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事

南玲纱果然还是受不了这两个人了。

    感觉他们之间仿佛存在着某种默契。

    再看了看祝明朗,好像也没有什么非凡之处,怎么黎云姿好像对他有特别的纵容。

    难不成真的因为那露水鸳鸯之情?

    “你们继续眉目传情,本小姐告辞了。”南玲纱起了身,带着几分怨气。

    “霜儿,送送雨……送把雨伞给她。”黎云姿看了看院外,似乎瞧见了阴云在缓缓的遮蔽着明媚的苍穹。

    “不用!”南玲纱没好气道,她看了一眼祝明朗碟上用餐布托着糕点,却是非常娇蛮的将糕点给裹了起来,打上了一个精致漂亮的蝴蝶结,然后轻轻的提了起来。

    “星画做的点心,可不能全便宜他。”说罢,她傲娇的哼起了小歌,提着小糕点走了出去。

    祝明朗手上拿着豆糕,目光注视着南玲纱倩影,流露出了几分不舍。

    这么好吃的豆糕,竟然被她全抢走了!

    也不知道黎云姿屋子里还有没有,走的时候打包一些回去。

    “四小姐,您的伞,您带把伞,不然会淋湿您的糕点。”霜儿拿了把伞,快步追了出去。

    不愧是黎云姿的侍女,如此机智聪慧,一点都不违和的创造出了轻松惬意的空间。

    “还有吗,这味道可真好,我很久没有尝过这样的美味了。”祝明朗吃完最后一半豆糕,喝了一口茶,等嘴里的糕点粉彻底化了,才开口询问道。

    贪吃,也得风度翩翩。

    “没了。”黎云姿说着,将自己面前没有怎么动过的那一份轻轻的递给祝明朗,大概她也看出祝明朗为了进黎家皇院,耽搁了午饭。

    “虽然你说这次回来心情好了一些,但我感觉你依旧忧心忡忡,是什么事情在困扰着你吗,和我说说,总比闷在心里好?”祝明朗说道。

    “好。”黎云姿点了点头。

    祝明朗倒有些意外,本只是一番客套之意,纯粹也是关心黎云姿的状况。

    未想到她真的愿意和自己说心事。

    正常情况下,黎云姿不应该将所有的状况都藏匿在心吗。

    “没关系,你吃你的,我说我的。”黎云姿见祝明朗正襟危坐,语气柔和道。

    “恩。”祝明朗也没太拘谨。

    “年庆前,众将士都希望归来,包括南边的大城邦也觉得我们必定年前收兵。但最后,我的军卫在他们年庆之日,攻占了他们的主城。”黎云姿平静的叙述着。

    祝明朗突然觉得糕点有点噎,赶忙倒了一杯茶,润了润喉咙。

    南边的城邦被占领了???

    一个冬天??

    那可也是一个城邦啊,虽然没有祖龙城邦这么强盛,也不至于就这样……

    轻描淡写几句话,可让祝明朗内心无比震撼。

    年庆,一边是张灯结彩、喜庆祥瑞,一边却是兵临城下,山河飘摇!

    即便没有亲眼目睹,祝明朗也能够想象得到那极具灵魂冲击的画面。

    “芜土,军卫成立,最迟到夏,芜土之邦便会建立,由张拓为城邦军师首领,郑俞为城主。”黎云姿接着叙述道。

    祝明朗深呼吸了一口气。

    从郑俞的那些书信,和不断传来的边境战事中,祝明朗已经感觉到了黎云姿的那份野心。

    让祝明朗想不到的是,短短一个冬季,一个半春,祖龙城邦周边将有两座城邦,归属于黎云姿一人!

    “祖龙城是根基,无论我拿下多少城池,一旦祖龙城邦出现什么变故,我这近半年十七场战役将毫无意义。”黎云姿继续说道。

    “凌霄城开始谴责,宗宫开始阻扰,他们视我为恶魔,不断的掀起战火,不断的让民流离失所。”黎云姿看着祝明朗。

    祝明朗给黎云姿续上一杯茶,同样注视着她的眼睛。

    “我从你眼睛里看不到夺权得城的喜悦,你不痴迷权力,又不在意财富,你要的是什么,能与我说吗?”祝明朗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来。

    她要的究竟是什么。

    这块土地上,尽管战火从未平息过,但如今有一半的战争因黎云姿而起,并全部都是黎云姿掀起的可以称之为侵占的战争。

    夺了南边的城邦,又要芜土独立成邦,若祖龙城邦再完全为她所用,她便一人坐拥三大城邦!

    黎云姿此时眼睛终于有了情绪在流转,似剑辉耀眼凌厉。

    “立国!”她道。

    国,这对各大城邦而言不算是陌生之词,但这块土地不存在任何一个国。

    城邦与城邦独立,没有联盟一说,除却宗宫占据了一些制衡的说法,基本上每一个城邦都是一座小王国!

    黎云姿要的,是城邦一统,立起国家!

    这是何等野心!!

    祝明朗感觉自己真的太小看黎云姿了,本以为她只是在夺回属于自己的君权,却未想到她要的是正片陆地上的真正主宰地位!

    “所以你的敌人,其实是宗宫?”祝明朗苦笑着道。

    “我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敌人,只有前行时的阻扰者。”黎云姿回答道。

    “我不明白,如若你真的要成就国主之位,大可以等到芜土繁荣,更可以慢慢蚕食南邦,甚至等到祖龙城邦内部大局稳固,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祝明朗摇了摇头。

    不对,黎云姿虽然大获全胜,甚至出其不意的拿下了南邦,可她根基不稳,内忧外患,用不了多久便会将自己逼入绝境!

    她不可能预见不了这些,那她为何这般急切。

    要立国,不能急于一时。

    “为了拿下南邦,我受伤了,这个事情,阻扰我的人已经知道了。”黎云姿说道。

    祝明朗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南玲纱在这个时候过来,是不是也是来探一探黎云姿伤势的?

    这么说来,南玲纱终究还是黎云姿的阻碍之一,她掌握着南氏大权,纵然不理会权力争夺,但只要她有心阻扰,黎云姿很难在祖龙城邦站稳……

    树敌诸多,归来养伤,凌霄城邦怕是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返的机会,而宗宫更会对黎云姿进行制裁。

    “你这身边,怎么没有什么侍卫,太不安全了,毕竟这个黎家皇院也有许多居心叵测之徒。”祝明朗站了起来,环顾着庭院四周。

    哪怕是用灵力感知,祝明朗也感觉不到什么高手在黎云姿左右。

    “纵有万军,可信者也无一二,所谓的效忠、所谓的信奉,都敌不过威逼利诱。”黎云姿话中透着几分凄楚。

    经历过一次跌落,品尝过了那份屈辱的滋味,此时的她反而比任何人都清楚,所谓的拥戴,所谓的忠心,都是云烟,强风一来就会散。

    “这……”祝明朗听罢,突然间有些心疼。

    人心确实如此啊,即便是芜土,给与了他们生机,可有更好的利益,他们很快也会背叛,甚至唾弃。

    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