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之城

“宗林、族门兴衰其实也可能在几年的时间。”

    “我离开家门的时候,祝门也只不过是极庭皇城中六大族门中排最末,毕竟我的族人们大多数是铸师,神凡者和牧龙师比其他宗林、族门要少许多。”

    “而我虽然也不算是旁门支系,但年少的时候惹了不少麻烦,话语权也不算特别高。”祝明朗开口解释道。

    以前,祝明朗在祝门也类似于南玲纱在南氏一样,无人敢惹,无人可以拘束。

    现在嘛,祝明朗觉得自己还是继续发动自己的技能,做一个完美的小透明好一点。

    当然,成为祖龙城邦坐镇势力这种事情,自己去和族里几位会去祭庙给自己上香的老人说一说,事情应该可以比较容易解决。

    “不过话说回来,我记得两大学院的主院并不是在极庭皇城,而是在两个不同的国都……”祝明朗想起了这些件来。

    生在皇城,虽然皇城中确实有两所学院,但并非是神凡学院和驯龙学院的最高院所。

    “难道说,这几十年来有变迁?”段常青皱着眉头说道。

    “我们沿途经过一些城邦或者都城时,了解一番。”祝明朗说道。

    在这草原湖城池中歇息了一会,购买了一份地图,为龙兽们准备了足量的水后,众人继续往西前行……

    路途很是遥远,而且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可以直接飞行的。

    某些深山老林可能是一些强大魔灵的领地,从它们底盘上空飞过的所有生物都会被视作入侵者,这种地方一定要绕开,不然会被群魔攻击!

    最稳妥的办法还是沿着各个城邦之间的路径行走,这些由无数前人摸索出来的最安全道路,连普通人都很少会受到野外妖兽攻击,更不太可能是妖魔巢穴、领地。

    龙君级别,在离川大地都有一些地方不能随意横跨,更不用说在极庭大陆。

    ……

    跋山涉水,一路向西,在抵达了锐国的国都时,段常青的牧龙团队就不得不与祝明朗道别了。

    驯龙学院最高学院已经迁徙到了极庭大陆的最东部,在欢国中成为了国院。

    离川驯龙学院必须尽快得到这所驯龙国院的认可,否则一样可能被视作宗宫那样不伦不类势力,被秩序者给直接铲平了。

    无奈下道了别,祝明朗有点不舍得段常青院长的帆龙,这双翼如船帆一样巨大的帆龙简直是最完美的空中坐骑龙。

    速度快,飞行稳,可以利用大地涌上来的气流保持着无体力消耗的滑翔,只要补充足够的水分,可以一天一夜都在高空中前行……

    还好现在神木青圣龙也长大了,承载祝明朗、南玲纱、方念念三人也不是太大的问题,不然要在城邦邦道上慢慢走,不知道何年马月才到极庭皇都。

    “是这样,我想冒一冒险,走这条道,会快很多抵达下一个国邦。”

    “比较头疼的一点是,走这里,就必须从一座罪恶之城中穿过。”

    祝明朗拿着一份图纸,开始重新拟定起了路线。

    南玲纱抬起了目光,看了一眼祝明朗。

    她不应答,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你自己决定,不用与我商量。

    换做以前,祝明朗毫不犹豫选择这条路,什么罪恶之城,有不长眼的,就把城给轰了。

    可现在自己还在发育期,身边又还有两个姑娘,罪恶之城,顾名思义,就是一群邪徒歪教人员的聚集地,其中还包括了驱逐之人、被通缉者、叛国军队、黑暗势力。

    罪恶之城,没法律,没秩序,各凭本事存活。

    最后祝明朗还是决定从这罪恶之城中穿过,毕竟早点由祝门宣誓坐镇,祖龙城邦的子民也少受一些疾苦。

    罪恶之城方圆百里也都属于无主之地,刚踏入没多久,祝明朗三人就看到了两支私军在大道上交战,似乎都想从对方那里抢走精良的装备……

    绕过他们的战场,罪恶之城中,鱼龙混杂,恶徒极多,要在这种地方保证自己的生存,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把自己的实力展现出来,告诉那些蠢蠢欲动的人,自己可不是善茬。

    进了罪恶之城,城池大道上,全是销赃的商人,他们将自己的赃物直接摆了出来,要么以物换物,要么只收金子。

    “祝明朗,这里有好多好东西,而且价格都不高!”方念念月牙的眼睛亮了起来,仿佛根本没有把罪恶之城的恐怖当一回事。

    “我需要一些龙血做墨。”南玲纱说道。

    刚才走进来,就有很多人在卖龙血、龙骨、龙皮的。

    “行吧,四处看看,我也顺便把我手头上的魂珠都处理掉……”祝明朗说道。

    罪恶之城最诱人的就是这里的物品,因为多数都来路不正,往往物美价廉。

    银杉圣露既然可以与强化灵物叠加,最好也找一找合适的魂珠、灵物给神木青圣龙吸收吸收。

    宗宫四雄的那些龙兽魂珠,祝明朗到现在还没有卖出去,主要是祖龙城邦牧龙师数量也就那些,许多偏门属性的物品不容易流通。

    “从锐国东边地裂中采集来的星辰碎片结晶,祝明朗,祝明朗,看到了吗,小白岂的口粮!”方念念有些兴奋的说道。

    祝明朗望去,发现还真有人在卖这种星辰碎片结晶,方念念不愧是自己的龙粮小总管啊,这里跟菜市场一样,竟然可以发现小白岂的龙粮!

    上去询问了价格。

    高得岂止是离谱,就跟直接把刀架人脖子上抢钱没有什么区别,仅仅是小白岂半个月的优质口粮,却可能让祝明朗手头上攒的那些魂珠全部当光。

    “可以便宜啊,让你家姐姐陪我们哥俩几夜,啧啧,身材可真好啊,我好久没有见身段这么好的姑娘了,一定是位大美人吧,又为什么要遮着颜呢?”那卖星辰碎片结晶的光头两兄弟说道。

    “我喜欢她的腿,光看着就觉得带劲。”那光头弟弟说道。

    方念念本来是与他们谈价格的,却没有想到他们说出这样污秽的话来,气得她满脸通红。

    就在她要转身离开时,一股墨香不知从何处传来,方念念抬起头来,看到两行墨迹缓缓的垂落下来,垂到了这污言秽语两兄弟的脖子后面。

    突然,墨迹变成了套索,猛的缠住了这还在那淫笑的两兄弟脖子,并将他们给活生生的提了起来。

    墨绳悬挂,这两兄弟就好像在悬梁自尽一般,疯狂的挣扎,使劲浑身力气想要从绳套中逃脱,脖颈却被勒得越来越紧!

    祝明朗快步走来,抬头看了一眼这直接快断气的两兄弟……

    惹谁不好啊,惹这女魔头?

    南玲纱的实力放在极庭大陆中同样是强者,这罪恶之城里的势力都未必降得住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