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皮厚

“误会啊,娘子……”祝明朗急忙做辩解,却将这自己编造的称呼脱口而出。

    黎云姿眼睛都瞪圆了,要换做其他登徒浪子,不管听没听清,真就一剑把舌头给割了。

    “口误,口误,云姿姑娘,我祝明朗一直都是品行端正之人,我也不明白她为何要搬弄是非。”祝明朗说道。

    黎云姿看着他,看着他一脸真诚的样子,却不由在心里冷哼。

    以前怎么没觉得祝明朗脸皮这么厚?

    “我提醒过你,不要与她走太近……算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她应该不会取你性命。”黎云姿摇了摇头,没有再去理会南玲纱的事情。

    祝明朗挠了挠头,原来她是担心自己死在南玲纱手上。

    南玲纱起初确实有想杀自己的想法,但后来应该也是逐渐被自己端正的人格给征服了。

    “竹林那夜,确实是个偶然,至于神木青神龙……”祝明朗做出解释,他也不想黎云姿把自己看成城里传的那种人。

    即便她们是双胞姐妹,长相一模一样,祝明朗心里还是更倾向于将她们完全分开。

    “小姐您怎么……啊,不能进去,您不能进去!”

    这时,霜儿的声音从远处门前传来。

    祝明朗这才醒悟,原来她去给自己放风了。

    咦,为什么要说是放风呢,自己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叙旧闲谈罢了。

    “什么人这名蛮横,连你的庭院都敢闯?”祝明朗有些诧异的看着黎云姿,接着问道,“需要我回避吗?”

    “回避,岂不是令人徒增揣摩?”黎云姿说道。

    她似乎知道闯进来的人是谁,只是缓缓的起了身,从身后的木几上取了一枚干净的杯子,随后提起了茶壶,慢慢的给那个空杯子倒了一杯清茶。

    祝明朗有些困惑,目光不由的望向长长的庭路,想知道来人是谁。

    当他看到黎云姿正沿着叶庭石的路行来时,脸上更是充满了惊愕之色,直到将脑袋转回过来,发现黎云姿并没有瞬行,就在自己面前时,祝明朗才幡然醒悟!

    真是一株双花。

    之前几次,祝明朗终究觉得有几分说不清的古怪,觉得这个世界上真就存在一体双魂的说法,现在看到她们同时出现,便才完全抛掉之前那些莫名其妙的揣测。

    不过,看到她们同时现身,同样带来不小的视觉冲击。

    实在是黎云姿本就是美艳无双,偏偏这样的姿容,还有另外一人,并同样沉鱼落雁,不差分毫。

    “南……南玲纱?”祝明朗眼睛从两女子身上不断的交替。

    说实话,要她们不轻易展现出性格迥异的一面,祝明朗根本就分不清。

    而且,好像在门外放风的霜儿,也差一点就以为从外面闯进来的人是黎云姿!

    “坐。”黎云姿指了指旁边的木椅,平静的说道。

    南玲纱看到了祝明朗,脸上绽开了笑容,只是这笑容可不是温和与优雅,反倒是带着几分玩味。

    “姐姐,你好大的野心呀?”南玲纱坐了下来,正好是在祝明朗左侧。

    祝明朗面前是黎云姿,左侧却是南玲纱,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犯头疼了。

    茶几是圆的,祝明朗感觉自己稍稍一走神,直接就认错了……

    还好,南玲纱今天不是沉默和淡薄的性子,碧眼盈波,可谓眸光中荡漾着她特有的妩媚。

    “你想阻拦,我也不会对你客气。”黎云姿还是那副清清冷冷的样子,对自己妹妹也没有多少的情绪会流露出来。

    “哼,真是扫兴,来得不是时候。”南玲纱起了身,却没有去动面前的茶水,只是一副要离去的样子。

    但很快,她又停住了步子,回眸生辉,注视着好端端坐在那里只想做个小透明的祝明朗。

    祝明朗低头看着茶杯,面容如杯中茶水一样平静,内心却如庭中中秋楠枝叶一样在风中摇摆。

    “街景繁华,整个冬季都枯燥乏味,不如姐姐把这位俊俏的公子借我解闷,随我逛一逛香花灿烂的祖龙城?”南玲纱笑盈盈,那双眸子像是雪水洗涤过一般明亮。

    “不行。”黎云姿干净利落的拒绝了。

    “姐姐不舍?祝郎,今日你怎么不与我说话,往常可殷勤热切呢,即便畅聊整夜也一副不会疲倦的模样。”南玲纱笑容看上去是那么清纯可人,仿佛真如一位天真烂漫的妹妹,在意的不过是逛逛街、吃吃美食的小事情。

    “南玲纱姑娘,我已经和你姐姐阐述了事实,你就不要颠倒是非了,何况我与你姐姐情比……君子,挑拨也没有任何的意义。”祝明朗一本正经的说道。

    “就不怕闪了舌头!”南玲纱凶凶的瞪了一眼祝明朗。

    祝明朗古井不波,此时就应该坐定如老僧那般。

    毕竟他搞不清楚黎云姿和南玲纱之间的不和是到了什么地步,已经完全没有了姐妹之情,还是纯粹因为立场不同。

    “我有事与他谈,你留也好,走也好,请便。”黎云姿并不喜欢南玲纱这样胡闹。

    “好啊,我等你们谈完,谈完之后,再陪我逛那春夜彩灯河,要不姐姐也一同吧,我们姐妹已经有很多年很多年没有一同出门了。”南玲纱干脆坐了下来,端起了茶杯,优雅安静的喝着清茶。

    祝明朗皱起眉头。

    好不容易有机会和黎云姿单独相处,兴许关系还能够更微妙一些。

    也不知道南玲纱究竟在试探什么,是想知道自己与黎云姿真正的关系,还是纯粹就是胡搅蛮缠?

    黎云姿看了一眼南玲纱。

    南玲纱却翻了翻白眼。

    一下子,气氛沉默了下来。

    黎云姿不说话,像是在静静的等南玲纱离开。

    南玲纱却也不服,黎云姿要么当着她面说,要么她也在这里等。

    祝明朗见她们姐妹开始置气,也干脆当做一个合格的小透明……

    微风拂过,庭院中种着一簇非常精致的铃兰,那嫩白的花朵似一颗颗垂挂的洁白小铃铛,轻轻摇曳之时,并不是发出悦耳的声响,而是荡出一缕缕温和的香气。

    依旧很安静,没有人说话。

    祝明朗突然想起,自己没有吃午饭,见桌旁还放着一些糕点,于是起了身,将那一盘手工糕点端了过来,一边喝茶,一边享用。

    南玲纱瞪着漂亮的大眼睛,没说话,却好像在说:你把这当你自己家了吗!

    “哦,你也吃,味道真好。”祝明朗从盘子里分了一些,给了黎云姿一份。

    黎云姿也尝了一口,只是不说话。

    但对祝明朗脸皮的厚度又有了新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