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龙也很简单

……

    即将出发前,南玲纱带祝明朗前往了一个地方,那就是他们南氏被称之为圣林的宝地。

    南氏圣林就在大府后头与之截然的一片园林后头,沿着园林一直往林子深处走去,可以看到一大片非常壮丽的银杉树林。

    银杉高大挺拔,叶冠如伞,遮天蔽日。

    带路的人是一名南氏护法,还有他的儿子南昭冰。

    当南昭冰看到南玲纱竟然带祝明朗前往圣坛时,心中的不满完全表现在了脸上。

    “木灵圣坛好不容易才采集了十年之露,本是孕育新的神木青圣龙,亦或者给族内最出类拔萃的牧龙师做洗礼,怎么随随便便要给一个外人,何况还是一个名声狼藉的人!”南昭冰内心底对着祝明朗有着极度不满。

    虽然知道这些话不应该当着长辈,当着南玲纱的面说。

    可他还是忍不住。

    十年之露啊,这是他们南氏最宝贵的圣林财富,他的南氏子弟暗中角逐,无非就是为了得到这圣林十年之露!

    南玲纱和往日一样,依旧带着颜纱,她目光冰冷,看了一眼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不懂事子弟。

    “啪!!!!”

    这时,那位护法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在了南昭冰的脸上。

    打完之后,这位护法立刻向祝明朗鞠躬致歉,道:“教子无方,教子无方,还请祝公子千万不要与我这蠢材儿子计较。”

    “爹,我……”

    “啪!!!!”护法见南昭冰还要说混话,反手又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把南昭冰牙都快打掉了,满嘴都是血。

    真下得去手啊,祝明朗暗暗佩服这位护法,确实要再让这脑残东西多说一句话,自己不收拾他,估计南玲纱也把他给废了。

    现在整个南氏都还活着南玲纱以生死画簿将所有反叛黎云姿的人夺走魂魄的恐惧中,至于不久前议事大殿的事情,这位圣林护法也在的。

    黎家老祖母现在都已经将祝明朗当亲孙子看了,谁还敢说半句让祝明朗不舒服的话,就是找死!

    “是该好好管教。”南玲纱冷淡的说道。

    护法急急忙忙将一脸是血、满眼困惑的南昭冰给提了起来,怒道:“还不快滚,让你来增长见识,不是让你多嘴的!”

    南昭冰已经被打晕了,最后在他父亲的威严与愤怒中往回逃去。

    “他好像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同学一场,我其实可以指点他一二的。”祝明朗笑着对这位护法说道。

    这位护法顿时一阵毛骨悚然,急急忙忙道歉,并且发誓回去后一定会更严厉的打惩。

    “十年圣露会对你的神木青圣龙成长和强化都有很大的帮助。”南玲纱说道。

    “多谢玲纱姑娘。”祝明朗也没有客气。

    像南氏雪藏的这种圣露,基本上是很稀有的天精地华了,即便踏遍千山万林,也未必可以寻到。

    何况这是与神木青圣龙属性最契合的灵物了,要之前就听闻南氏有这样的宝贝,偷也要偷一份出来给自己家的龙宝宝!

    “大护法,百年圣露的孕育也已经完成了吧,劳烦也取给祝明朗。”南玲纱接着说道。

    “百……百年圣露,这可是我们南氏的根基……”圣林护法满脸愕然,他可没有想到南玲纱连这至宝都要送祝明朗,可很快这位护法就看到了南玲纱的目光,他立刻一脸大义凛然的接着道,“但也只有这样的瑰宝,才能够配得上祝明朗公子的身份!”

    祝明朗看了一眼这位语气前后都有些一致的护法,心中暗叹,南昭冰的父亲也是位人才啊,这都能把话说圆咯!

    南玲纱收回了那冷漠的目光,这位护法才松了一口气,急急忙忙给祝明朗继续带路。

    十年圣露,便是采集天地之灵气,最终从银杉圣坛中取出的木之灵,一般是从十年份以上的银杉中慢慢汲取,光是采集的过程,就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与财力。

    而百年圣露更稀有,是从百年银杉中汲取的,想当初南氏南太公之所以有崇高的地位,正是他获得了百年圣露,让南氏屹立不倒。

    事实上,南太公之所以要反黎云姿,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这百年圣露。

    南太公想要独享即将孕育的百年圣露,而黎云姿却希望用它来培养一位新的牧龙师强者。

    ……

    没走太久,三人来到了一片林崖。

    林崖之下,正是一块由灵木之石堆砌的一个地坛,阳光被高大的银杉树冠给遮蔽,但这石坛却焕发出比阳光还要强烈的光辉来,发烫发热!

    当他们走近时,林崖之上,一棵硕大的古木竟然活了过来,然后身子在茂密的枝叶中舒展开,并探出了一个苍老的头颅,正俯视着前来圣坛的三人。

    是一头苍老的神木青圣龙!

    祝明朗心中暗暗吃惊,这神木青圣龙大半的身躯还藏在了林崖中,仅仅是露出冰山一角,就给人一种强大、古老、神秘之感。

    没有想到南氏的圣林之中,竟然还真的存在一头神木青圣龙!

    “圣守,我们来去圣露,这是我们带来的供奉。”说着,那位大护法将几颗晶莹剔透的珠子放在了旁边,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才退下。

    那苍老的神木青圣龙将珠子收下,这才慢慢的匍匐回了林崖,它的头颅、它的躯干、它的翅膀,完全就像一棵古木依附在崖处,没多久便好像完全与周围的植被融为一体。

    南玲纱朝着那发光的石坛走去,从中取出了十份十年圣露和一份百年圣露。

    将这些圣露用竹罐分好,交给了祝明朗。

    “这十年圣露每一份,都够它吸收十天。而百年圣露,最好在它处在成长瓶颈的时候服用,可以让直接进阶的同时觉醒一些强大的圣龙之力。”南玲纱说道。

    “好,好,再次感谢玲纱姑娘。”祝明朗说道。

    一旁,大护法看着祝明朗抱着的那些竹罐,咽了咽口水,喉结都在蠕动!

    他这种大护法级的人物,也需要多年恪尽职守才有机会分到一份。

    这一份十年圣露,对南氏年轻子弟来说更是争破脑袋的家族至宝,不然自己儿子南昭冰刚才反应怎么会那么激烈。

    而现在南玲纱竟然送给祝明朗和他的龙当水喝!

    其他城邦的那些牧龙家族,不惜一掷千金,就为从南氏这边得一份十年圣露,到头来,南玲纱将南氏这些年的库存,打包一捆全送给了祝明朗。

    十年圣露不是大白菜啊,更别说百年圣露这种根基之宝……

    他这个大护法眼泪都要翻滚出来了,偏偏自己还一句话都说不得。

    祝明朗也没有客气,收下了南玲纱这份厚礼,毕竟以后都是一家人。

    “祝公子,我们这圣露与魂珠、灵果之类的强化之物并不形成消化克制的,所以在喂养银杉圣露时,您还可以继续用别的灵物强化。”大护法此时出声提醒祝明朗道。

    既然拦不住,大护法觉得还不如送一份善意给祝明朗,尤其是自己儿子南昭冰还得罪过人家,将来指不定还要仰仗这位南氏大婿。

    “竟这么神奇,那确实是宝物啊!”祝明朗眼睛大亮。

    居然不影响其他强化灵物的消化时间!

    所谓的强化,就是利用各种天精地华,让自己的龙得到一股天地灵力,从而快速提升实力,并且也可以让龙宠快速度过几个成长阶段。

    但所有这种强化灵物,都有一个消化期限。

    比如说一颗千年魂珠,吃下去后,一般需要七天到一个月的消化期。

    在这个消化期里,处在消化期的龙宠再服魂珠,或者其他强化灵物,效果都会趋近于零。

    这圣露,若是不与其他灵物的消化产生冲突,就意味着让龙宠的进化蓄积多注入了一条奔涌的河流!

    难怪是南氏珍藏的宝物啊,怕是极庭大陆上那些宗林要找寻这种不影响消化周期的灵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的其他龙宠,也可以服用一份,多的就没有必要了,因为只有神木青圣龙的血脉,才可以进行多次吸收。”大护法再一次说道。

    果然,能够在一方领土称霸,都是有仰仗的。

    看来一些野生的绿林之龙,最后栖息在了这片银杉圣林,与南氏形成了一种互助关系,也多半是因为这银杉圣露的特殊了!

    有了这些圣露,小青卓的主级实力是稳了。

    南玲纱应该还是担心自己实力会输,先用家族的资源保送一头龙主级的圣龙出来。

    感觉,把那十年圣露和百年圣露全部吸收了,自己再在其他四个方面着手,小青卓保底是上位龙主啊。

    冲击巅位都有可能!

    养龙,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啊……

    到了秋天,自己又有一头龙主级龙宠!

    ……

    要大护法知道祝明朗此时内心所想,怕是会气得一命呜呼。

    整个南氏兢兢业业不知多少年,才产出的这么点圣露,每一份都价值连城,给头猪全灌到嘴里,都能成为一头地龙啊!

    不然人南太公为什么一大把年纪了,都还不肯放手这百年圣露的归属,要参与到讨伐黎云姿的计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