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之子

“即便是祖龙画魂,我们几个联手,她一神凡者也难敌我们群龙围攻!”范长老深吸一口气,决定不再鲁莽的与南玲纱单打独斗。

    这时,南太公低声在范长老耳边说了几句话,这让范长老脸色更难看了。

    “怎么可能,世间没有人可以掌握两种力量!”范长老很快又否定道,他不相信南太公所说。

    南太公也不愿意相信。

    但事实上,他亲眼目睹过南玲纱唤醒了邦墙中的祖龙龙骨,那是一条骨龙。

    “妖孽,姐妹皆妖孽,是邪煞魔女转世,没有资格活在这片土地上!”范长老根本不愿再听南太公的那些危言耸听之词。

    南太公了解南玲纱,所以他才会畏惧。

    范长老与黎云姿有仇,现在又中了南玲纱的阴谋,自然已经怒发冲冠。

    堂堂宗宫,难道还怕了这魔女姐妹???

    她今日即便死在这,宗宫也绝对不会放过她们!!

    “玲纱,我们这些老一辈确实迂腐,阻挡了祖龙大业,如今已难以与你们相争,我们输得狼狈……太公我可以向祖辈宣誓,不再干涉任何族事,从此做一个退隐老者,只想安享晚年。”南太公声音虚弱,想要借着一点亲情来让南玲纱给自己一条活路。

    “我画一棺,您便可以安享晚年了!”南玲纱眼睛里透着是绝情的冷漠。

    南太公苍老的脸上满是恐怖,刚才还一副老者无奈,现在却如恶鬼露牙!

    抉择从一开始就给了。

    放逐,还是处死。

    若南太公真的怜惜一族之情,怜惜血脉之情,何必在放逐与处死之间做了处死的选择。

    他能活下来,仅仅是他牧龙师深厚的魂体,不是因为他给黎云姿留了活路!

    仁慈??

    怎么仁慈!

    串通凌霄城。

    联合宗宫。

    黎家南氏……

    只为置一个光辉盖过所有人的女子于死地!

    他们不这样做。

    她南玲纱一直都是南玲纱。

    只因为世间险恶到令人发指!

    迫得她们姐妹不得不自年少分割,决裂,只为成为对方暗中的守护使者。

    姐姐在明。

    她在暗。

    但姐姐的遭遇,在南玲纱身上一样会发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她看得很清明!

    驱逐,活。

    处死,则死。

    绝不会有一点点的怜悯,祖龙城邦早就该肃清。若一年前便如此,又怎会发生永城之事??

    “你以为在此处和我们周旋,黎云姿就能活吗??”

    “她现在怕是已经为一具尸体。”

    “我们宗宫杜成少主,才是真正的天命之子!”

    “你们这些凡俗劣女,只有顺服!!”范长老狞笑着,她唤出了自己的五爪天龙来。

    南玲纱看到这活下来的人纷纷唤出龙兽,不退反而迈步朝着龙群走去,那铁堂大殿不知何时开始摇晃……

    整个南氏府邸其实就依靠着宏伟的邦墙,而墙在抖动,高耸的石墙像是活了过来,正化作一头洪荒神兽,将这南氏大府给围了起来。

    “莫慌,是画影!”南太公高声道。

    说是这样说,但画影实在太逼真了,感觉邦墙在如龙一样蠕动,感觉城池在因为它的苏醒而剧烈摇晃。

    南玲纱的神凡之力是宗宫几位强者都闻所未闻的,怎么去抗衡??

    似乎从一开始,他们就被宣判了死亡!

    ……

    ……

    黎家皇院。

    冷冷清清,几乎空无一人。

    宗宫四雄与杜成一同走向了黎云姿的庭院,带路的人正是黎孔熙,她似乎对一切都很懵懂,误以为杜成真的只不过是代表宗宫拜访黎云姿。

    “过了这片女眷的亭台楼阁,便是黎云姿的住所,她一直都是独来独往,孤僻冷漠,我们姐妹们没有别的事情,都不会往那里走,不过听闻最近黎云姿庭院里住了一名男子,说是侍卫,可观他容貌,似乎就是那位与云姿有不清不楚关系的祝明朗。”黎孔熙带着笑容,继续说道。

    “祝明朗,莫不是那个芜土的流民,得了天大好运的贱种??”杜成也笑了起来,眼神却没有那么玩世不恭,反而带着几分阴沉!

    “少主,是他,到时候请劳烦将他由我来处置?”这时,杜成旁边戴着面谱的男子说道。

    “当然可以,倒是几位叔叔,一会围攻黎云姿时可留下她一口气啊,听闻她身姿绝艳,如天女下凡,我也想品尝品尝。”杜成说道。

    “杜少主,您怎么说这样的话,你我可有婚约在身!”黎孔熙面红耳赤道。

    “无非是如逛青|楼,行男人之事,你何必这样娇蛮?”杜成说道。

    黎孔熙已经气得直咬牙了。

    这个杜成,实在太肆意妄为了,当着她这个未来妻子也根本不收敛半分,之前直勾勾的盯着戴面纱的南玲纱就算了,这会竟然还要做那无耻下流之事!!

    “有神凡者气息,一名。”这时,宗宫四雄中那位高额男子说道,此人身高夸张,额头凸出,要不是穿着衣,在这浑浊暗沉天气下如一具骷髅!

    “牧龙师气息,一名。”这人接着说道,他似乎拥有比别人更敏锐的灵视探查。

    “当真没有其他护卫,黎云姿估计做梦也不会想到整个黎家弃她而去了吧。”杜成有些意外的说道。

    “我记得她在永城走出后,气息也极弱,不知何故。”那位戴面谱的男子说道。

    “神凡者有心魔暗劫再正常不过,一会少主还是不要轻敌,她有可能伤势有所恢复,实力不亚于龙主。”那位骨瘦之雄说道。

    “那祝明朗呢,实力如何?”这时,另外一名宗宫雄者问道。

    “哼,最多不过下位龙将,他曾被我追杀数百里,仓惶逃入驯龙学院!”那脸谱之人大为不屑道。

    一想到祝明朗居然住进了黎云姿的别院,此人脸谱都要被撑裂了一般。

    “现在应该有所提升,我听驯龙学院一些人说的。”这时,黎孔熙还是开口说话了。

    “再提升,怎与我相比?自古代山九死一生之行,我已今夕不同往日!!”脸谱男子继续说道。

    “哈哈哈,看来你对那个叫祝明朗的小子当真怨得很啊,一会就由你来处理他吧!!”杜成说道。

    ————————

    (月票哦,月票哦,第一天,月票很重要,明天还有三更~~~~为这本书,我天天失眠,但依旧写得满怀期待,不知疲倦。一转眼五年,偏偏没有怎么停笔写作却忘记了上架流程……唉,连感言都没写。不管怎么样,心里还是忐忑的,诚心希望大家支持,支持被你们活生生熬成大叔大胖的乱,支持牧龙师,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