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养得不错

“小伙子,采魂酿珠很熟练啊。”展岸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恩,我主攻这一项。”祝明朗点了点头。

    牧龙师有许多能力,绝大多数是围绕着养龙来的,例如这采魂酿珠,就是可以增强龙兽修为的好方式。

    找到血脉与属性相匹配的生物,将它杀死,获得魂珠,对自己驯养的龙宠是大提升。

    若得到修行年份高,品质好的,也可以保存起来,放到市场上去卖,价格不菲。

    除此之外,牧龙师还有灵识,可以在大荒世界中找寻到其他人难以发觉的天华地宝。

    有些牧龙师常年在外游历,多半也是在找寻这些东西,哪怕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翻山越岭,可只要挖掘出一个,便能提升一个境界!

    “都说牧龙师败金,其实我们神凡者穷得连金都见不着,唉。”展岸长叹了一口气。

    “那也不至于放牧吧?”祝明朗笑了笑道。

    “没办法,年轻气盛,得罪了当权者。”展岸摇了摇头,苦笑道。

    原本展岸已经打算找一个新地方隐居,继续放放牧,但途径红莲城的时候,被一位连面都没有见到过的画师给拦了下来。

    画师让自己在这里保护别院,过往的恩怨便一笔勾销,展岸也是考虑到李少颖这家伙还在驯龙学院,不希望他因为自己过去的事情而受到牵连,于是答应了那位画师。

    不过,要是知道这别院还有祝明朗这样一个牧龙师高手在,他之前就没有必要那么紧张了。

    话说起来,现在的年轻人真了得啊。

    实力强得离谱不说,人还长得帅,这让曾经也算名声显赫的拳师展岸不禁羡慕起来。

    “大叔,宗宫还有别的什么高手吗?”祝明朗询问道。

    “你啥不知道还敢杀人家少主??”展岸惊讶道。

    “我家娘子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祝明朗道。

    “宗宫有四雄、三老、双魁、一君。刚才你也看到了,四雄里最强的那人拥有雷昆沧龙,是龙主级别,尽管之龙主级别的最底层,实力也不容小觑。”

    “而三老,每一个都具备主级实力,至少下位主级。”

    “双魁都是上位主级,即便没有达到,应该也有一些能够让他们与上位主级抗衡的法器、龙装。”

    “而那一君,我想你应该明白是什么实力了吧?”展岸说道。

    宗宫的强者近十几年来都没有变化过,即便宗宫有一些新强浮现,但始终难以动摇这几个人的地位。

    现在四雄已死,但展岸记得还有一长老也在这祖龙城邦中。

    也不知那宗宫长老是否还活着,若都能够处理掉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反正都已经彻底挑起了厮杀,能解决掉一个,就等于多削弱了宗宫的实力!

    “宗宫的主人,是君级啊,那我是不是得带着我家娘子跑路了??”祝明朗笑说道。

    “那你太小看我们祖龙城邦的底蕴了。放心吧,你家娘子敢灭四雄,敢清理门户,就意味着她有制衡那位宗宫主人的能力,要小心,也应该小心宗宫的三老和双魁。”展岸说道。

    “那就好。”祝明朗点了点头。

    话是这么的说。

    其实祝明朗还蛮期待携着娘子浪迹天涯的,祖龙城邦一堆破事,一滩烂泥,谁爱掌管谁管。

    ……

    风平,浪止。

    这一天本是祖龙城邦血流成河之日,越是动荡,伤及的无辜就会越多。

    然而城街依旧繁华,人们发现浑浊的天终于有一点点晴朗的迹象,对于黎家皇院与南氏大府发生的事情却一概不知。

    士兵在城邦邦墙继续巡逻着,官兵在街道上巡查……

    一切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动,倒是祭祖台处,一些义愤填膺之人,一些要替天行道之人,不知何时消失了,关于有人是邪煞之星的言论,也好像在某个瞬间彻底停止了。

    ……

    歇息了一会,祝明朗走向了银色的别院。

    湛蓝色的秋楠木仍旧美丽多姿,只是有那么几棵不知为何看上去有些没有活力,尤其是靠近左庭的那些。

    刚到屋前,祝明朗就看到黎云姿,与她的目光相触。

    她的眼睛像一湾秋水,不自觉的就让人迷醉在其中。

    若是能与这双眸子的主人度过这漫长一生,祝明朗还是不会拒绝的。

    “我困惑了有很长一阵子……”黎云姿先开口了。

    祝明朗坐在她旁边,喝了一口茶后,正襟危坐,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芜土究竟从何而来。”黎云姿说道。

    “这个……”

    “你在芜土有多少年?”黎云姿接着问道。

    “有好些年吧,只是我在那的时候,芜土的周围都是虚无之海,像一块会慢慢漂浮的孤岛大陆。没多久,就与祖龙城邦的东旭山脉接壤。”祝明朗说道。

    “祖龙城邦的最东边,我很小的时候去过,清晰的记得那里曾经是一片海,却在某一年,出现了芜土。我第一次踏入芜土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种落后、原始与野蛮……”黎云姿继续叙述道。

    摇了摇头,黎云姿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与祝明朗说这些。

    埋藏在她心里的困惑有很多很多,有些困惑永远都没有答案,但有些困惑却好像在一点一点的揭开。

    祝明朗就是黎云姿的困惑之一。

    打从一起逃出地牢开始,黎云姿就感觉祝明朗像一团迷雾。

    此时,他就和不知为何会漂浮过来的芜土之地一样,充满了未知。

    是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还远远不够吗?

    这世上,真的存在这种蜕变。

    可以从一个没有任何能力者到主级强者连一年时间都不需要吗?

    “这个世界,比我想象中得更神秘,对吗?”黎云姿问道。

    “是的。”祝明朗点了点头。

    “你以前也是牧龙师吗?”黎云姿问道。

    祝明朗一开始就知道一些牧龙师的事情,尤其是面对罗孝的盘问,他也可以回答的上来。

    那时,黎云姿便觉得祝明朗应该是一位落魄的牧龙师,兴许曾经有龙兽,却死亡了。

    “不是。”祝明朗却摇了摇头,有些苦涩的道。

    “神凡者?”

    “恩,但失去了。”

    “你龙也养得不错。”黎云姿浮起了嘴角,却是会心一笑。

    祝明朗愣了愣,随后也笑了起来。

    是啊,何必执着以前是什么呢。

    养龙,很适合自己现在略显咸鱼的性格,打打杀杀的事情,都不用亲自动手了。

    面对强敌,还能拿把扇子悠然自得,甚至站远点,嗑嗑瓜子,修修指甲什么的……

    “伤什么时候好?”祝明朗看着脸色还是没有什么血色的黎云姿,关心的问道。

    “半个月。”

    “好,我可以多陪陪你。”祝明朗说道。

    伤好了,娘子又要去打江山,自己又不能看到她了,心里难免会有些挂念。

    还是希望一切早点安定下来,不然连谈情说爱的时间都没有。

    孤身一人流浪久了,心中突然间有了牵挂的人,便会希望能够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可祝明朗也不是懵懂少年,他知道现在并不是时候,黎云姿的那份担忧并没有因为宗宫的大败而消除。

    静观其变吧。

    ……

    宗宫的主人,是一位君级强者,放眼这大大小小的城邦,怕是没有什么人可以与他抗衡了。

    黎云姿和南玲纱虽然有应对宗宫主人的手段,但祝明朗还是不那么放心。

    万一宗宫非要和祖龙城邦拼个你死我活,出现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祝明朗可没法接受。

    “小白岂若是能够到完全期,应该也有龙君级实力。”

    “黑牙和青卓也不能落下。”

    “那颗雷昆沧龙的魂珠,肯定可以让黑牙进入龙将级别,甚至在很短的时间到达上位乃至巅位。”

    一颗主级的龙珠,不仅仅可以让黑牙进化到完全期,随着时间的消化,更有望在龙将级所向披靡!

    到时候再对它的银青龙铠进行一些强化,面对龙主级也未必不能打一打!

    小青卓也算是天赋异禀,到了成熟期之后,实力应该也接近冰辰白龙,毕竟它也是在成长期就拥有龙将实力的圣龙宝宝!

    幼灵和龙的这四个阶段。

    幼年期、成长期、成熟期、完全期。

    每一次进阶,对幼灵和龙都是巨大的提升,还是基于自身实力原基础的情况下大幅度增强。

    所以幼年期、成长期就展现出惊人实力的,它后面的提升幅度会更大。

    另外,幼灵跨越龙门。

    并非是跨到龙子级别的最低门槛上。

    而是化身为某种龙。

    就比如说某些冰雪之灵,它有一定的概率化身为冰龙……

    但它们还是有一定的可能化身为冰辰白龙!

    冰龙与冰辰白龙,相差好几个级别。

    野生的冰龙到了完全期,也是子级,最多到巅位龙子级。

    野生冰辰白龙的完全期,却是能够摸到君级的门槛。

    至于牧龙师,是可以凭借着喂食、训练、磨砺以及强化,来让龙兽打破自身的血脉等级限制,达到更高的层次。

    大黑牙是黑沧暴龙。

    血脉不算特别高,极限应该也不过是下位龙将。

    但有了等它消化了雷昆沧龙的龙珠,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若之后还有更好的龙珠,或者其他古龙灵物,同样有希望晋升到龙主级别。

    所以要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牧龙师,每一条龙的实力都不能落下,同时还要继续找寻那些存在巨大潜力的幼灵。

    若早早的化龙,是血脉极高的龙种,又还处在幼年期……

    这可以提升的空间,是非常恐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