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拜下风

到了主峰山庄,祝明朗发现剑宗的弟子们正在看热闹。

    一向也喜欢凑热闹的祝明朗快步走了上去,想着会不会是哪位剑师在争风吃醋吧。

    遥山剑宗对于弟子们之间的结伴修行是挺鼓励的,所以剑宗内因为某位妩媚师姐、清纯师妹而大打出手的事情还算喜闻乐见。

    扒开人群,差点就想要向旁边弟子要一把炒瓜子了,结果看到站在八卦石台上的女子,眼睛不由的瞪了起来。

    紫妙竹就是这样带南玲纱参观遥山山庄的??

    不是已经告诉了她,南玲纱和自己没任何关系吗,虽然相貌是与自己家娘子一样,可那也是不同的两个人!

    “呼~~呼~~”

    剑宗大师姐紫妙竹重重的喘着气,胸脯起伏着,她那双眸子里闪烁着几分不甘,即便握剑的手已经开始颤抖,手指发麻的快要失去知觉。

    大家年纪相仿。

    她紫妙竹更是剑宗圣堂首席女弟子,怎么可能连一个来历不名的女人都敌不过!

    再看南玲纱,她静立在八卦分割线另一处,从始至终都没有挪动过步子,而她的脸颊上更是一滴汗珠都为出。

    这就是说她连全部的实力都没有使用。

    紫妙竹有些难以接受。

    “能揭开你的面纱吗,我想看清楚我败给了谁。”紫妙竹开口说道。

    败就是败了,不甘心也没有任何意义,师尊教导过自己要正视不足与失败。

    南玲纱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缓缓的将颜纱从自己脸颊上取了下来。

    不过是一场切磋,南玲纱也留意到对方最初的那一剑是有所保留的。

    当然,她也对紫妙竹的实力还算满意,在祖龙城邦可很难找到一个实力达到紫妙竹这种水平的神凡者。

    紫妙竹看着南玲纱,目光有了短暂的失神……

    比想象中还要美。

    那些剑宗弟子们,也都看得呆住了。

    倒不是一副多么精致的容颜可以打动每一个审美不同的人,而是在她的实力折服了众人的情况下,竟还这般国色天香!

    “画师南玲纱。”南玲纱将手中的笔慢慢的放下,落落大方的行了一个儒雅之礼。

    “剑师紫妙竹,甘拜下风。”紫妙竹将剑回鞘,同样回礼。

    紫妙竹的回礼,更深一些,等重新抬起头来,抬起目光时,紫妙竹才接着说道:“从今往后,我与师兄只有师兄妹之情,再无其他念想。”

    “????”雾明明被驱散了,祝明朗脑袋上却满头雾水。

    “这与我无关。”南玲纱淡淡的说道。

    说完,也不管紫妙竹明白与否,南玲纱走向了八卦巨石台的最边缘,凝望着晴朗无比的遥山夜色,似在心中将这些山景给记下。

    “可你之前不是说你们一见如故、两情相悦吗?”紫妙竹更困惑了,急急忙忙问道。

    南玲纱蹙着眉黛,转过身来,却正好望见了在人群中嗑瓜子的祝明朗。

    “那是黎云姿,详细事情你可以问他。”南玲纱用手指了指祝明朗,随后不再理会这事,自顾在心中临摹遥山之景。

    黎云姿??

    黎云姿又是谁!!

    紫妙竹一双大眼睛瞪着祝明朗。

    咦,人呢??

    刚才师兄明明就在人群之中的,怎么才说话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

    到了旁峰,祝明朗带着方念念到了深林之中,猎了一头有妖修的野猪,祝明朗干脆就在山涧亭子旁生起了篝火。

    把两只小馋猪喂饱了之后,祝明朗这才回到山庄住处。

    这时南玲纱已经回来了,她在木桌前,反反复复的临摹着遥山夜色,有许多废弃的画纸被她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一旁。

    灯盏下,她神情专注,气质儒雅,娴静得仿佛一位大家闺秀诗才之女。

    祝明朗没打搅她,方念念本来还想甜腻的凑上去,可一阵犹豫和深思之后,又选择了放弃。

    这个时候的南玲纱,看似温柔似水,其实生人勿近!

    “祝明朗,你说玲纱姐姐是不是有间歇失忆症?”方念念小小声的说道。

    “她有没有我不清楚,倒是我知道一个家伙肯定有。”祝明朗说道。

    “谁呀?”

    “到了祝门你就知道了。”

    ……

    第二天,画师南玲纱的名字就在遥山剑宗中传开了,毕竟所有的宗林最在意的就是名声,这种切磋与挑战,只要是有分量的,都很容易被人们给记住。

    作为剑宗圣堂的首席女弟子,败给一个外来神凡者,确实是一件大事。

    祝明朗也很尴尬,自己回到极庭大陆的宗林,他还没有崭露头角,倒是南玲纱之名很快就会在各个宗林中传开了。

    弟子,关注度永远是最高的。

    弟子年轻,潜力无限,四大宗林甚至每两年都会举行一次大比,无非是师叔级别的人物带着自己培养的出色弟子们在极庭皇都中公开切磋比斗。

    能在其中脱颖而出的,名声立刻会传到极庭大陆各国各邦。

    “师兄。”

    门外,紫妙竹的唤声响起。

    祝明朗知道有些事情是躲不开的,大大方方的走到了院子处。

    紫妙竹站在那颗凤栖松下,站在了那在夜风中清脆响动的银铃处,可谓亭亭玉立,优美动人。

    “师妹。”祝明朗走来,回想起剑尊太公嘱咐自己的那番话。

    “原本我很期待今年的宗林、族门大比,想要真正的名动四方,可今日一战,我觉得我还有很多不足……我想游历一番,见见更广阔的天地。”紫妙竹开口说道。

    “那要注意安全。”祝明朗说道。

    “放心,我跟着雪痕师尊。”紫妙竹说道。

    “那就好,你也可以从她身上学到很多东西。”祝明朗点了点头。

    “宗林族门大比,对我们这些弟子来说是无上荣耀,几乎每天每夜都在为此做准备,可师兄出山后,根本没有参与过任何一届,那个时候师兄早已经脱离了我们这些弟子范畴了,对吗?”紫妙竹开口问道。

    “恩,若有师叔、师尊大比,我可能会参加,可惜年级大的人,都碍于面子,宁愿不比,也不愿意输。”祝明朗点了点头。

    什么宗林族门大比,他出山后连听都没听说过。

    祝雪痕根本就不允许祝明朗参与这种小孩子的打架,尽管那个时候祝明朗还没成年。

    “那师兄成牧龙师几年?”紫妙竹问道。

    “正式算的话,不到一年。”祝明朗道。

    “那这一次师兄可以参与了,剑修,你是师尊级。可牧龙,你才刚刚入门,算是弟子哦……每年大比的奖励都非常丰厚,而牧龙师最需要的就是资源。”紫妙竹说道。

    “可以考虑考虑。”祝明朗算了下时间,似乎大比就在夏末,没有多长时间了。

    牧龙师需要庞大的资源,资源越丰厚,实力越强,毕竟如果没一条龙都看做是一种神凡之力的话,那么现在祝明朗一个人兼修四神凡。

    这就是为何牧龙师越往后走越强大的缘故,神凡者只修一种,许多天精地华对他们来说不契合,东西再好都没有用。

    牧龙师那么多龙,若都能够培育好,每一个都独当一面,面对成群神凡者泰然不惧。

    所以资源越好,上限越高!

    能夺的资源,一定要毫不客气的刮走。

    不是自己需要的,也得拿去卖钱!

    以前祝明朗一剑闯天下,孑然一身,什么东西都不放在眼里,金钱更如粪土。

    如今身边养了这么多龙,光是每个月的龙粮,都要把祝明朗吃穷了……

    以后龙宠只会更多。

    还得建立自己的牧龙师队伍。

    要南玲纱以后也向自己索要神凡者的俸禄薪水,她的那些昂贵的龙血龙纸消耗都算自己头上,更不知是多么可怕的消耗!

    紫妙竹的话,也算是提醒了自己。

    该夺的,一定要夺,类似于这种宗林族门的大比,都是这些大势力的脸面,奖励绝对丰厚,远比自己漫无目的四处找天地精华要强。

    “师兄,师兄?”紫妙竹见祝明朗有些心不在焉,连唤了两声。

    “啊?怎么了?”祝明朗问道。

    “雪痕姑姑是离川大地的秩序者,我想我跟着她的话,也会踏入师兄迷失的这块土地,有机会我一定要见一见黎云姿。”紫妙竹说道。

    “其实……”

    “师兄,你不要多说那些安慰我的话,你的心思,师妹又怎么会不明白,只是很多时候不甘心罢了,如果黎云姿比南玲纱还出众,我想我也会挺师兄高兴的。”紫妙竹浮起了笑容,话语里带着几分平静。

    “师妹,你能这样想,师兄也很欣慰,毕竟在师兄眼里你一直都是亲妹妹。在祝门,我有很多血缘的亲人,可我很清楚只要我失去了耀眼的神凡之力,他们会视我如泥沙。而你,不管师兄我强大也好,渺小平凡也好,对我始终如初。”祝明朗也真诚的说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紫妙竹依旧带着那份崇拜。

    而她明明也知道自己转成了牧龙师,实力大不如前。

    却依旧尊敬自己,坦诚以待。

    哪怕无男女之爱,这师兄妹之情,也让祝明朗觉得无比珍贵。

    也不知祝门中,有多少亲情能与自己这师妹相比。

    大概更多的人是幸灾乐祸,甚至落井下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