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戏骨

……

    冰空相隔,别院内依旧温和在春夏,湛蓝色的秋楠木轻轻摆动着,也没有遭受那强劲气流的拨乱,枝与叶都安好。

    黎云姿有些担忧的望着那冰空之帘,修长白皙的手指总是有意识的轻轻去握紧,可每一次聚精会神之时,她的额上便出现了细细的汗珠。

    她站了起来,想要走出这庭院,这时一个声音从冰空之界外传了进来,温柔而平和,不像是在经历一场恶战。

    “别动了伤气,就安心在院子里,我能处理。”

    “我担心玲纱。”

    “哦。”

    娘子也还是有几分羞涩啊。

    见识过了南玲纱画城的那一幕,祝明朗觉得该担心的是与南玲纱交手的那些人。

    祝明朗之前一直想不通,黎云姿为何在根基都不稳的情况下大肆举兵,看眼下的形势,来暗杀的人只有宗宫这几人,而不是满城强者……

    便大概可以知道,所谓的姐妹不和,只是误导黎云姿前行道路上所有阻扰者的假象了。

    当然,祝明朗这算是事后诸葛亮了,打一开始祝明朗所得知的一切事实与传言,都表明黎云姿在祖龙城邦除了掌兵,基本是孤立无援状态。

    祝明朗都信,更不用说其他人。

    心中明了,但也有些庆幸。

    庆幸南玲纱是站在黎云姿这边的,否则黑牙、青卓都晋升为龙主级,怕也阻挡不了这满城讨伐锐气!

    “小心些,不敌时退回来,我能处理。”黎云姿的声音还是传达了过来。

    “好。”

    ……

    废墟、陨坑、亭台楼阁的残骸铺了满地。

    杜成与宗宫四雄保持了一些距离,他们愤怒的注视着祝明朗与冰辰白龙。

    “在做生死道别吗,有什么话最好都说了,怕很快你没有机会!”杜成语气开始变冷,他沿着破碎的黎家皇院朝着祝明朗走来。

    此时,四雄也已经召唤出了他们的龙兽,它们有的身躯雄壮高大,似一座城楼,有的狰狞怪异,堪比上古凶物。

    更有一位所召唤的龙乃雷昆沧龙!

    这雷昆沧龙浮空,似一头旷古魔鲸,皮肉如钢岩,更夸张的是,他身子有一半笼罩在了雷暴云中,由雷暴云里产生的电辉足以将这一片天撕开照亮!!

    龙主级!

    雷昆沧龙显然也是龙主级别的生物,它当空而游,便等于将这乾坤视作了自己的怒海,动一动身,便可以卷起惊涛骇浪!!

    而杜成,也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他是一名神凡者,身法鬼魅,行走时,竟然莫名的消失在了这片残骸之地中,偶尔能够捕捉到他的身影。

    当他施展神凡之力的那一刻,整个人就阴森而诡异,连身影都好像被一层死亡雾霾给笼罩,像极了一些民间传说中的黑无常,行走在阴司间,游离在鬼夜下!

    好在祝明朗见过不少神凡者,他的这种能力倒也可以摸索出一些规律。

    “让龙兽来缠住白岂,他前来追魂夺命?”祝明朗知道杜成的意图了。

    所以他也不会给杜成靠近自己的机会。

    又不是只有一条龙。

    祝明朗早已经呼唤出了神木青圣龙,待这杜成一靠近,他果断跳到了神木青圣龙的背上。

    凌空飞翔,有本事上来打!

    杜成如鬼影森森,他先是尝试着破那冰空之界,打算直接杀死黎云姿……

    但这时,那位女雄者急急忙忙的开口提醒杜成:“少主切勿冒进,黎云姿乃主级上位神凡者,她若伤势有所愈,您怕是会没命的。”

    杜成皱起了眉头。

    情报到底准不准确,不是说黎云姿伤势极重,实力连将级都没有,怎么这会又说有诈??

    “先杀了这牧龙师,我们一起围攻黎云姿也不迟,少主慎重!”那女雄者接着说道。

    女雄者便是雷昆沧龙的主人,是可以与冰辰白龙正面抗衡的猛龙强兽。

    “好,就先杀了……”杜成正要踏冰帘飞跃,忽然从那凝结的湖泊外侧涌来一股炽热震撼的拳风!!

    拳风如烈焰,跃过了冰湖雪亭,直冲向杜成这里,而且速度快得惊人!

    杜成大惊失色,急忙遁走,可以看到他的残影重重,如一件没有肉体的幽灵鬼衣,正横向飘行……

    只是拳风实在霸道,哪怕只是外圈力量刮到杜成,竟也将他整个人掀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入到废墟中,不知铲开了多少楼阁的残骸!

    祝明朗在空中,一眼望去,只见亭湖的另外一侧不知何时多了一人。

    此人相貌平凡,皮肤黝黑,身上也只是穿着后厨杂役的服饰,倒是那张脸让祝明朗觉得在哪里见过,憨厚朴素!

    自己见过这人。

    自己一定见过这人。

    祝明朗很肯定,但怎么就想不起来了。

    “拳师!!”

    那位骨峋强者忍不住惊出一声,一双凹陷的眼睛难得有光,却是惊骇之色。

    拳烈展岸,这不是一个已经销声匿迹不知多少年的神凡者吗!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此处。

    “不对,不对,那个神凡者,是此人!”骨峋雄者猛然间醒悟,指着中年憨厚男子叫道。

    从踏入这里开始,骨峋雄者便探知到了这别院附近,只有一位神凡者和一位牧龙师。

    但此时他意识到一个问题。

    如果黎云姿伤势为假,那她修为远在自己之上,自己未必可以感知出她的神凡气息。

    而她若真的受伤,神凡气息微弱,接近凡人,同样也不好捕捉。

    所以那个神凡者气息非常明显的不是黎云姿,而是此人!!

    拳师展岸,若放在十几年前,没有人会不知道他的名字,即便是外邦和宗宫,都算是深知。

    但在杜成和女性雄者这样年轻一辈里,却从来没有听过此人名号。

    所以,当杜成被对方一拳打飞,灰头土脸的时候,杜成更是恼羞成怒,眼睛如阴司死眸注视着有几分其貌不扬的展岸!

    “小兄弟,又见面了。”展岸沿着结冰的湖走来,见祝明朗正望着自己,于是朝着空中的祝明朗招了招手。

    直到此刻,祝明朗终于想起来这位憨厚牧农是谁了!

    这不是当初送李少颖入学极其朴实的牧民大叔吗??

    曾几何时,祝明朗认为自己是老戏骨,老扮猪吃虎了,可和眼前这大叔一比,真是嫩到九霄云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