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踩一遍

黎云姿反对所有人,迫使所有人失去这唾手可得的利益,也因此在场的有些人暗中往黎英、孔彤、南太公的阵营中站了一些。

    现在,他们只想狠狠的给自己一个耳光!

    若没有他们暗中阻扰,黎云姿军卫规模能比现在更庞大,而这场战役也能多一些胜算。

    黎云姿多撑一阵子,也是好的啊!

    当初黎云姿提出未雨绸缪理念时,他们都觉得黎云姿疯了。

    怎么可以拿芜土为例子,幻想出虚无之海雾气中可能存在更强大的文明!

    越想越悔恨,若能穿梭时空,他们一定会暴打当时愚蠢的自己!

    “既然有那么多强如天穹的势力,黎云姿军卫又怎么抵挡啊,无非也只是挣扎啊。”吴老先生长长的叹息着。

    所有人的命运,变得沉浮不定。

    若真如段常青和祝明朗说的那样,他们这些主级强者怕也难逃奴役,毕竟有更强大的存在!

    “不是全无希望,只要势力严格遵守国规,纯粹的战争,我们还不至于被碾压,黎云姿现在掌握四国城邦的军力,虽然和极庭中的一国军队相比还有些差距,但利用好长峡地形,还是有望守住的。”段常青说道。

    “可你刚才不是说,我们是无主之地,不受国规保护,那些势力也可以对我们出手?”黎家祖母问道。

    此时段常青将目光落在了祝明朗的身上,似乎这个答案在祝明朗这里可以找到。

    大家也纷纷看着祝明朗,毕竟祝明朗到现在还没有怎么说话。

    他也是极庭大陆的人啊,而且还是来自于其中一个族门,是不是能够为祖龙城邦带来庇佑!

    “战争是无法避免的,所以战争方面大家只能够把希望寄托在云姿身上。”

    “但势力这边,可以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我代表祝门向皇朝宣誓,祖龙城邦归祝门所有,每年缴付重税,不再是无主之地,那么其他势力便不可染指,需遵守国规。”祝明朗给大家说道。

    大家眼睛马上亮了起来。

    现在祖龙城邦内外都是黎云姿的,祝明朗本就是黎云姿绯闻夫君,他宣誓归属就宣誓归属,都这种时候了,大家怎么会介意。

    何况,似乎祝明朗大有来头!

    若祝明朗能够出面帮大家化解这奴隶之土的危机,祝明朗就是所有人的神明!

    “那马上让玲纱替云姿与你成亲,城邦大印也在玲纱手上,都不需要更替了。”黎家老祖母说道。

    “????”

    祝明朗都没听明白老祖母的逻辑。

    成亲这事,还能替的??

    长得一样也不行,黎云姿是黎云姿,南玲纱是南玲纱。

    “老祖母,您先别急,等我把话说完。”祝明朗说道。

    “好,好,你说,其他人不许说话!”老祖母叮嘱黎家南氏的每一个成员。

    “这等大事不是现在的我可以做得了主的,我得回族门与他们商榷,毕竟能震慑各大势力的,是族门之威。”祝明朗说道。

    “我段常青也会以学院名义宣誓祖龙城邦的势力归属,但愿能够得到极庭学院的支持,我恐怕也得亲自前往……希望我在极庭驯龙学院的故友还记得我。”段常青也说道。

    “你们这一行,怕也要好些天,到那时势力豪强怕是已经将我们祖龙城邦的高手屠了个干净。”副院长白宏博说道。

    “这个请放心,我已交代刚才那位族中长辈为我争取时间。”祝明朗开口说道。

    “你族中长辈是何许人,她有这般威慑力?”段常青问道。

    “她名为祝雪痕,是我家姑姑。她的母亲为极庭皇族成员,她为这片土地秩序者的话,便可以为我们主持公正。”祝明朗说道。

    “主持公正又是什么意思,不是宣读了归属,便不会有其他势力染指吗?”老祖母问道。

    “宣读归属,只是让所有势力以一种公正公开的方式进行竞逐,并不代表我大喊一声,祖龙城邦乃我祝明朗庇佑之地,别人就得乖乖退让。若没有人主持公正,他们根本就不会遵守。”祝明朗解释道。

    “所以这个宣读归属只是拖延时间,阻止势力干涉。如果祝门在竞逐中败了,我们离川驯龙学院在这次竞逐中败了,其他势力依旧可以过来抢占。”段常青补充道。

    竞逐。

    无非就是牧龙师与神凡者之间的争斗。

    战争。

    便是国土城邦统治者、军队之间的厮杀。

    一个领土一般是由统治阶级和坐镇势力共同支配。

    事实上祖龙城邦也呈现这种形态。

    比如说黎家,明显就是统治阶级,掌管民、城、税、军……

    南氏和驯龙学院便算是坐镇势力,由牧龙师组织或者神凡者组织构成。

    ……

    战争之事,无法约束,只能够看黎云姿的军卫。

    好在西崖附近仍旧有许多没有冷却的熔浆,时不时也会产生一些地脉瘴气,极庭国邦的军队再庞大绝大多数也是由肉体凡胎的士兵组成,他们不可能像牧龙师和神凡者那样直接跨过来。

    时间上还是足够的,黎云姿的军队力量也不差,只要撑过了这个“无主”阶段,让祖龙城邦有了皇朝承认的坐镇势力,即便最后兵败了,祖龙城邦也不至于变成奴隶之地了。

    摆脱奴隶之印,军队也不可以滥杀无辜,更不用说是戒律严明的势力。

    ……

    青松银墙,白石长道尽头,还是一片正在修缮的凌乱,那里曾经是祝明朗与宗宫等人厮杀的地方。

    才过去没多久,祖龙城邦彻底变了。

    祝明朗想起黎云姿郁结在眉间的忧虑,现在他明白为何总是凝结不散了。

    她所看到的,和刚才大殿内家族成员所看到的,根本不是一个境界。

    不过,黎云姿为何会知道极庭大陆的存在,然后一直未雨绸缪。

    要知道连祝明朗自己都不知道极庭大陆会从天上陨落,会与其他陆地接壤,他只知道虚无海外可能出现某些孤岛、领土……

    就因为看到了芜土之地,便想到了这么多吗?

    也不对啊。

    “在担心黎云姿?”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像极了黎云姿就在自己身后说话。

    祝明朗知道她们姐妹音色都很接近,尤其是平静时的语气。

    “恩。”祝明朗点了点头。

    到现在祝明朗都无法在脑海中挥去那一幕,她说要守护这一切,其实里面也包含了自己。

    在她眸子里映着自己的模样。

    有幸是你。

    祝明朗也想和她说这四个字。

    他有幸自己迷失在一个陌生的大陆上,能够遇到她……

    仿佛能不能找到归路都不重要了。

    “她唯一一次失败,便是永城。但我知道从那之后,她不可能再败一次。”南玲纱说道。

    她的语气,让祝明朗感觉像黎云姿亲口告诉自己那般。

    “我也如此,你不用担心。”祝明朗勉强浮起了一些笑容,让情绪看上去没那么阴沉。

    “我会以学院身份参与势力竞逐之事。”南玲纱说道。

    “其实只需有一势力坐镇……”

    “你败了呢?”南玲纱道。

    祝明朗脸马上就黑了。

    看不起谁啊!!

    那些什么宗林、族门、圣宫、教廷哪一个天纵奇才没被自己踩过!

    神凡者身份踩过一遍。

    牧龙师身份再来一遍!!

    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神牧双全!

    “玲纱姑娘,我有些疑惑,云姿是不是有别的什么神通,不然又怎会知道极庭大陆会陨落?”祝明朗开口询问道。

    南玲纱有所迟疑,似乎不打算回答祝明朗这个问题。

    但想了想,她还是开口道:“有一女,名为星画,她的神凡是观星预言。”

    “预……预言师,我见过无数神凡者,却从未听说过有观星预言!”祝明朗感觉小姨子在忽悠自己。

    “你孤陋寡闻。”

    “????”祝明朗感觉自己以前的神凡学识是假的。

    算命师,祝明朗有听说过,无非就是街头巷尾给人看面相的江湖骗子。

    “星画预知了一个大致的时间,其他为黎云姿自己的推断。”南玲纱说道。

    “那有机会要见一见这位星画姑娘。”祝明朗行了个礼,也没有再去质疑这个拥有预言神凡的人。

    预言神凡,这的确闻所未闻,无论是神凡学院还是那些神凡者名门世家都没有类似的能力。

    大概确实是自己孤陋寡闻了吧。

    亦或者,这个世界也并非只有极庭大陆,离川大地,在浩瀚的星河中,是不是还有其他大陆正慢慢的向这方天地中陨落,石磁一般靠近。

    那环绕在地平线尽头的虚无之海,是否又有彼岸……

    “过几日,我们便出发前往极庭大陆。”南玲纱说道。

    尽管处理好竞逐之事,便是对黎云姿最大的援助,不能让那些势力强者出现在战场,那样战争的天平会有所倾斜。

    皇朝是不会出手的。

    所以最先踏入到离川大地的军队,多半是极庭大陆中的国邦。

    根据西崖和凌霄城邦那边传来的消息,在西崖另外一侧是一座为锐的小国。

    锐小国一共十三所城邦,每一所城邦规模与离川大地的城邦相近,由几十城池组成……

    西崖有熔浆未褪,大军要长蛇阵过崖,马匹难行,效率缓慢。

    他们多半会先占凌霄城邦和附近的小城邦城池,在那里屯兵和休养。

    祖龙城邦西边是长峡与山脉,地势优越,常年与凌霄城邦战争,修筑了许多要塞、堡垒、城墙。

    锐国要拿下祖龙城邦,少说半年!

    但势力竞逐若是输了。

    牧龙师、神凡者大量涌入战争,一切就难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