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之土

画舟落下。

    落在了城楼之上。

    祝明朗看着祝雪痕绝尘而去,心中也燃起几分对故人、家人的几分想念。

    回去的路,浮现了。

    是该找个时间回去和他们说明自己的情况。

    有人还是会担心自己的,有些亲人们并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曾经耀眼辉煌的神凡者……

    极强者的出现,还是让祖龙城邦民众感到非常恐慌。

    毕竟已经有消息从西边那边传过来,凌霄城邦有六座城池被屠,死亡的不仅仅是凌霄城邦的军队,一些民也没有幸免。

    不过,看到紫龙男子和那道修女子离开,人们又稍稍松了一口气。

    至少他们没有被这些神明一样的存在直接碾为尘埃!

    ……

    黎家皇院,议事大殿。

    黎家老祖母开始召集所有人,商议着眼下的形势。

    驯龙学院的几位副院长级人物也坐在其中,而重新洗牌了的黎家南氏人员,也沉默无比的坐在大殿内。

    显然,所有人都知道了宗宫灭亡的事情。

    幸好那两个神秘大陆的强者离开了,不然这祖龙城邦群强聚集,怕也很难抵挡得了那两人的力量。

    殿内,没有人愿意说话,极庭大陆的出现让他们每个人都惶恐不已。

    “院长,段院长,您总算是来了!”白宏博突然看到了一人走来,顿时如释重负,急急忙忙就迎了上去。

    大殿门前有一中年老者,他着装简朴如一位茶楼的说书先生,身旁有一位女子随同,这女子祝明朗非常熟悉,正是段岚!

    祝明朗望去,这才知道驯龙学院的院长姓段,而且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段院长。

    这么说来段岚老师是大院长的女儿了,看段岚此时的气色,恢复了许多。

    据说,段常青院长是一位君级牧龙师,是这片离川大地上宗宫极其忌惮的人物,更算得上是这片土地上真正一位德高望重的领袖了。

    “请高坐。”黎家的老祖母说道。

    “不必了,先说一说那两位神秘大陆的来客吧,我听闻有人认得其中一位,请问是哪位?”段常青开口说道。

    吴老先生、白宏博、南玲纱的目光都落在了祝明朗的身上。

    “是我,院长。”祝明朗说道。

    “你为何会认识极庭大陆的秩序者,莫非你也是被虚无旋涡卷到这里的人?”段常青院长问道。

    “也?”祝明朗诧异的看着这位段常青院长。

    “你叫什么名字?”段常青问道。

    “祝明朗。”

    “祝门,铸艺了得的祝门?”段常青说道。

    祝明朗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目光注视着这位驯龙学院神秘且强大的院长。

    难道这位院长和自己的遭遇相同!!

    他也是从极庭大陆,莫名其妙穿越到此地的???

    驯龙学院……

    是啊,极庭大陆一直都有神凡学院和驯龙学院,本以为这里的驯龙学院只是每一个大陆人族发展史上的巧合。

    原来创立驯龙学院的段常青院长,也是来自极庭大陆!

    自己找不到归路,也就几年,而他找不到归路几十年了……女儿都这么大了!

    “是……是,我确实是祝门子弟,当初我无意间跌入罕见的虚海旋涡,昏迷醒来后,便在芜土之中了。”祝明朗说道。

    原来自己和院长都是异乡来客啊。

    这驯龙学院的成立,也不是巧合。

    是段常青延续着极庭大陆的学院理念,在这离川平原上创建起来的!

    “芜土的出现,让我明白了这浩瀚世界的一些规律,这些年我也一直虚无海外,在古代山,在隐雾岛,在尽门关,只是希望可以摸索到虚无海旋涡的秘密,想不到……想不到啊,极庭大陆就这样从天而降,很长时间我以为曾经的过往都是一场荒唐的梦境……”段常青院长苦涩的说道。

    这份苦涩,祝明朗是懂的。

    如果自己也和这位院长一样,在这里栖息了几十年,肯定也会怀疑曾经生活的世界,是否是自己受创后出现的幻觉遐想。

    要不是在场人实在有点多,祝明朗怕是会两眼泪湾湾的与这位段常青院长抱在一起悲感长泣!

    “两位,还是先为我们解惑吧,生死攸关,片刻不好耽搁啊。”黎家老祖母长叹一声说道。

    “先与我们说一说那极庭大陆吧。”白宏博说道。

    祝明朗看了一眼段院长,觉得还是由段院长来阐述的为好。

    段院长点了点头,示意祝明朗自己说得若有误,他来补充和修正。

    “极庭大陆有一皇朝和诸多国邦,皇朝强盛,制订国规。”

    “其他国邦如林而立,实力参差不齐,纷争不断,但都必须遵守皇朝国规。”

    “除此之外,极庭大陆还有宗林、族门、龙宫、教廷、学院等不会随意干涉国邦战争的势力。”

    驯龙学院,明文规定,不允许参与任何战争之事,更不允许在战场上屠杀士兵凡民。

    一旦入战场,等于自行退离驯龙学院!

    这个理念,所有的势力都遵守。

    除非是无主之地,以及罪恶之土!

    “宗林、族门、龙宫、教廷、学院……就是说极庭大陆上还有另外四大可以与院长您离川驯龙学院抗衡的势力??”一名南氏的老人问道。

    段常青摇了摇头,苦涩道:“学院分神凡学院和驯龙学院,这两大学院主院都在极庭皇朝中,我们离川驯龙学院的规模,大概只相当于诸多小国中的一所,可能还差了许多。”

    大家满脸愕然,驯龙学院好歹也是连宗宫都不敢招惹的势力,这么说来那极庭大陆上那什么宗林、族门、龙宫、教廷的任何一个,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踏平祖龙城邦!

    “就像当初的芜土,我们离川大地上任何一个城邦若大肆举兵,都可以将他们碾平。如今,我们就是极庭大陆眼中的芜土,是下等之民,是落后的蛮夷。”段常青接着说道。

    这句话让众人感觉胸口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下等之民。

    原来他们昌盛的祖龙城邦竟也有这般沦落的一天!

    想当初芜土的出现,多少城邦都想要瓜分,不知死了多少人,更不知灭了多少族、寨、部落、城池……

    最终黎云姿介入,逐渐将其他城邦势力给驱逐,这才建立起了一些秩序。

    也就是说,现在整个离川大地都会面临当时芜土一样的悲惨之境,在没有一个真正的强者将一切统一起来前,所有人的财产、生命、尊严都会被随意掠夺、收割、践踏!

    而且,并非所有强者都和黎云姿一样,是以建立秩序,和睦共存为理念来掌管的,若遇到一位暴君,他们的存亡不过是一念间!

    “云姿一直希望立国,莫不是她也知道极庭大陆,知道有这么一天??”突然,黎家的一位长辈恍然大悟道。

    黎家南氏族众的目光纷纷落到了南玲纱身上,相貌相同的缘故,大家几乎下意识的从南玲纱身上得答案。

    但黎云姿并不在此,她在祖龙城邦的西边境,在长峡防线,她大半个月前就调集了四大城邦的所有军队,驻守在了长峡!

    是的,她已经在边境迎接即将倾轧过来的极庭大陆的国邦军队了!

    “我会守护好这一切。”祝明朗脑海里回想起黎云姿说的这句话。

    立国,便是为了不让祖龙城邦沦为下一个芜土。

    芜土还算幸运,因为最终由她建立了秩序,成立了城邦。

    即便如此,一视同仁的黎云姿作为统治者双手也沾满了鲜血……

    极庭的统治者,绝不可能一视同仁。

    黎云姿很清楚这一点。

    必须统一,必须强盛。

    否则外敌大军压进,无兵无将抵抗,城邦之民,任人宰割!

    “段院长,是否我们归降,可勉强保存下来,毕竟连宗宫都被那所谓的秩序者给灭了。”这时,老祖母开口问道。

    “万万不可!!极庭大陆许多国邦都存在奴隶之制,一般无主之地,一旦被攻占下来,所有人要先从奴十年,十年后方可慢慢转变为下等子民。”段常青声音不自觉都高了几分。

    “奴隶,不受国规保护,不受势力庇佑,生死不受任何追究。”祝明朗沉声说道。

    奴隶……

    成为奴隶!

    在座的可都是城邦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沦为奴隶!

    “不能败,败便是奴国隶城!凌霄城邦六城被屠,没有被秩序者问责,正是因为凌霄城邦已经沦为奴隶城邦,所有民众生死连牲畜都不如!”段常青重重的说道。

    已经有城被屠了。

    这表明踏过西崖的那位统治者生性残暴,根本不顾民众死活。

    黎云姿要是败了,祖龙城邦的下场绝不会比凌霄城邦的那六城池好多少!

    “我们……我们该如何是好啊??”

    “坐井观天,坐井观天,我们皆在坐井观天啊。”

    “云姿可一定要胜啊,我不想做奴隶,我不想做奴隶!”

    曾经黎家和南氏有多少人在族会中表态,要让芜土成为祖龙城邦的奴隶之地,让他们不知疲倦的修筑城池,让他们没日没夜的铺路石,让他们做战场的死士……

    可现在,一想到这样的命运会落在他们每个人头上,几乎崩溃的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