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庭大陆

依照黎家老祖母的吩咐,南玲纱最后还是被划分到族门势力。

    毕竟现在的离川大地秩序者就是祝门的一员,能够轻松灭掉宗宫,更可以让所有虎视眈眈的极庭大陆势力都乖乖遵守规则,在老祖母看来,祝门兴许会是祖龙城邦将来的仰仗。

    所以老祖母的意思就是,既然祝明朗和黎云姿一见如故两情相悦,便干净利落的把亲先成了。考虑到黎云姿不可能离开战场,便由南玲纱来暂替。

    黎家南氏,本就注重和亲,老祖母也算是一个很直接的人,她就是希望黎家南氏能够先和急停大陆的一个有威望的族门先捆绑在一起,避免战场溃败,城池难守,将来遭受灭顶之灾!

    所以临行前,老祖母坚决要成亲。

    这种荒唐之事,祝明朗坚决不同意,即便是逢场作戏,南玲纱以黎云姿的名义代成亲那也不行。

    同样的,南玲纱也是一个无人可以拘束的存在。

    大概老祖母要强迫她与祝明朗做这种事情,她甚至不介意多画一棺,送她入土。

    南玲纱大概是最不在乎整个祖龙城邦沦为奴隶的人吧,她眼里南氏都是一群累赘,她对学院的感情,都会比南氏家族深一些。

    否则,宗宫被灭的时候,她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族内会议中,而是在驯龙学院。

    经过了一番协商,老祖母终于打消了成亲的念头,但还是要求南玲纱以族门的身份加入到祝明朗寒酸的牧龙师团队里。

    一些主级以上的牧龙师,他们团队里往往会有神凡者,而且势力竞逐也并非单打独斗,老祖母对驯龙学院又没有什么感情,自然还是希望南玲纱以族门势力身份前往极庭大陆。

    考虑到老祖母年事已高,也没有那么几年了,为了让安享晚年,南玲纱勉为其难的入祝明朗团队。

    ……

    穿过了凌霄城邦,看到的只有混乱,一些城池外的河流基本上都是红的,尸体也像是草垛一样堆砌在道路附近。

    野狗成群,尸鸦盘旋,凌霄城邦显然没有抵挡得住锐国的军队,而极庭大陆的法律并不庇佑这里,以至于人命不如草芥。

    许多西土、宗宫城、凌霄城邦的人,都开始往东边逃难,他们想要进入祖龙城邦的地界,得到一些保护,就是不知道祖龙城邦愿不愿意为他们打开这扇生门。

    无主之地,下场太凄惨了,要么被杀,要么沦为奴隶,大概凌霄城邦的人做梦都不会想到会有这一天的来临。

    穿过了凌霄城邦,到了西土。

    西土更是一片人间地狱,军队掠夺,肆无忌惮,势力瓜分,惨无人道,连城邦都没有的西土,就仿佛是一个野蛮的部落被更强大的国军给狠狠践踏,能活下来已经是幸运了,更不用说什么尊严……

    见到这一幕幕,段常青团队内的几人都不敢相信。

    长峡山相隔,便是人间与地狱的区别,祖龙城邦虽然全民恐慌,但好歹还正常的生活着,再看一看凌霄城邦与西土……

    这就是弱小与落后的下场吗??

    “几个月前,人们还在谴责女君不断掀起战火,尤其是南邦的子民,更痛恨女君,认为她是魔女转世,残暴无度,大概现在他们所有人都在跪地感谢女君吧,没有黎云姿守住这长峡,离川平原多少城池城邦都会变成这样!”白宏博长叹出一声来。

    “我们的目光,终究还是过于短浅,芜土出现时,许多掌权者都趾高气昂,可以在芜土肆意妄为,他们享受着那种胡作非为带来的扭曲乐趣,唯有黎云姿要在那里建立秩序……”

    秩序!

    他们如今极其渴望这份秩序。

    有了秩序,虽然不能够百分百保障生命安危,但也不至于连牲畜都不如。

    “但愿祖龙城邦可以撑到建立秩序的那一天。”

    “愿天保佑祖龙城邦。”

    “如今保佑祖龙城邦的可是不是老天,是女君。”

    “女君一直被祖龙城邦子民们视作神明。”

    ……

    没有在乱战之地中逗留,他们一行人中,不少都是学院的高师,怜悯苍生,但此时他们也只能够视而不见……

    他们做不了什么,他们得继续前行,为这片离川大地的秩序建立而前行。

    抵达了西崖,熔浆不断的朝着周围散发出大量热气,炎风盘绕,似一头又一头通天红蟒,在睥睨着这渺小不堪的西土大地。

    西崖地廊,军队不断的涌入,即便冒着一定的生命危险,他们也要通过这西崖长廊,一副不愿意吃残羹剩饭的样子。

    也有许多神凡者与牧龙师,他们穿过了地廊,探寻着这片新的土地。

    即便有秩序者监视,也不妨碍他们对那些奇山异土的探索,更何况监视者又不能窥视着正片大地,他们不对一些大城邦下手,盯着那些小城池,一样利益颇丰!

    很多事情,即便知道会发生,即便知道会有很多人惨遭践踏,但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不是所有人都和黎云姿一样是为了建立秩序而发动战争。

    ……

    抵达西崖,在即将延伸到极庭大陆的一片焦土中,正有一群人在清理着满地的尸体。

    这些尸体不全是人类的,还有大量的龙尸。

    从一些服饰上来看,死的牧龙师似乎是离川大地的,而杀死他们的显然是极庭大陆的人。

    “你们也是想要去极庭大陆的?”

    “是自己滚回去呢,还是跟他们一样把命交待在这里?”

    一名男子朝着祝明朗等人这里走来,男子的身旁有一头黄蛇相伴,那黄蛇有角,没有四肢,一双硕大如灯笼的眼睛正盯着所有妄想通过地廊的人。

    看来是有一部分牧龙师想要进入极庭大陆,但却被杀死了。

    这条地廊,是单向的,离川大地的人不允许踏入极庭大陆,就如同当时芜土之民不能进入离川平原一样!

    强闯者,全被杀死了,而且强闯者中有不少还是牧龙师!

    “祝明朗,你可有证明自己极庭大陆身份的物件,族门腰牌之类的?”段常青院长询问道。

    “没有,院长可有?”祝明朗苦笑道。

    段常青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道:“也不知道这算不算。”

    说着,段常青手掌向天展开,就看见一道又一道光辉如万丈长矛,狠狠的刺穿下来。

    光辉之中,一头金灿之龙浮现,那冗长的身躯在烈阳之中遨游,龙威似火焰在头顶灼热焚烧,令人禁不住要恐慌的匍匐在地上。

    万芒苍龙!!

    此时此刻段常青呼唤的正是一头真正的龙君,那金鳞五爪,那龙须天角,无不彰显出这头苍龙的尊贵与强大!

    “不知这能不能通行?”段常青院长走上前去,与那位有着大地蛇龙的男子对视着,心平气和的问道。

    这位大地蛇龙男子呆立在那里,他身旁那头刚刚屠杀了许多龙兽的大地蛇龙已经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龙威的绝对压制,让它连战斗的意志力都失去了。

    “可以……可以,这位牧龙尊者,请宽恕小辈刚才的鲁莽,毕竟我们以为您也是这离川大地的人。”黄蛇男子急急忙忙

    “我们来自离川大地。”段常青说道。

    黄蛇男子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太愿意相信的样子,好一会才赔笑道:“牧龙尊者之尊,不分领土,各位尊者请继续前行。”

    穿过地廊,果然再没有任何极庭大陆的牧龙师阻扰,毕竟龙君级在各方势力之中也是极其尊贵的人物了。

    祝明朗看了一眼这位段院长,再看了一眼不敢有半点猖狂的黄蛇男子。

    实力才是真正的生存之道啊。

    段常青院长这龙君,便是通行一切的资格!

    ……

    穿过了炎热无比的大地之廊,看到的是一大片丘陵与海。

    海为虚无之海与熔浆的混合,有些灌入到了山谷之中,形成了可怕如深渊的谷湖,有些流淌向一些陆地撞击时出现的断层、地裂,形成了骇然的地窟瀑布……

    也能够见到横卧的山脉,只是山脉断断续续,破碎不堪,显然是有虚无之海的缓冲,依旧造成了极其可怕的地脉动荡,以至于山不像山,海不像海,谷不是谷,满目疮痍,面目全非!

    过了这破碎之地,锐国的疆土也终于出现在了他们眼前,率先望见的是一片辽阔的高山草原。

    高山之上,有巨禽盘旋。

    草原之中,有兽群奔跑。

    这些巨禽与野兽,绝大多数都是已经有了妖修修为,要没有一些实力,怕是在外行走都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

    靠近高山处,他们一行人终于望见了第一座城池,城池似乎由七八个星罗分布的小镇组成,围绕在了一座方圆有十里的草原湖附近……

    “好像和我们祖龙城邦的城池也没有多大的分别,还以为城墙在天上,楼房是黄金,每个人行走都乘风如仙。”方念念好奇的打量着在极庭大陆看到的第一座城池,最后有些失望的说道。

    祝明朗和段常青都笑了起来。

    本来就一样啊。

    普通人还是普通人,住的也是城池楼房,难不成人得有三头六臂,城似天庭宫阙??

    “极庭大陆有些地方也很落后,还不如祖龙城邦!”祝明朗说道。

    “话说起来,祝明朗你的家门在这片陆地上算什么层次的,你在你家门中有话语权吗?”白宏博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