副老流氓的猥琐样子了,可怜的在地上爬着。

    “哼,作为感谢,我就给你们这么多钱,这些星辰结晶碎片本我都收了。”方念念冷哼了一声,将钱往他们面前一扔。

    两兄弟一看,竟然就一颗金珠!

    可现在他们哪敢不从,急忙交出了所有的星辰结晶碎片,然后一个劲的朝着南玲纱磕头认错。

    这里可是罪恶之城,南玲纱将他们杀了,也不会有旁人多说半句,这两兄弟估计怎么也想不到看上去温婉柔美的女子竟然是如此高强的神凡者。

    为什么嘴如此下贱!

    “姐姐,前面就有龙血,我去给你看看。”方念念心情一下子大好。

    好好的商量价钱不行,非要白送。

    南玲纱画出的龙,之所以能够具备强大的力量,正是因为她用的是龙血作画。

    这罪恶之城内,贩卖龙血的非常多,而且种类极多,在极庭大陆中龙血的用途非常广泛,倒是在离川大地不怎么见到有卖。

    有龙血卖,自然也有龙肉。

    祝明朗走到了卖龙肉的地方,发现龙肉的价格也非常离谱,尤其是经过了处理过的那些龙肉饼,经过去杂、压缩,变成了比较方便携带的大肉饼,硬如岩石。

    人是无法食用的,就是用来喂养凶猛的食肉龙兽。

    “一块这种肉饼,竟然要五粒金沙。”祝明朗一阵头疼。

    买,为了大黑牙的龙主级别,从现在开始它就得吃真正的龙肉了。

    将龙肉肉饼放到了小白岂的乾坤法术中,祝明朗看到有不少牧龙师购买了大批的龙粮,基本上都需要召唤出自己的坐骑来背,一大袋一大袋的捆在龙背上……

    小白岂的乾坤法术还是很稀有的,这节省了许多麻烦,毕竟等龙宠开始变多了之后,出一趟远门估计得带上一个运食车队!

    小青卓的魂珠最后也找到了,是祝明朗用那头尸霸龙的魂珠去换取的,对方还算很慷慨,即便它的灵叶魂珠品质比自己的高一些,可还是直接做了交易。

    来了一趟罪恶之城,反倒是采购了一批需求的物资,这让祝明朗挺满意的。

    不过这种地方还是不能久留,天知道某些恶徒会不会看上某件好东西而不愿意给钱,直接就与摊主厮杀了起来,然后引发整条街的混乱。

    ……

    出了罪恶之城,夜幕开始降临,星辰点点,光辉熹微,勉强可以勾勒出前方山背道路的轮廓。

    风吹动着叶,霎时一大片叶帘卷了起来,它们从树上飘落,在半空中飞舞了许久才落下。

    “我们怎么不在城里过夜呀?”方念念不解的问道。

    “你没看到许多人和我们一样吗,天黑之前都离开了罪恶之城。”祝明朗说道。

    他倒不是真的害怕罪恶之城的是非,而是不想卷入到没意义的争斗里面,耽搁了时间。

    “三位,这么急匆匆的走,当真以为我们兄弟两是吃素的吗!”叶林处,两个影快速的靠近了过来。

    “哼,不把我们这些弟兄们伺候好了,就别想活着走出这里!”那虎背熊腰的光头弟弟说道。

    说话的人正那两个光头兄弟,此刻他们好像已经忘记了脖子处的勒痕痛苦,眼睛里冒着邪光,盯着身姿婀娜的南玲纱。

    “你们两个真是不知死活。”祝明朗冷笑道。

    “到底是谁不知死活,我们的结晶你们也敢抢!”那光头大哥说道。

    林子里,又响起了脚步声,他们迅速的朝着三人逼近,少说有十几人,很快就将祝明朗他们给包围了,显然他们在这里埋伏等候有一阵子了!

    这些人,全部都是牧龙师,他们先后呼唤出了龙兽来,一时间林子里夜栖的鸟全部惊飞而起。

    “他们是什么人?”南玲纱疑惑的问道。

    祝明朗一边叫醒了吃了大肉饼呼呼大睡的大黑牙,一边也困惑的看着南玲纱。

    这天也不是黑得看不见啊,南玲纱有这么脸盲吗,前不久才差点将这两个猥琐至极的光头兄弟给绞死了。

    就算不记得他们长相,那锃光瓦亮的光头总该有点印象吧。

    “祝明朗,祝明朗,那个是卖我们龙肉的……那边那个,是卖我们龙血的。”这时,方念念小声的说道。

    祝明朗望去,还真看到了这两个稍有印象的面孔。

    和着这些摊主白天做商贩,晚上就做绿林大盗啊!

    确实有那么点意思,正常情况下绿林大盗都是截杀一些行路人,因为血腥味会对他人造成警觉,所以他们也不是看见人路过就动手,而是会选择最肥的那一波,杀人越货,马上撤离。

    即便如此,很多时候也未必能够截到真正令他们满意的肥羊,毕竟兄弟们那么多,每个人分下来估计还没有他们白天正经做生意来得多。

    所以他们白天做生意,在与他人交易时便选好了肥羊。

    很多人都懂得一个出门在外的至理名言,财不外露。

    但与人交易之时,却怎么都不可能防范,毕竟会买的多半也是自己看得上的东西,和付得起价钱的东西。

    白天精准的筛选出肥羊,派人一直盯着。

    等对方一出城,或者以落单,便马上将人宰了。

    不仅仅可以拿回白天卖给人家的那些好货,还可以将对方的财产全部搜刮走!

    狡诈恶徒,狡诈恶徒啊。

    要不是这种行径实在可恶歹毒,祝明朗都想给这群罪恶之城的商贩恶徒鼓掌了,行业做到这么精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祝明朗环视了一圈,还真没有让自己失望,那位卖自己灵叶魂珠的大汉果然也在,他正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显然是想从自己手上拿回它的宝贝!

    这些商贩,全部窜通好了的啊……

    “如何啊,弟兄们,我说了这女人国色天香,没让大家伙失望吧?”那光头兄弟再一次淫笑了起来。

    “别太大意,她是神凡者。”

    “那个男的是将级牧龙师,应该有一头将级的灵木属性龙兽。”这时,那位跟祝明朗交换魂珠的大汉开口说道。

    祝明朗一时间哑口无言。

    原来还可以这样!

    从对方和自己交换的物质品质上,大致推断对方的实力。

    学到了,学到了。

    他们的产业链很成熟啊!

    “你处理后面那批人,我解决前面的,这般家伙就不需要留活口了。”祝明朗低声对身旁的南玲纱说道。

    “你惹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南玲纱一副根本不愿意脏手的高贵姿态。

    “姑娘,你又失忆了?”祝明朗顿时无奈。

    进入罪恶之城的肥羊也不少啊,人为什么偏偏盯上他们,还不是那光头两兄弟心生怨恨。

    “姐姐,那两个光头,是你白天差点绞死的臭流氓。”方念念小声的说道。

    “哦,那也让祝明朗处理了吧。”南玲纱似乎这才想起来,大概这种垃圾她处理得多了,完全没放在心上。

    祝明朗已经召唤出了雷沧暴龙,它全身上下黑色的雷鳞看上去就非常恐怖,时不时泛起一些电涟,将整个高大雄壮的身躯衬托得更加狂野凶悍!

    “噢噢!!!!!”

    雷沧暴龙直接杀向了那位卖魂珠的大汉,对方面前的是一头将级的血镰龙,血镰龙锋利无比的前爪朝着雷沧暴龙身上斩去……

    结果雷沧暴龙连躲都不躲,张开獠牙直接咬下了这血镰龙的一块肩肉。

    血流淌了出来,血镰龙急忙拉开距离,并且用长长的舌头舔舐着自己肩上的伤痕,想要用唾液的效果快速止痛与止血。

    可它的血,渗出来的是黑色。

    伤口不仅没有止住,反而在加剧恶化,从一小片正蔓延成一大块!

    恶化!

    这是大黑牙爪子与獠牙的能力之一!

    啃伤了血镰龙后,雷沧暴龙就像是战场上撞开城门的破城车,对祝明朗后方的那群龙兽来了一次弧形连撞!

    厚重的龙角将大地都铲裂开,每一次与这些恶徒的龙兽进行一次碰撞,它身上的雷鳞就更鲜亮几分……

    终于,雷涟频频,电芒闪耀,雷沧暴龙狂吼出一声,就在七八头龙兽围扑上来的时候,大黑牙直接全身紧绷。

    一场黑色的雷暴,以黑沧暴龙为中心,猛的朝着四周席卷。

    雷电飞舞,空气爆裂,那七八头龙兽直接被轰飞出去,全身上下包裹着黑色的雷电丝网,将它们筋骨电得发麻不说,更让它们皮开肉绽!!

    雷霆暴涌,大黑牙如今对雷电的掌控越发熟练了,屹立在这群实力参差不齐的龙兽之中,当真藐视一切,龙威霸道!

    那卖魂珠的汉子愣住了……

    虽然推断出祝明朗是将级牧龙师,但也没有想到他的龙,竟这么强盛,一群龙子加两头龙将竟然都招架不住这雷沧暴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