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异

……

    谣言,若没有人煽风点火,不攻自破。

    而那昏暗的天,也终于一点一点的放晴了,随着一股由离川平原最遥远的山峦中涌起的一阵气流卷来。

    浑浊的气息也好像被彻底洗得干净。

    这是第一个晴朗的早晨,是有黎明曙光,有天光渐亮的早晨。

    推开窗子,可以看到一大半青蓝色的天,另一半虽然还在浓云厚雾中,相信很快也会被夏风给吹散。

    人们心情随之舒畅,一场不见天日的灾难也终于是有惊无险的过去,只要继续劳作,还是可以在秋季到来前大丰收的。

    ……

    “出去走一走吧,去看看夏柳,去尝尝鹿华楼的新茶?”祝明朗走到了别院正屋。

    没有擅自闯入,即便大家都很熟了,祝明朗还是保持着自己该有的气节与节操,静候在门外,等待着黎云姿的回应。

    即便是养伤,也需要出去走动走动,呼吸新鲜空气。

    祝明朗最近些天,看到从早到晚都有人在院外奔波传话,也知道祖龙城邦刚刚经历了一次变动,很多人做很多事都要请示她。

    但祝明朗也看出来了,对于族内之事,她丝毫不感兴趣,基本上是已经钦点了下一位掌权者,然后全权交给他来处理。

    这个人,未必是黎云姿完全信任的,至少不会再阻碍她的。

    军卫那边,似乎是由程统帅在掌管。

    近期军队出现了大规模的调动,他们仿佛在等待一个信号,这个信号就是黎云姿从这次变故中活下来。

    一旦她活下来,三大城邦的所有军卫和东南的城邦都将为立国做准备。

    既然很多事情都是传话处理,闷在屋子里可以,出去看看风景也可以。

    黎云姿喜欢清茶,到风景独立秀气的鹿华楼是再好不过……

    “小姐今天可能有些不便。”这时,霜儿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没关系,出去走走也好……”黎云姿却开口了,她今天的声音很柔很柔,也不知是心情很不错,还是忧虑随着伤势的恢复而减少了,没有往日的那股子清冷。

    祝明朗点了点头,继续在门外等待着。

    等啊,等啊。

    祝明朗腿肚子都有些酸了,不见黎云姿出来。

    想问她霜儿,她家小姐是不是睡着了,但又觉得有些失礼,只好继续静候。

    终于,黎云姿走出来了,祝明朗虚情假意的行了个礼,慢慢放下扣在一起的双手,抬起目光的那一刻,他竟然呆住了!

    折纤腰以莲步,呈皓腕于薄纱,她眸子如秋水流盼,当察觉到祝明朗望着自己失神失态时,那秋水也似有羞涩涟漪荡漾。

    “嗯哼,嗯哼。”这时,霜儿姑娘做出提醒。

    祝明朗这才回过神来,礼貌不是尴尬的笑了笑。

    好吧,祝明朗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自己和黎云姿那些所谓的仰慕者一样,和绝大多数庸俗男人一样,都是被黎云姿绝美之姿与灵秀出尘的气质给吸引。

    细细打扮过后的黎云姿,婉华百媚,只是这样凝望都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走吧。”黎云姿说道。

    霜儿姑娘打了一把伞,为自家小姐遮着太阳,她们步伐一致,款款走去。

    祝明朗与之并行,身旁一同出门去玩的方念念也打起了一把精致的小伞。

    但她只遮她自己,也根本不往祝明朗这里靠,小嘴微撅着,一副人家不是你的丫鬟的小傲娇。

    祝明朗也不在意,保持着距离,却又在行走与说话之时无意间靠近。

    要祝明朗说的话,他不介意将霜儿和念念这两黄毛丫头打个捆,扔到河水里,这个风和日丽中只需要自己和黎云姿。

    ……

    到了鹿华楼。

    一片杨柳,影姿柔美,今天出来走动的人还真不少,毕竟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个晴天。

    云还在一点一点的被掀开,天在完全放晴。

    喝了几口茶,祝明朗打算给黎云姿说一说这片土地上不曾有过的见闻,这时楼外传来了一阵一阵嘈杂,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很快,楼下的嘈杂声变成了呼声。

    就连鹿华楼的可人们,也纷纷到了木窗边,想看一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念念可是最喜欢看热闹了,她快步走到窗子边上,先是往下看去,发现楼下平地,还有街道上很多人都驻足不前。

    连一些忙碌的挑菜菜农,都放下了扁担,都仰着头看着西面的天空。

    这么多人都停下来,就为了看云吗?

    方念念有些疑惑不解,于是也跟着其他人望着西边的天幕。

    可这一望,让她浑身不由自主的涌起了鸡皮疙瘩!!

    映入眸中的不是蔚蓝之天,也绝非秀丽之云,而是一片遥远而又仿佛近在咫尺的山脉!!

    说它遥远,是因为这山脉不知与祖龙城邦相隔了不知几万里,以至于如此晴朗无尘的长空,都感觉这山脉在因为光折而出现微微的扭波,甚至被从蔚蓝天色横跨到浅蓝天色,再到更远更远的微紫天色的……

    说它近在咫尺,是因为它实在太巨大了。

    祖龙城邦最北面的山,只要目睹过的人都说壮丽,可与这像是倒映在天空中的山脉而言,仍旧是微不足道。

    这山,就像是在天山,霸占了一整片西面的天空,甚至要比西边的土地还要辽阔,还要无垠!!

    随着西边的浑浊浓云消逝,这一景象越来越震撼,因为人们逐渐意识到那根本不是什么山脉,而是一座足以将西边之天完全遮蔽的浮空大陆!!!

    尖叫声在街道上响起,之前还有一些人在屋子里,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可越来越多人听闻了此时,走到大街上望去,登时吓得魂飞魄散!!!

    苍穹何其辽阔,所凝望的远处一小片蓝天,可能比祖龙城邦整个平原还要广袤几十倍……

    可如今那西边天幕,完完全全被一座陆地笼罩,人们一开始看到的那巍峨山脉,只不过是整块浮空陆地的冰山一角!!!

    它辽阔无垠,明明相隔无比遥远,却是一幅近在咫尺的震撼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