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主级!

祝明朗的身上,无数的冰羽缭绕,它们并不是绒毛那么柔软,而是像盾片一样坚韧,附带着浓浓的冰霜之气。

    熔浆滚来,带着极其可怕的熔断力,怕是金属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温度。

    但祝明朗只是站在那里,盾羽飞舞,长衣飘飘,一尘不染,就好像他也身处在另一个世界中,与这狂躁的炼狱之炎完全相隔。

    熔火翻滚,炎影摇曳,冰辰白龙由祝明朗的肩上轻盈的跃落,它落点处立刻凝结出了一片结晶冰毯,甚至每迈出一步,这结晶冰毯就会多出现一片。

    流苏之绒高贵的扬动着,飞舞的冰之精灵由柔美逐渐化作寒冷凌厉,随着所有的冰之精灵簇拥成了一道白色的旋涡,身姿玲珑的冰辰白龙更在越来越强烈的白色暴羽中幻化成型!

    冰在肆意的蔓延,不再像之前那么温柔,而是狂暴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风在咆哮嘶吼,茫茫天空中有一条条浑浊的风卷,通天蟒一般扭动着身躯,让这气派无比的黎家皇院都如破宅般飘摇。

    前一刻,还如同一只温顺小猫,依偎在主人身上的这白龙,此刻显现出本体,那神骏之势、圣威之怒,竟让进化为完全体的炼狱火龙黯然失色!!

    罗孝站在龙角上,看着那步履冰阶的成年期冰辰白龙,竟有些无法相信。

    想当初在离川平原,这白龙也不过是自己鎏金火龙的手下败将,得仓惶逃命。

    怎么自己从古代山中活着回来,鎏金火龙也迈入了第四个阶段,完全期,实力仅次于龙主级别的生物,可面对这冰辰白龙竟然在发抖!!

    不可一世的炼狱火龙……

    这是他罗孝还敢踏回这祖龙城邦的最大仰仗。

    谁知道这份仰仗,竟在祝明朗面前的这头小小白龙这般微不足道!!

    他本应该光芒万丈。

    他潜力无穷,本应该成为龙主级的尊者,更应该最后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为什么会如此微不足道。

    微不足道的人,不应该是祝明朗吗,这个冒充黎家人,这个该下十八层地狱亵渎了自己信仰的残渣!

    这个残渣!!

    罗孝几乎疯狂,他大吼着,命令炼狱火龙撕咬成年期的冰辰白龙。

    到了成年期,冰辰白龙颈部的流苏绒变得更张扬,高贵白龙威严更在全身那一片片圣体冰甲鳞羽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连一些稀有的宝石银钻都要逊色……

    鎏金火龙狂躁、霸道、一身金褐色的炼狱熔火,看似野性暴虐,无可阻挡,但冰辰白龙每一步都有冰叶衬托,眼眸光辉流转之间,便可呼风唤雪。

    更不用说当冰辰白龙真正发起攻击的时候,那看似漫不经心一践踏,磅礴的死亡冰蕊瞬间绽放,如一座冰矛、寒剑堆砌而成的山丘,就那样凌厉的刺向四面八方!!

    死亡冰山之蕊将鎏金火龙给刺得皮开肉绽,它一身引以为傲的火鳞连冰寒之气都难以阻挡,更不用说那冰蕊贯穿……

    鎏金火龙身上全是血,血流淌在地上,满上灼烧起来。

    就在这时,山丘一般的冰花之上,一对震撼无比的白色之翼猛展,层层圣绒苍羽扇舒。

    冰辰白龙背后的广袤长空突然暗淡,密密麻麻的冷星似雨,竟然一道道贯穿黎家皇院的上空,爆射向鎏金火龙与宗宫几人!!

    白昼星落!

    尽管这威力与曾经带来灾难的天火有不小的差距,但对于生灵而言,这同样是一种泯灭!!

    炼狱火龙无力的咆哮,也只不过是在掩藏自己内心对死亡的恐惧。

    而罗孝望着这死亡壮丽的冷星群落,仿佛已经失去了魂魄!!

    “砰砰砰砰砰!!!!!!!!”

    亭台楼阁,统统夷为平地,可以看到黎家皇院这片地带像是突然间被大地吞噬了一般,在隆隆巨响中彻彻底底的消失。

    四雄起初还想攻破那冰空之界,速战速决,可看到这样的毁灭星陨,哪里还敢在冰空之界下逗留,纷纷逃退到了湖亭更远处。

    杜成同样在躲,他似乎是一名神凡者,身法诡异而迅速,但在冷星触地,掀起震撼气波之时,他那身法也不过如鼠窜般狼狈,好几次险些跌落窟窿!

    没有逃离的是炼狱火龙和罗孝。

    冰辰白龙这一次攻击的目标也正是他们。

    周围全是陨坑,满地的瓦砾断梁,黎家皇院的那些女眷们要没有被故意遣走,怕也是无一生还。

    骨肉之翼断折,四肢扭曲,厚实的胸膛更被其中一颗冷星给直接打穿,然后在身躯内炸开,将炼狱火龙的五脏六腑给弄碎轰烂……

    罗孝全身是血,趴在炼狱火龙旁边,他看着凄惨至极的炼狱火龙,内心底不断翻涌的怨恨与怒煞竟然才有所熄灭!

    罗孝并非蠢材,他知这世间比自己强横的人有很多,所以无论有多少提升他都会找寻靠山,之前是黎家,现在是宗宫。

    只是,让他在这断残痛苦中无法瞑目的是,微不足道的芜土烂民为何也能像自己不敢瞻仰的尊者一般,将自己踩在这肮脏、恶臭的瓦砾臭土中!!

    “你忘不了的眸子,你痴醉的唇,你馋恋到近乎疯狂的身子,哈哈哈,到头来全被那个卑贱的乞丐狠狠的享用,他们两个在地牢里胡乱**后醒来……”

    那女人,那女人尖锐癫狂的话语,无时无刻不再折磨着他。

    更在他陷入死境之中,一次又一次的钻心刺魂,不甘死去!

    守护别院的人。

    该是自己。

    他祝明朗,何德何能……

    她的眸子,她的唇,她的一切,好想再看一眼。

    罗孝在地上爬动,他朝着那座别院慢慢的爬去,他的大半截身子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一只手和一张鬼怪般的面孔。

    他无法咽下最后一口气,那个疯癫的女人的声音,就在死亡的深远里等他,他不下去!

    然而很快,一个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这个人是祝明朗,罗孝只能够看到他的腿,连面容都看不见……

    “原来是罗孝老哥啊,刚才没认出,失礼了。”

    见不到面容,可听得到声音。

    祝明朗居高临下。

    偏偏这居高临下的声音,这话语,让罗孝脑海里浮现的那张脸比亲眼目睹还要清晰!

    最后一口弥留之气因为这句话,硬生生的被灌塞了下去!

    怕是真有黄泉,真有奈何桥,孟婆的汤药也无法让罗孝忘却这一幕!

    ——

    (迟一点还有一章,明天看也可以,毕竟我写得稍慢。就是麻烦大家月票投一投,新书上架第一个月,牌面撑一撑嘛,乱盟冲冲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