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宝铠

进入城邦,前往铸坊。

    即便是冷冬,祝明朗也保持着淬炼铸艺的良好习惯,小白岂和小青卓,都可以来一套与它们属性适应的铠甲,只要材料收集齐全,剩下的就是自己手艺的问题了。

    自从一见如故、两情相悦这感人置身的浪漫爱情故事在学院内传开之后,城邦人民对待祝明朗的态度也没有以往那么恶劣了,甚至有些信以为真的人,不断的想要巴结祝明朗。

    祝明朗平日里还是比较低调,不愿意被这些事情扰乱了修行的心性,所以即便现在去铸坊,他也是只与相熟的几个人打打招呼,然后一头钻入到炉火锻造中。

    灵域果功效非常显著,现在祝明朗的灵力又比以往增强了不少,一些需要注入灵力才能够淬炼的盔鳞,也变得轻松简单起来。

    龙母留给了祝明朗一片青逆鳞,这逆鳞可是罕见之物,杀几十头龙都未必有这么一片。

    只可惜,这片逆鳞做不了龙铠,龙铠需要的鳞料面积更大,若拿去卖,无论卖什么价格都有些不值,最后祝明朗决定做成一件逆青软甲,给自己保命用。

    祝明朗做这份逆青软甲已经有些时日了,而近日他就意识到自己以前有多学艺不精了……

    尺寸,鳞料,都出现了很大的偏差。

    若强行用别的材料来凑,到头来只会让这逆青软甲变得有诸多破绽,发挥出的效果也极其有限。

    “祝明朗,祝明朗。”铸室外,赵隆师傅敲了敲门,像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祝明朗。

    “怎么了,赵隆师傅?”祝明朗没出门,只是在里面大喊道。

    “听说了吗,你家女君要回城了。”赵隆师傅也高声道。

    “啊??好事啊!”祝明朗回答道。

    “你怎么还闷在里面啊,不去南边的城地早点与她见面吗?”赵隆师傅一副比祝明朗还着急的样子。

    “不用,不用,她……”

    “哦哦,你是在给她做一件爱心之铠吗,前阵子我见到你拿着一件半成品的小铠衣,没有想到啊,你是不是一早就通过书信知道女君要回来了,所以这些日子埋头苦练,就为了给她一份惊喜,你们年轻人真够浪漫啊!”赵隆师傅恍然大悟的说道。

    门一下子打开了,祝明朗脸被锻造炉烤得有些发红。

    看了一眼赵隆师傅。

    祝明朗回头看了一眼那件明显太小,自己完全穿不下的逆青之铠衣,再联想了一下黎云姿纤柔妙曼的身段……

    是啊,自己为什么一根筋呢。

    做一件女子软甲,不是整整好吗?

    一直都没有机会感谢黎云姿送给自己的入学信笺,像她这样经常在战场上的人,怎么可以没有一件好的软鳞衣。

    何况,自己瞎编了这一见如故两情相悦的佳话,早已经传得满城风雨,她之前都在南边战场,没有功夫找自己算账……

    到时候,自己送上这宝衣,她要不满也会气消,她要不介意,那岂不是更美满甜蜜。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即便有些事木已成舟,祝明朗也觉得应当恰到好处的主动一些,最后结果会如何暂且不好说,结个善缘总没问题吧。

    继续努力,趁着黎云姿还有一些天才到城内,赶紧将这件爱心宝衣……逆青宝甲给做出来!

    幸好,自己一直都是一个心细如尘的男子。

    换做其他女子的衣,祝明朗还未必能做得尺寸正好。

    黎云姿,应该没问题。

    ……

    ……

    山花绚烂,林叶静美,秋楠树上长出了如絮一样的叶芽,它们每一天都在发生改变,只是并不会有有心人,每日都在树下痴痴的凝望,细细品味着慢慢绽放的浪漫。

    秋楠树,浅色的墙,祝明朗站在墙桓处,一身干净的衣裳,正仰着脸,欣赏着那些从墙瓦上滑落的秋楠枝叶。

    一女子行来,望见了祝明朗,见此人萧萧肃肃、爽朗清举,不免有些惊讶。

    与第一次见时,好像不大一样,就连气质都比当初更温润如玉。

    “祝公子,我家小姐说,很喜欢你的礼物。”霜儿欠了欠身,对祝明朗说道。

    “那代我向你家小姐问好。”祝明朗满意的点了点头。

    “公子为何不亲自去说呢?”霜儿轻笑道。

    “她不是有伤,不见他人吗?”祝明朗疑惑道。

    “你,是他人么?”霜儿眨了眨眼睛。

    祝明朗老脸一红,显然这位侍女也听闻了那些祝明朗以一己之力编造的美妙故事。

    能被请如院,应该是很荣幸的事情了,毕竟大户人家女子的庭院绝不接待任何男子,甚至一些亲戚都要避退。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踏入院内时,祝明朗有那么一点小心方。

    脑子里也在回想起当初那个被斩了一只耳朵的副将……

    自己进去后,不会是难忘黎云姿的剑法吧??

    ……

    有一薄屏纱,祝明朗本以为会屏风相隔,但黎云姿并不喜欢那么繁复的礼教,她请祝明朗在屋前坐下,霜儿姑娘泡好了两杯清茶。

    听霜儿轻盈的脚步声,她是应该走远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

    祝明朗喝了一杯茶,目光望向别的地方。

    也不知道是做贼心虚,还是在欣赏这庭院住宅的别致。

    “这一次归来,比上一次心情好许多,至少再也没有听见那些污言秽语。”黎云姿笑了笑,发现眼前这个男子其实挺会装傻的。

    “你也知道,我演技一直都很不错的。”祝明朗也慢慢的笑了起来。

    “是吗,竹林夜遇、互赠情物,也不过是逢场作戏?”黎云姿抿了一口茶

    祝明朗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

    有佳话,也有丑闻。

    南玲纱当初的那番话,被人们传得变本加厉,从赠送残龙,演变成了互赠情物,即便现在多数人们相信祝明朗那个一见如故两情相悦的版本,但还是有祝明朗渣者本渣,左右横跳,一脚踏两船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