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龙

确实,就这景象,换做是任何一个剑宗弟子前来,都会吓得魂飞魄散,毕竟有些长剑,正在莫名的渗出血来,邪红欲滴!

    祝明朗没有即刻逃跑,他任由这剑影在自己身旁飞梭。

    闭上眼睛,用自己的灵知去感识这弃剑林中的真正“鬼魅”,祝明朗想知道它们这样躁动的原因,难道是真的因为雪藏丢弃在此处无人问津,而产生了滔滔怨怒吗!

    这里的每一把弃剑,都曾经陪伴过自己,祝明朗到现在都还认得其中一些剑身上的刻纹,它们若真的化作了怨恨之剑,祝明朗相信自己可以安抚它们……

    “铿铿铿铿铿铿!!!!!”

    终于,林中的这些弃剑动了起来,它们从土壤之中拔出,剑与剑在半空中交错,成千上万的弃剑,似被成千上万的剑师握着,并在此处酣畅淋漓的对决。

    “叮叮叮叮叮叮!!!!!”

    剑碰出了无数火花,更有刃芒频频闪烁,祝明朗感觉自己就在一片剑修的古老战场中,见不到那些人,唯有它们的剑在将上古战场一遍一遍的上演、重现。

    “轰~~~~~~~~~~~~~”

    一声晴空惊雷,由弃剑林上空划开,那刺目的苍白,让祝明朗不得不遮住自己的眼睛。

    电光并非照亮了昏暗弃剑林的一切,更像是用强光将一切吞噬。

    正常人遭遇这样诡异之景,怕是已经昏死了过去,哪里可能继续保持清醒。

    可祝明朗依旧没有离开。

    他相信这些剑若有魂,也绝不会伤害自己。

    他慢慢的睁开眼睛,再去看这不知有了多少岁月的弃剑林,而昏暗无比的林子,突然空无一物,遍地的倒插之弃剑不知何时消失了!

    松竹林中,再见不到一把剑,它们仿佛遁入了另一个虚空,就这样离奇的消失在自己面前。

    “轰~~~~~~~~~~~~~~”

    闪电划破昏暗之夜,将正片阴森的弃剑林给点亮,突然一股恐惧气息扑面而来,映入祝明朗眼帘的是一柄阴森森剑影如山峰一样矗立在自己前方!

    这剑锈红透着血色,宛如在一片鲜血深渊中浸泡了不知多少年,剑身内都刻纹都是这种血泽!

    令祝明朗真正惊骇的,并非是这么一柄剑峰毫无征兆的浮现,而是这邪剑,给祝明朗一种在凝视着自己的感觉!!

    这邪剑,不像是气息磅礴的器件,更像是活物,与它这么近,甚至可以感受到它的生气!!

    “器妖??”

    祝明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曾经听痴呆先生有说过,这个世界上是存在器妖的。

    所谓的器妖,便是一些拥有强大法力的器物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化身为妖,修炼成魔,甚至飞升成圣。

    用妖来形容眼前这邪剑,怕是不太合适。

    这弃剑林中有太多剑自身就拥有上千年的寿命,何况这邪剑显然是整个弃剑林所有弃剑的魂聚。

    它是器魔!

    甚至可能是器圣!

    是万年修为的圣灵!!

    “不对,不对,它身上的气息不是妖魔……”祝明朗又摇着头。

    这邪剑,生气非常古怪,非要用一种生物来形容的话,祝明朗觉得……

    就在这时,邪剑浮来,它屹立如山峰一样的身躯正慢慢幻缩,离祝明朗越近,这邪剑越显出本体。

    终于,邪剑出现在祝明朗的面前。

    身形与剑一模一样,但不知为何,祝明朗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分明是一个活物!

    它的气息……

    龙!!

    它的气息,分明是龙!!

    祝明朗心中掀起剧烈的波澜。

    这剑,先是有了妖修,成了剑灵……

    随后这剑灵,更是迈过了龙门!!

    剑灵龙!!

    世间万物,皆可化龙……

    器灵,已经是极其罕见的存在了,器灵化龙,更是天方夜谭。

    “咻~~”

    邪气剑灵龙靠近了祝明朗,并缭绕着祝明朗慢慢的浮动着,就像是在仔仔细细的辨认。

    仿佛感觉到了祝明朗身上熟悉的气息,这举世罕物剑灵龙像一个孩子一样小心翼翼的靠近祝明朗。

    突然,这剑灵龙飞快的从祝明朗手掌位置划过,将祝明朗的掌心割开了一道血红的伤口。

    伤口渗出了鲜红之血,血快速的滴落下来,而这剑灵龙立刻将如舌一样的剑尖凑了上来,将祝明朗的血一点一点的吸入到殷红的剑身中……

    仅仅几滴血,这剑灵身上的那些锈迹竟然如尘一样被风吹散,厚厚的锈迹对这剑灵来说就是一层又一层枷锁,当它剑身彻底明亮殷红,当它身刃锋芒毕露那一刻,这剑灵彻彻底底复苏了!

    “轰~~~~~~~~~~~”

    又是一道闪电破空,再一次点亮了正片弃剑林。

    林中无一把弃剑,唯有这剑灵,饮血轻颤,它的背后是一片更广袤的山林,却映着它的影子,这影子赫然张开了剑翼,舒展开剑躯,如山峰那般巍峨且震撼人心!!

    原来刚才看到的是它的剑魂之影。

    它有自己的灵魂!

    它是龙!

    由万千把弃剑意志凝聚而成的剑灵,再由剑灵修炼成了剑器之龙!

    “是我的血,让你成了剑灵吗?”祝明朗依旧无法从这份震撼中平静下来。

    它刚才饮了自己的血,然后化掉了自己身上的锈迹。

    它是在告诉自己,它认得自己,它是从何而来。

    “那剑影飞梭,是我曾经挥斩下天空的剑痕?”

    “那交织的战场,是我日日夜夜练习的剑声?”

    “你在此处等我,却化了龙?”

    祝明朗看着这把殷红之剑,回想起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幕,顿时眼睛湿润了。

    所谓的弃剑林闹鬼传说,在剑宗中持续了有些年。

    可这些都是这座弃剑林中的真正剑灵在向外界传达一个讯息,在每一个日夜交替的时分,等候着自己的归来。

    “我不再是剑师。”

    “你也不再是剑灵。”

    祝明朗用手抹了抹自己眼眶快要涌出的泪水。

    造化弄人,若祝明朗是以一名剑师的身份归来,剑灵龙也无法再成为祝明朗手中持着的剑了,因为它已化龙。

    但祝明朗没有了神凡之力,再也挥不出真正的剑意了,他成为了牧龙师……

    一点点灵魂的羁绊,在祝明朗心神中如一滴又一滴雨落入湖泊,从最初的一些涟漪,到满湖的雨廓,祝明朗甚至可以感知到剑灵龙的一些心绪!

    是刚才的血。

    让自己与它有了灵魂羁绊。

    在认出自己的时候,它和自己一样近乎喜极而泣。

    因为自己是牧龙师。

    它是剑灵龙。

    险些错过。

    却不再会错过!

    祝明朗缓缓的伸出手来,他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碰剑了,却绝不会想到是这样的方式,在握住一柄剑。

    手臂在颤,手指在颤,手心手背皆是如此,但祝明朗还是握住了这把与自己命运交错又重逢的剑灵!

    紧握刹那,祝明朗敞开了自己的第四灵约,有了之前血液的羁绊,纵然剑灵龙的修为高出了祝明朗的牧龙师境界,依旧慢慢的建立了灵魂牵连,慢慢的心、神、魂共存!

    剑灵龙有尾巴。

    似长长的剑絮,随着祝明朗的灵魂与之相通,剑灵龙的尾巴如藤蔓一样沿着祝明朗的手臂生长。

    生长还在继续,祝明朗低下头望去,发现自己的手臂不知何时浮现出了一片又一片的铭纹,发光的铭纹密密麻麻的覆盖了自己整条手臂,犹如是将某种古老的力量烙印进了自己的血脉中……

    祝明朗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血脉在涌动,在沸腾,在逐渐如火焰一样燃烧起来。

    似身处熔炉,而熔炉喷涌出无穷无尽的力量,让他感觉只要挥动手中的剑,便可以斩开天地万物!

    “滋滋滋滋~~~~~~~”

    铭纹越来越亮,简直是淬过火的金属,就在那些剑灵铭纹要爬上祝明朗的臂膀胸膛时,剑灵龙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急急忙忙摆动着剑身,将自己身子从祝明朗的手臂中抽离了出来!

    这一抽离,祝明朗的手臂上的铭纹马上褪去了,而全身冒出热气的祝明朗也像是从火炉中走出来,大汗淋漓,肌肤通红。

    “暂时只有这条手臂,可以承受这万千铭纹剑魂之力。”

    “看来即便是因为我的血让你成了剑灵,我们之间也需要更多的磨合。”

    祝明朗喘了几口气,对剑灵龙说道。

    剑灵龙殷红挺拔的剑身悬浮在祝明朗身旁,剑絮一样的尾巴轻盈的摆动着。

    磨合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能等到让自己化身为剑灵的人,它已经很开心了。

    而且,与祝明朗签订灵约,它便可以离开弃剑林,重见锋芒。

    它是所有弃剑的化身之灵,若剑有魂,必是不愿意在这林子中锈迹斑斑,被岁月侵蚀,一点一点腐朽。

    “咻~~”

    “咻~~~~”

    剑灵龙在祝明朗周围不断的飞梭,即便没有翅膀,也像是一只金属修长身型的小飞龙。

    只是,它的速度实在太快,在别人眼里大概跟瞬移没有什么区别。

    “我记得,陪我最长时间的那柄剑,名为莫邪。”

    “剑灵龙……就叫你莫邪吧。”

    剑灵龙停了下来,就悬在祝明朗的面前,它那殷红光泽的剑身映着祝明朗的脸庞。

    “咻!”

    它瞬间消失了。

    飞入到了祝明朗的灵域里。

    剑灵龙应该是喜欢这个名字。

    ————————

    (情怀党投点票吧,剑灵龙,你们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