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牧龙师

“太公,我还活着,只是不小心踏入了光怪陆离之地,找不到归来的路。”祝明朗脸上挂不住归挂不住,还是慢慢的躬下身子,给自己的老长辈行了一个郑重之礼,而且不等他回应,始终不收回。

    剑尊老太公还是起了身,走到了祝明朗的面前,两只满是褶皱的手掌盖住了祝明朗手背,轻轻的拍着。

    “修为全无,心气平稳,无哀无怨,好啊,好啊,现在的状态很好啊,我老头子喜欢。年轻就要多穿越,你刚才说,你穿越到什么之地来着?”剑尊老太公问道。

    “离川大地。”祝明朗回答道。

    “哦,就是那个新的陆地,皇朝那边有下文书过来,让我们剑宗做一些警戒,防止有什么未知隐患,雪痕好像担任那里的秩序者,你见着她了吗?”剑尊老太公接着问道。

    “见着了,这次前来,就是想和太公说的,离川大地有一城邦,为我家……为我辛辛苦苦维稳的领地,如今有诸多势力眼红,想要瓜分,而且已经出现一些不守规矩之人。希望太公为徒孙派一些宗林高手,先去坐镇。”祝明朗说道。

    “这事,你和雪痕说不就好了吗?”剑尊老太公说道。

    “雪痕姑姑大概对我失望透顶,只是秉公办事。”祝明朗苦笑道。

    “唉,她怎么如此啊,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半个老师,生逢乱世,不能做这出世强者,能平安一生已是不易。”剑尊老太公长叹了一声。

    “我自己做的抉择,也不能怪她。”祝明朗说道。

    “妙竹,我记得你的哪位师叔之前和我说过,有打算前往离川大地,去了解异域,找寻未知奇遇。你与他说,若愿意坐镇那里的城邦,便赠他皓影剑。”剑尊老太公对紫妙竹说道。

    “是顾唐师叔,徒儿立刻传达,只是……师尊,您我们剑宗哪还有皓影剑啊,最后一把,现在还在丢剑林中,可弃剑林现在无人敢踏足,那里的怪事到现在还没有人可以处理呢?”紫妙竹说道。

    顾唐师叔,祝明朗对他有印象。

    是一位极其正派,眼里不容沙的剑君,他经常游历,喜好到不同的城池,领略不同的地域风情。

    若有顾唐师叔镇守祖龙城邦,祝明朗这些天心头的大石也终于可以落下来了。

    一名君级剑师在那里,即便有宵小之辈也不敢造次了!

    “你怎么忘记你师兄是出自哪里的啊,皓影剑,对我们剑宗来说确实稀有,可对你师兄的家门来说,就是几块好铁。”剑尊老太公说道。

    “对哦。”紫妙竹说道。

    “小朗,你也知道顾唐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喜藏剑,皓影剑才能够打动他。”剑尊老太公说道。

    “再好不过了,徒孙正要回家门中报平安,到时候取了皓影剑,回祖龙城邦后,一定会亲自给师叔送上。”祝明朗再一次行礼,感谢老太公的相助。

    “太公我也就动动嘴皮子,既然你来了,就多住几天,这前往皇城的路途还很遥远,你从离川大地那边过来,也累了吧,正好弃剑林荒废有些时日了,你去那里看看怎么个回事,就算是回谢太公了。”剑尊老太公说道。

    “好,好。”祝明朗点了点头。

    君级强者,或许还不足以震慑所有势力,但遥山剑宗的威名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遥山剑宗有人先坐镇那里,便可以扼制绝大部分居心叵测之徒,大大减轻了黎云姿在战场上的负担。

    毕竟,若锐国久攻不下,肯定会让一些势力强者偷偷进入军队中,也会有罪恶之城那些根本不受规矩的恶徒,对祖龙城邦肆意掠夺……

    “这位是你在离川大地结发妻子吗,很不错,眼光和师尊一样好。”剑尊老太公露出了笑容,望着南玲纱道。

    “师尊,这位是我家娘子的妹妹。”祝明朗解释道。

    “哦哦哦,小妻?”

    “师尊,我们清清白白,只是她可能和师妹一样,比较仰慕我的为人,总会跟外人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令人产生误解。”祝明朗说道。

    紫妙竹已经离开了,应该是去传话。

    剑尊老太公接着说道:“毕竟和你一起长大,妙竹师妹像崇拜哥哥一样崇拜你,她有的时候分不清这种感情。现在好了,你既心有所属,也可以让她不再执迷,好好与她说,她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女孩子。”

    “师尊放心,我会好好与师妹说的,毕竟我也一直将她视作妹妹。”祝明朗认认真真说道。

    这时,几位女弟子前来,他们向剑尊老太公行了行礼,给南玲纱和方念念引路,前往旁峰山庄居住。

    祝明朗让她们先行,自己留在这里与剑尊老太公多说一会话。

    等她们走了,剑尊老太公还是意味深长的道:“我观你与她,很是般配,是不是为了减少紫妙竹师妹对她的敌意,故意说是妻妹?”

    “师尊,她们姐妹为一株双蕊,相貌上不差分毫,您会觉得面相般配也正常。”祝明朗说道。

    “这样啊,难怪……倒是你现在既为牧龙师,怎么不寻一神凡者相随,反倒是两名牧龙师行走,多少会有一些小麻烦。”剑尊老太公说道。

    “她是神凡者,师尊。”祝明朗说道。

    “不对啊,我观她气息,是牧龙师啊,不可能我老到连这都分不清了吧,而且她牧龙师境界有些古怪,在君级上下飘忽不定。”剑尊老太公说道。

    祝明朗张大了嘴巴。

    剑尊老太公怕是午觉没睡醒吧。

    南玲纱是神凡者。

    一名神凡画师!

    怎么会是牧龙师……

    “师尊,您别和我开玩笑了,我见过她的神凡之力,她绝不可能是牧龙师。”祝明朗摇了摇头道。

    “是吗,那师尊可能要与你说,你见到的神凡能力者,可能是你家娘子,不是她。与你同行的这位女子,确确实实是牧龙师。”剑尊老太公神色严肃,一点也没有玩笑的意思。

    祝明朗神情逐渐沉重。

    师尊的级别,应该不可能会看错。

    南玲纱真是牧龙师??

    可自己亲眼目睹了她几次作画神凡。

    作画的是黎云姿??

    不对啊,前些日子在罪恶之城,途径雾都时,南玲纱也作画了!

    难道她一人兼备神凡与牧术??

    不可能!

    这个世界上绝不可能有人兼备两种能力,神凡者与牧龙师,只能二者选其一。

    这一点,祝明朗是绝对不会质疑的!

    (再来一章,求个月票~~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