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星画

……

    离出发还有几天,祝明朗索性就留在了这片银杉圣林中,主要还是训练黑沧暴龙和神木青圣龙。

    大黑牙可是吃了一枚龙主级的沧龙魂珠,经过了长达近一个月的消化,它现在已经是龙将级别,并且长出了暗雷之鳞!

    暗雷之鳞很特别,它在黑沧暴龙身体受到敌人攻击的时候,会吸收绝大多数能量,包括冲撞之类的震荡都会被暗雷之鳞吸收,随后将赋予黑沧暴龙的重角、爪子、尾巴、背脊等各个部位进行暗色雷暴加持……

    这让黑沧暴龙每一个部位的攻击都会产生雷暴,威力自然也可怕至极!

    除此之外,大黑牙领悟了古龙战技,烈勇之血。

    这是一种让古龙越战越勇的强大能力。

    霸龙是顶级掠食者,它们保持着高亢的战斗姿态时,血液会不断的加剧流动,会不断的沸腾,会逐渐唤醒它们古老的斗争意志,同时将全部潜能在厮杀搏斗中彻底释放出来。

    每撕裂敌人的一处伤口,嗅到血的味道,会让霸龙强上一分。

    自身受创,血液流失,也会让霸龙比之前强上一分。

    不断的战斗,不断的杀戮,将周围的生物统统征服,保持着最高掠食者的气势与龙威,同样会让霸龙身体里的烈勇之血沸腾,使得力量、防御、速度、反应、自愈、战技、能力全方面的爆发!

    只要不死,就在变强!

    大黑牙是霸龙与沧龙的混血儿,而觉醒了这烈勇之血,可以说它才算是有了自己真正的古龙灵魂。

    也因此,祝明朗打算在圣林之中多找寻一些对手,让大黑牙得到真正的战斗磨炼!

    值得一提的是,这烈勇之血并非只是在战斗过程中暂时获得的,而会在战斗之后,将部分潜力保留在古龙的身体里。

    这也就意味着每获得一次厮杀的胜利,霸龙就会永久性提升一分实力……

    这个战技,堪称是古龙神技,得亏是在喂食和强化方面,祝明朗都是尽可能给大黑牙弄最好的,不然是有可能错过这个能力的觉醒!

    有了这烈勇之血,大黑牙也不怕会被天赋异禀的白岂和圣龙血脉的青卓给甩开了!

    不过,大黑牙依旧还在消化周期。

    一颗主级魂珠,对大黑牙来说还是很厚重的,消化周期会变得很长,当然这也意味着大黑牙可能持续变强。

    而且战斗是可以缩短消化周期,并更大概率增加觉醒能力的机会。

    喂食、灵养、战斗、强化,所有的龙在成长过程中这四项都不可缺少,而且最好相辅相成……额,白岂除外!

    白岂可能上辈子打架属性就满了,这辈子只需要喂食、灵养和睡觉就可以。

    战不战斗全看心情,也看对手够不够格。

    “感觉自己好像也不是很了解小白岂,等回到了家里,正好可以请教请教痴呆先生……”祝明朗脑子里想起了痴呆先生的模样,不由有些想笑。

    记得很小的时候,痴呆先生就费劲口舌,想让自己成为牧龙师,自己最终却选择了神凡。

    现如今,自己又成了牧龙师,但愿痴呆先生不要像自己姑姑那样,对自己彻底没了期望。

    “痴呆先生应该可以解释白岂的退化状况。”祝明朗自言自语着。

    祝门……

    也不知道对他们来说,自己的归去是好事,还是一件头疼的事情。

    有人欢喜有人忧吧。

    走在银杉圣林,祝明朗完成了今天的驯龙,正打算回南氏大府,却发现自己无意间走到了园林的另一侧,林子深处有一祭庙。

    此时已经是夜里,祭庙中有蜡烛火光,出于一种好奇,祝明朗往那祭庙中走了过去。

    一般也只有亲人的忌日,这种祭庙才有蜡烛。

    祝明朗刚到庙门,便看见了里面一人正坐着草蒲团上,手拿着一壶酒,头发和胡子有些日子没有整理的样子,看上去稍微有些凌乱。

    借着烛火,祝明朗看清了此人,竟然是黎家的主人,黎英。

    他远比之前见到时要憔悴、苍老,眼神也没有以往那么犀利,反而像一位守灵的中老年者。

    他喝了一口酒,看到了祝明朗,也没有露出惊讶之色,只是淡淡的问道:“喝酒吗?”

    祝明朗看着有些颓然的黎英,心中却没有多少同情。

    这家伙,自作孽。

    如今还能够在这里守灵,安享,多半也是黎云姿和南玲纱念在他始终是她们的父亲,不愿做弑父之凶。

    “你在忌谁?”祝明朗问道。

    “我的夫人。”黎英说道。

    “怎么死的?”祝明朗看了一眼祭庙桌子,上面有摆放灵位牌……

    不是孔彤,而是黎英的原配夫人,也就是黎云姿和南玲纱的生母。

    “我与夫人有四个女儿,两个更小的女儿,她们生来体弱多病,两三岁时夭折,我夫人因此伤心过度,在同一天离开了。”黎英说道。

    黎英到底几个女儿?

    他是不是一直想要个儿子,但老天惩罚他,一直都只给他女儿,以至于他心中有怨?

    “也就是今天?”祝明朗问道。

    “恩。”

    “活着的不珍惜,亡了的却感伤,你也真的可笑。”祝明朗说道。

    “我只是想将她们关押起来,我只是想将她们关押起来……”说着这些话,黎英又往嘴里灌了一口烈酒,然后继续重复着。

    看黎英的样子,多半是喝得有些神志不清了。

    但也看得出他内心底的悔恨与痛苦。

    祝明朗也不想开导这位活该的岳父了,转身离开了这祭庙时,祝明朗看到了灵位牌中,有一个名字似乎有那么点印象。

    黎星画!

    “星画?”

    “这不是南玲纱说的那位预言师吗?”

    祝明朗特意走了过去,看到灵位牌上确确实实写着这个名字,而且灵位牌上的生辰和亡日,显然是夭折的……

    南玲纱明明告诉自己,有个女子,名叫星画,是一名预言师。

    黎云姿也是从这位预言师中得知了一个大致的时间,这个时间里离川大地中可能出现一个类似于芜土的新大陆。

    问题是,她灵位都在这啊!

    死于很久之前。

    难不成黎云姿有什么通灵唤魂的法术??

    “喂,你夭折的女儿……怎么醉睡过去了,你就这样祭奠亡妻和亡女的吗!”祝明朗回头看了一眼黎英,顿时翻白眼。

    这个灵位,难道是假的。

    那个叫星画的预言师并没有死,因为某种原因躲在了什么地方??

    那黎英知道自己的女儿还活着吗。

    “南雨娑……”祝明朗很快又留意到了一个灵位,几乎是与黎星画的灵位放在一起。

    刚才黎英说他夭折的是两个更小的女儿,这么说来就是她们了。

    是不是黎星画和南雨娑的夭折并非体弱多病,其实是被什么人给害死的。

    而黎云姿和南玲纱的生母,在当天伤心过度而亡,等于也被间接害死了。

    孔彤做的吗?

    黎英一直不知,黎云姿却有所察觉,所以云姿与父亲关系一直很糟糕。

    还是说,黎云姿救下了自己妹妹星画,但自己母亲与南雨娑却惨遭毒手,自知过于年幼,敌人强大,黎云姿只能够将星画藏起来。

    是不是除了孔彤,还有南太公??

    否则南太公为什么要讨伐黎云姿,就算是为了独享百年圣露,也不至于仇怨大到不死不休。

    这么多年来,黎云姿和南玲纱一直在隐忍,就是为了一直在等待机会,将这些曾经的凶手全部斩杀!

    黎英究竟是糊涂愚昧,从始至终都不知道杀死自己妻女的凶手就在黎家南氏。

    还是说他其实也有参与,害死了自己一个女儿,害死了自己原配夫人。

    唉,一个家族,便可以有这么多险恶之人,也真难为黎云姿和南玲纱,要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下来……

    所幸最终结果是好的,她们姐妹还是将当年的凶手全部灭了。

    想明白这些后,再看了一眼倒在地上醉成烂泥的黎英,祝明朗无奈的摇了摇头。

    点了两根蜡烛,分别放在死去的南雨娑灵位和黎云姿的生母灵位上。

    完成了祭拜,祝明朗也没有再理会黎英,朝着祭庙外走了出去。

    晚上收拾收拾东西。

    差不多也要回极庭大陆,要回祝门了。

    也不知道自己灵位下的蜡烛油是不是都成凝石板了!

    唉,回去第一件事,先去祝门的祭庙把自己灵位牌给撤了。

    我祝明朗也没死!

    你们别拜了!

    ……

    夏近中旬,山花灿烂,从离川平原的上空飞过,总是可以看到成片成片的花海,洋洋洒洒,令人总会忍不住想要在那里驻足。

    骑乘着帆龙,辽阔的大地与无垠的河流正一点一点的埋入到地平线,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起伏连绵的山脉。

    这些山脉,便是长峡山,是祖龙城邦与凌霄城邦的地界,常年打仗的缘故,可以看到那些山谷、长道、山脊处都屹立着一些石岗,旗帜在山风中摇摆。

    一行人没有在此地逗留,毕竟他们一样不能随便干涉战争,祝雪痕与蒲世明为秩序者,他们不仅仅在监管着那些势力神凡者与牧龙师,在盯着离川大地的人,若有违背或忤逆,下场基本上和宗宫一样。

    帆龙为段常青院长的龙兽,这一次前往极庭大陆的人也不算少,光是段常青院长的牧龙师团队,就有八人。

    祝明朗的团队,有点寒酸,要不是南玲纱这位神凡者加入,自己就只有一个随行龙粮小管家方念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