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山

……

    古代山为一片极其原始之地,由虚海三面包围,山岭重叠,森林诡异,真正意义上的光怪陆离之山。

    每当虚海慢慢褪去,一条蜿蜒曲折的泥泞陆面才会出现,是通往这片古代山唯一的路径。

    此时,五只白眼飞龙盘旋在了虚海海岸上,六只巨林龙在黑树林中,另有四五头龙将级的古龙与苍龙,将此地给包围。

    那条通往古代山的唯一湿地上,罗孝抓住鎏金火龙的龙角,脸色苍白而痛苦,一双眼睛更满含愤怒与不甘。

    回头看了一眼被虚无浓雾笼罩着的古代山。

    古代山,危险重重,进去了不仅可能迷失在里面,更是会沦为那些上古魔与上古之龙的食物。

    可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要么与这群围攻他的人死战,要么逃入这九死一生的古代山。

    “驯龙学院、段家、黎家,我罗孝值得你们这样追杀??”罗孝愤怒道。

    “你这叛徒,能让你活到今天,已经是幸运了,上前来受死!”黎家黎平海说道。

    罗孝怎么可能束手就擒,他望了一眼那古代山,不再有任何的犹豫,命令鎏金火龙朝着古代山冲了进去。

    虚雾缭绕,那几头白眼飞龙正遇飞到海面,阻扰罗孝前往那片古代山,谁知虚海上空不知有什么强大的禁制,竟让那几头白眼飞龙翅膀与身躯越来越沉。

    才飞了几百米,白眼飞龙便已经难以浮空了,不得不落向了那片退潮而出现的湿地。

    “这是怎么回事??”骑乘在白眼飞龙上的段家男子大惊失色,差点是直接跌落向地面的。

    “虚海海水如磁石,难以飞行跨越,更无法游渡,不要靠近海水,沿着露出来的湿路追上去。”驯龙学院的导师说道。

    “可前面不就是九死一生的古代山吗,我们真的要追,这海水要是一涨,我们连退都退不回来了?”

    “年前若不能将这个叛徒尸首带回去,如何向族里人交待,你们不敢,我去!”黎平海说道。

    其他人虽然有几分犹豫,但也不至于被这没有什么攻击性的虚无海水给吓退,他们沿着泥泞的湿地追了过去,海雾笼罩,山峦却仿佛凭空浮现在云霄之上,这景象确实有些震撼……

    最终,段家、黎家、驯龙学院这三方联合通缉罗孝的人员都追入了这古代山,他们所呼唤出的龙就有近二十只,这样的实力,也不用担心在古代山中遇到上古妖魔和上古魔龙。

    乌黑如墨的海水不断的拍打着沙礁,没有多久,那条浮现出来的海上沙洲路,便渐渐的被墨黑色的海水给淹没。

    又过了不知多久,雾气更浓,将古代山那一片片仿佛浮空在云层中的重山给遮蔽。

    所谓的古代山……

    便好像从这里凭空消失了一般。

    刚才的人,也仿佛在这个世界彻底蒸发!

    ……

    ……

    严酷的冬季,终于离去了。

    虽然还有几分清寒,但看到那花开与嫩叶,看到万物正一点一点的复苏,便感觉自己的心也随着温暖了起来。

    有风轻卷,卷起湖畔花香。

    化雪后的河湖,湖水更像是洗涤过,没有了以往搅入泥沙的浑浊,总能够映下整片蓝镜长空。

    祝明朗起了一个早,走到院子里伸了伸懒腰。

    扭过一看。

    打扫院子的人已经换了,不再是瘦弱的李少颖,听闻李少颖自从回学院之后,实力暴增,已不同往日。

    院舍内,还有一人化了龙,正是原本的舍霸洪豪。

    一般情况下,成为了真正的牧龙学子,大部分都会搬离这种还算过于朴素的院舍,住上条件更好的独门屋宅,但似乎因为祝明朗没有搬离这里,洪豪与李少颖两人也顺势在这里住下了……

    人还是原来的那班人,就是清扫院子,收拾后院幼灵粪便的人,不断变更。

    “祝明朗,我发现你这人有天运的。我明天打算再选一个幼灵,不如你帮我看看?”打扫院子的同学问道。

    他叫陈柏,很儒雅随和且寓意深远的名字,祝明朗吃灵域果那会,就是他问的味道。

    之前交流也不是很多,祝明朗发现这家伙最近倒是挺会想方设法讨好自己的。

    “陈柏,你这人有的时候就是很下贱。明明想向人讨教学习,偏偏还要语气酸臭,你重新捋一捋思路,我再回答你。”祝明朗整了整自己的衣角,漫不经心的道。

    “祝大哥,你实力深不可测,又独具慧眼,能否帮小弟看看幼灵,选什么样的会合适?”陈柏很快就改口了。

    “不行,今天没时间。”祝明朗干净利落的回答道。

    “……”陈柏马上变成了怨妇脸。

    拆开了信件,祝明朗看到上面的署名,便仔细阅读了起来。

    是郑俞寄来的信笺,在他看来,既然是朋友,就应该有书信往来,这样才不会因为相隔两地和疏远。

    郑俞和祝明朗说了一些关于芜土商路打通,并逐渐平稳的情况,而且芜土的女君新军卫也在建立,按照郑俞的描述,祝明朗甚至能够感觉到黎云姿的野心,不单单是想要在祖龙城邦成就辉煌,更像是要让祖龙城邦变为这块土地上的不朽之城!

    芜土,逐渐开始纳入祖龙城邦的领地,而芜土之民,也在不断的接受新的教化与变革。

    事实上在她还没有被推翻前,芜土就在朝着这个趋势发展,只是经历了一场大天灾和暴乱之后,芜土之民跟更坚定不移的将黎云姿视作信仰领袖,这一切在短短一个冬季,便发生了蜕变。

    “芜土民众,已经可以入境,这对于每一个芜土民众来说,是一种极其重要的身份尊重,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们也不再会低人一等,不会被视作荒芜的流民与奴役……”

    读完最后一段,祝明朗不由的思索。

    黎云姿,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子?

    她要做得又是什么?

    南部的战役,大获全胜,但她没有归来,祖龙城邦最辉煌隆重的年庆庆典上,人们为她的女武神之名而欢呼,期待她的凯旋,但她依旧在战场……

    祝明朗看不穿她的想法。

    也不知为何,心底想念起她那双宁静、清澈的眸子,比春雪融化的离川湖泊,还要容易令人迷醉。

    要她也喜欢给自己写书信,应该会是一件比春风更暖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