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师对画师

……

    遥山最高峰,几乎触达云端,一位穿着道修之袍的束发女子伫立在崖边,从这里可以一眼俯瞰整个遥山剑宗。

    日夜交替,下方的山峦、山庄、高阁、松亭渐渐的被一层暮雾给笼罩,山涧、谷中也不断孕育出夜晚湿润之气,眼看着这些夜幕的雾霭就要将这波澜壮阔的群山众峰给遮蔽时,突然一股无形的势,由某片林子突然席卷……

    漫山遍野的云雾豁然消散,由最高峰这里望下去,云层夜雾中先是出现了一个磅礴的真空旋涡,紧接着整座遥山的云雾都被一扫而进。

    山林石峰变得无比晴明,就连夜幕也净朗得洗涤过一般!

    祝雪痕本想飞向那片林子,看一看是何人之势,但最后还是退回到了峰亭台中,清冷孤傲的坐在草蒲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知道是谁,又有什么意义呢?

    有太多的强者,稍纵即逝。

    ……

    山庄前,山坪处。

    一群剑宗的弟子站在山坪边沿,他们一个个满脸期待,目光在两名女子之间来来回回。

    “要打起来了,要打起来了。”

    “大师姐要和别人比斗!”

    “听说是为了一个男人打起来的,那个人是我们少徐大师兄吗?”

    山坪延伸出去的八卦巨石台上,紫妙竹与南玲纱正分别站在阴阳分割线两边,黄昏已去,巨石台周围已经燃起了灯盏。

    灯盏中的火焰旺盛,摇曳的火光交织在两位身姿妙曼的女子身上,倒是让众弟子们越发兴奋起来。

    “揭了面纱,先让我见见你的真容。”剑宗大师姐紫妙竹说道。

    “你是谁?”南玲纱问道。

    “你……”剑宗大师姐紫妙竹被这一句话气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出来!

    竟然从始至终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从一开始,紫妙竹就不相信祝明朗说的那番话,他和这女人关系绝对不清不楚。

    尽管紫妙竹也知道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一厢情愿,但即便是一厢情愿,她也要明白自己到底输在了哪里!

    这个女人,凭什么……

    风扬起,面纱晃动,此时紫妙竹看见了她的几分侧颜。

    好美啊。

    女孩子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好看。

    啊呸!

    狐狸精!!

    妖女转世!!

    原来这女人就是靠着有几分姿色……好吧,绝世姿色,蛊惑了自己家师兄的!

    可陪伴在自己师兄身边的,决不能仅靠这颜值,没有傲世之能,没有卓越之慧,依旧配不上师兄,师兄可是一个将剑修达到极致,无人可敌后大道至简、返璞归真的圣神转世!

    “师兄说你是他队伍里的神凡者,那就让我领教一下你的本领,看看你有没有资格待在他身边!”剑宗大师姐紫妙竹说道。

    南玲纱根本不明白这疯疯癫癫的女人在说什么。

    她根本没有一点战意,只是目光在凝望着遥山山庄夜里的风景。

    但突然她的身侧,寒意爆发,明明只有一把剑飞来,却犹如一座巨大的冰山正由长空中垮塌下来,那磅礴恐怖之势,让周围那些看热闹的弟子们纷纷退开!

    南玲纱感觉到对方强盛的敌意,于是反手执笔,在空气中流畅而迅速的画出了一面太极镜!

    一笔而成,就看见那墨水太极扩散开,变得如脚下的巨石八卦台一样巨大,仿佛是有人将这石台给立了起来。

    墨汁蔓延,却有无形的坚力,将那冰山一剑给截在了太极画墨的另一区间。

    众弟子大骇,望着南玲纱面前画出的太极台,很难想象剑宗大师姐这样强盛的攻势被这般轻易挡了下来。

    而大师姐紫妙竹同样心中诧异。

    原本她还想收几分气势,免得伤了这女子的性命,却未想到自己的冰山剑竟连对方的衣角发丝都扬不起来。

    好厉害的神凡之力,刚才她挥动的是画笔吗?

    “剑师?”南玲纱望着紫妙竹,那双眸子中这才有了一丝涟漪。

    “是,我是这遥山剑宗数一数二的大弟子!”紫妙竹傲气凌然的说道。

    “让我看看,你能否敌我这画墨之剑。”说着这句话,南玲纱手中的笔猛的向空气中划过!

    墨汁如剑锋出鞘,就看到一把墨影长剑浮现在了南玲纱的身侧。

    手中的笔再向另一侧划过,又是同样气势恢宏的一笔,在空气中画出了第二把墨影长剑!

    突然,南玲纱又将手中的笔掷向夜空,一时间这笔如之前那两道划写一般,竟在空中肆意乱舞,肆意抒写。

    就看见南玲纱之上,一柄又一柄墨影长剑横空出世,明明都是由浓黑之墨描成,可这画剑却栩栩如生,泛着一种寒冷的光芒!!

    南玲纱一身长裙、袅娜多姿,却静立在墨图八卦前,更置身于密密麻麻的墨影画剑中,面纱轻扬,青丝飘舞,那绝尘的气质仿佛与这真实的画影融为了一体,美得不可方物,又强盛得令人窒息!

    紫妙竹手持着剑,望着眼前这一幕,内心无比震撼。

    全都是画,却比真正的利剑还要可怕!

    咬了咬牙,紫妙竹绝不会被对方的气势给压倒,她承认对方是极强的神凡者,但她也不弱!!

    ……

    林暗灯熄,祝明朗沿着这条昏沉的路径走出,弃剑林大概没有了弃剑,也不知要过去多少年,弃剑林才会有之前的壮景。

    剑灵龙正在灵域里,适应自己的新环境。

    它殷红的剑身,从正在憨憨入睡的大黑牙脑袋上飞过。

    大黑牙以为有蚊子,晃动了几下脑袋,有些不耐烦的睁了睁眼睛……

    “噢??”

    往上一瞥,大黑牙原本要朦胧闭上的大眼睛猛的打开了,瞳孔中充满了疑惑。

    刚才飞过去的是一把剑?

    “咻~”

    剑灵龙飞向了灵域更远处,突然看到一个圣洁之白的身影,正张开了全身华丽如凰的翅膀,一片一片雪绒之羽如水晶一样美丽高贵。

    “咻,咻!”

    剑灵龙停在了这白龙的面前,仿佛见到了一位老朋友那般。

    而白岂也睁开了朦胧的眼睛,先是被眼前的殷红剑灵给吓了一跳,随后渐渐从它身上的那些剑纹辨认出了它!

    “悠~~~~~~”白岂叫了起来,像只猫一样扑滚向了剑灵龙。

    “咻!”

    “悠~~~~”

    白岂自然认得这剑灵龙,祝明朗在弃剑林中练剑的时候,它就发现了一把会自己动的剑,于是满目无聊的时候,白岂就追逐着这把剑,满山林的飞来飞去。

    白岂之前一直都在沉睡,它没有想到这曾经的器妖成了剑灵,更化作了剑灵龙,出现在了这个灵域中!

    就像年幼的小伙伴重新相见一般,白岂非常开心,于是在灵域里追着剑灵龙到处跑。

    剑灵龙速度很快,小白岂已经是速度极快的龙种了,却完全跟不上剑灵龙那几乎可以做到瞬移的速度。

    剑灵龙显然也有自己的意识,为了照顾自己的小玩伴,它故意放慢了速度……

    “原来你们早就认识啊?”

    祝明朗一脸的尴尬。

    当初一直埋头练剑,祝明朗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剑灵已经慢慢成形了,当时还是白苍龙的小白岂就知道了它的存在……

    青卓与黑牙都靠了过去,非常好奇的打量着剑灵龙。

    剑灵龙给它们表演了一些幻化剑影之法,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

    没多久,剑灵密密麻麻布满了祝明朗的灵域。

    它们以整齐划一的方式挥动与飞舞,看得三条龙眼花缭乱,伸出了肥嘟嘟的爪子在那鼓掌,像极了第一次看戏的小朋友。

    ……

    祝明朗也是觉得好笑,自己的灵域,好像越来越热闹了啊。

    第四灵约,也已经有所归属,也不知道往后还会遇到怎样奇特不凡的龙,带着它们四处遨游,也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吧。

    祝明朗此时的心情何止是愉悦,顺着那长长的台阶走,都感觉都带这轻微的小蹦跶。

    剑灵由成千上万的弃剑孕育而成,其中类似皓影剑、莫邪、八荒……都是天下名剑,存在了更不知多少岁月,尽管成为剑灵的时间并不长,可它的修为怕是极其接近圣灵了!

    所以剑灵龙的实力,怕是不会逊色于这剑宗里的一些师叔级别的人物,甚至还可能更强!

    祝明朗有留意到,铭纹是剑灵龙的力量来源,而铭纹是每一把弃剑的精华。

    它的剑魂铭纹有许多都是黯淡的,这说明有些岁月悠久的名剑,并没有觉醒。

    若能够让弃剑林中所有的名剑都化作铭纹之魂,在剑灵龙的身上发亮,剑灵龙绝对可以超越许多圣灵级生物!

    好在,弃剑林现在所有的弃剑,都与剑灵龙融为了一体。

    刚才剑灵龙在给三龙表演时,祝明朗就看到了许多沉睡的名剑显现出来了。

    全部打包带走。

    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的将它们身上的锈迹磨去,让它们的剑魂炽热觉醒!

    到那个时候,所向披靡!

    祝明朗又怎么会不心情舒畅的哼起小曲呢。

    有了剑灵龙,哪怕此刻回到祝门,自己也有了底气!!

    而且,祝门可是铸器名门,剑灵龙那些未启封的铭纹,到了祝门应该可以找到更有效的方法!

    已经很强,还可以更强!

    感觉回极庭皇都,又是和当初出山一样快快乐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