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了别惹我!

“风暴幻羽,加上白岂的驭风与控冰之法,威力竟然这般霸道!”

    看到那些龙将们被白岂这一道龙法打得体无完肤,祝明朗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

    这件从驯龙学院得来的特殊羽毛,竟随着白岂的成长进阶而一同变强。

    这使得祝明朗身上除了自己打造的铠影护身之外,还多了一道杀敌利器。

    要知道任何可以武装到龙宠身上的装备,牧龙师自己也可以使用!

    那风暴幻灵羽还因为白岂进化而得到了增幅,这相当于祝明朗现在手头上也捏着一个龙主级别的利器……

    正是有这个保障在,祝明朗在站在原地不动,看似将注意力都放在白岂与那些龙将之间的战斗上,实则在心里冷笑。

    有人偷偷的潜过来了。

    这鬼鬼祟祟的家伙除了杜成又还能有谁。

    杜成的神通是接近鬼魅之力,甚至还可以分出一个傀儡,蛊惑敌人。

    那个被冰晶划伤的人,可不是杜成的本体,正是他的傀儡。

    他的神凡诡计……

    祝明朗一眼便看穿了。

    在自己老家,神凡能力比他强的多如泥沙,要没有那件魅影之衣,这个杜成也不过是个渣渣!

    “天命之子,就这吗???”

    祝明朗笑着,缓缓的转过身来,目光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自以为悄无声息的杜成。

    杜成此时如一片残影,在昏暗里基本上等于隐身,当祝明朗面向他的时候,杜成自己也吓了一跳!

    他怎么发现自己的??

    那个傀儡,为了蒙骗过冰辰白龙,连上面刮开的皮肉伤痕都是来真的啊!!

    “小小牧龙师,怎么敢和我争光辉,给我去死!”杜成心中恼怒。

    冰辰白龙还有一段距离,而祝明朗身边更没有其他强大的龙兽保护。

    牧龙师初期,是很难和神凡者抗衡的,只要给神凡者找到一丝机会,直接越过龙首杀死驭龙者,再逃之夭夭,便算是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但级别越高,牧龙师就越恐怖。

    好几个同级别的神凡者都未必可以拿得下一名牧龙师。

    牧龙师的龙兽之多,每一个都独当一面。

    所以牧龙师的团队里,往往可以看到一些神凡者反而是附庸。

    祝明朗显然还远没有到达那个层次,他的冰辰白龙是强,这里没有一个人和龙可以与之单打独斗,可冰辰白龙被绕开,被牵制之后,祝明朗跟半个废人没有什么分别!

    可杀!

    杜成万分肯定。

    即便被识破了,现在冰辰白龙也来不及救主。

    这么短的距离,祝明朗即便还有强龙,也来不及呼唤出来!

    “死!”

    袖刃滑出,左右手各一柄,杜成飞踏,如鬼影重重,他将左右袖刃同时朝着祝明朗的咽喉背手剪去。

    就看见刃影似两邪月之牙,祝明朗后退不得,更闪避不了。

    当然,祝明朗自己也没打算躲。

    正好拿这杜成试一试在自己身上施展出的风暴幻羽。

    比锋利,比割喉?

    “唰唰唰唰唰唰!!!”

    羽爆散,刃狂卷,祝明朗的身上猛然之间袭起一股与龙主级别生物一样可怕气息。

    就看到那两道邪月交错之牙在半空戛然而止,飞踏如鬼影的杜成也诡异的停滞在祝明朗面前,一道道银色之羽带着剧烈的旋转,锋利无比的从他骨骼皮肉之中穿出……

    喉咙之中飞出。

    胸膛之中飞出。

    背脊之中飞出!!

    最可怕的是,这些风暴幻羽根本不知是从什么地方什么角度穿入到杜成的身体里。

    羽成百上千,纵然此时杜成全身喷洒出一大片血雾,形状似巨大的血莲蓬,那些风暴灵羽,依旧干净如雪……

    它们凌厉的收割生命,在祝明朗周围形成了一个华丽惊心的羽毛之涡时,锋利如刀刃,但飞回到祝明朗身畔的时候,却又变得柔软轻盈!

    雪花飘飘而落,幻羽轻轻悬浮,祝明朗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他的长衣仍旧洁净。

    杜成身体像是失去了支撑,缓缓的瘫向地面,而这个过程,他的手分离,脚分离,全身更像是经历了一场精确的屠宰,统统解开了!

    脸也不是完整的,但可以知道他每脸拼凑起来也是临死前的那副难以置信之色!!

    天命之子,宗宫的天命之子……

    为什么会如此莫名的死在一个芜土烂民,无名小辈之手!

    他才是这片土地上未来的主宰,宗宫是他的,这大大小小的城邦也都将臣服于他!

    “井底之蛙。”祝明朗冷笑着道。

    都说了,一入夏天。

    谁都别惹自己!!

    什么宗宫,等白岂到了完全期,祝明朗不介意把他们碾平了!

    地上,杜成看似还完整,只是血流不止,可他没有一个部位是相连的。

    祝明朗俯视着他,看到他的身上浮现出了一道暗影,正似烟尘一样飘散出去。

    祝明朗本以为是杜成的亡魂,神凡者一样可以被采魂酿珠,杜成的魂珠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但很快祝明朗发现这暗影烟尘并不是他的魂魄。

    “铠衣???”

    祝明朗自己就是做这行的,怎么会没有认出这种物件。

    原来杜成身上还穿着一件黑色之衣,难怪他之前身法看上去特别的诡异,连白岂这样的龙主都要费些力气才能够追上他。

    “材料还挺稀有的,虽然做工粗糙了点,不过应该可以改进改进。那多谢杜成少主送上的礼物了!”祝明朗朝着杜成的亡魂上一拜。

    这魅影之衣,比杜成那破烂亡魂有价值多了!!

    考虑到采魂酿珠可能会损伤魅影之衣与杜成之间的灵魂羁绊,祝明朗果断的放弃了这家伙的烂魂,将魅影之衣的一丝灵魂联系斩断,不动声色的收入囊中。

    “少主!!”

    “四少主!!!”

    四雄之中,那女性臃肿雄者失声尖叫了起来。

    宗宫少主多归多,可每一个都被宗宫主人视作珍宝,如今惨死在这次密谋中,他们几个要如何交代啊!

    “你那么在意他,那这会上路你们能结伴入鬼门关!”这时,一个厚重的声音在女性雄者旁边响起。

    女性雄者大惊失色,这拳师什么时候靠近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