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龙画魂

铁堂内,瞬间大乱。

    南太公、黎英、孔彤、范长老等人都是深知南玲纱的。

    她怎么可能突然做出这样的事!!

    “南玲纱!!”南太公暴怒喝出一声。

    南玲纱没有理会,她重新将铁门给关上,任由那笔墨在铁堂殿内肆意的泼洒,任由那些写下名字的人在地上痛苦的挣扎。

    “混账!!混账!!!”黎英同样嘶吼起来,他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愤怒的同时,更是难以置信!

    黎云姿与南玲纱不和,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包括黎英这个父亲,南太公这位泰斗都不会有半点怀疑的。

    毕竟如果她们若已联手,黎云姿在横扫践踏的道路上会更顺畅!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南玲纱现在变节!!

    难不成从一开始,她们姐妹不和就是假象。

    黎云姿真正的杀手锏,正是她的妹妹南玲纱。

    这个祖龙城邦,早已经掌握在黎云姿的手中,南玲纱与之多年的不和与纷争,也不过是黎云姿给所有试图推翻她的人一种假象!

    就为了将所有反叛者全部铲除吗,就为了让人们误以为她在祖龙城邦根基不稳吗,就为了今天……

    可是,她们姐妹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好好相处过,那个时候她们还只是少女。

    黎英和南太公可是最清楚的啊。

    她们还那么年少,就已经预知了今日吗!!

    姐妹不和,要骗过其他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可要骗过至亲,除非这份心思埋藏了不知多少年!!

    要知道这个姐妹不和,在黎英、南太公包括孔彤的眼中,都是到了铁堂中所有人都可能投靠黎云姿,唯独南玲纱不会的地步!

    毕竟南玲纱要投靠黎云姿,她们便等于执掌黎家、南氏所有权力,祖龙城邦内无人再敢质疑她们任何决定。

    “呵呵呵,呵呵呵……”黎英那双眼睛,布满了血丝。

    他的脸颊,青筋暴起,夺命的墨锁,正以一种难以抗拒的邪力,疯狂的钻入他的心魂。

    五官因为痛苦而拧在一起。

    五脏六腑更在衰竭。

    他无数次梦见黎云姿在睡梦中,一剑刺穿了他这个父亲的喉咙,可他怎么都不会想到是南玲纱。

    这比被黎云姿一剑穿喉要痛苦千倍百倍,因为他从没有怀疑过这份父女感情,他发自内心的宠溺小女儿,希望她可以继承这祖龙城邦的所有,更庆幸她一直和自己站在同一侧,牵制着大女儿黎云姿无休止的野心……

    到头来,她们都背叛了自己。

    “砰!!!”

    黎英摇摇晃晃,撞到了眼前的石案,他开始神志不清。

    他看到周围的墙,化作了阴曹之壁。

    两旁的石案,变成了整整齐齐的阎王桌。

    周围的人,在墨雾的缭绕下化成了青面獠牙的十殿阎王……

    判官在首。

    是一名女子。

    不是黎云姿也不是南玲纱,更不是其他。

    是自己的原配夫人。

    她有着和女儿们一样的眼睛。

    她审视着自己。

    黎英本是有一腔怒火,一腔控诉,可面对此女,却连直视她的勇气都没有。

    是……是自己背叛了她们。

    是自己昏庸,是自己糜烂,是自己忘记了本心,因为对黎云姿的夺权心生怨恨,因为夫人的强势而埋藏不满,因为种种,因为种种……

    判官走来,将那血龙纸递给黎英。

    黎英不敢去看,因为是自己亲手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怎么会有父亲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

    他甘愿下这地狱。

    他……

    驱逐!

    驱逐!!

    黎英在自责与折磨中看到了自己的名,写在了驱逐之下。

    是云姿和玲纱念在自己为父,留的一点情面吗?

    那绞索,没有勒紧,黎英只觉得自己呼吸困难,神智在逐渐清晰了一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近乎瘫痪的躺在狼藉一片的铁堂地板上。

    周围横七竖八,倒下了不知多少人,他们双目瞪圆,面容狰狞而恐怖,多数已经没有了气息,但能够从这副死状感受到他们生前的挣扎与绝望!

    黎英颤抖着,身体没有一点点力气。

    模模糊糊的视线里,看到了孔彤面目憎恨,保持着一个不甘与毒怨的神态,与其他人无异,再没有半点生命迹象!

    南太公摇摇晃晃。

    他为数不多可以站着的人。

    一旁,范长老手扶着案,呼吸声无比沉重,她和南太公一样,全身上下被墨水绞索给紧紧勒住,大汗淋漓,痛苦不堪……

    大概是因为南玲纱的生死画薄力量分散到了其他人身上,他们这两位强者反而挺了过来,只是从毫无血色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并不轻松。

    南玲纱的实力,深不可测,从没有人见过什么人能与她分庭抗礼,祖龙神姬,恐怕她早已经是祖龙城最强的神凡者了!

    “不杀之恩,不杀之恩,不杀之恩……”地上,一头戴羽冠的男子口吐白沫,即便面瘫也在不停的重复着一句疯言疯语。

    那人是杨秀。

    凌霄城邦的代表。

    他写下的也是驱逐。

    所以他也勉为其难的活了下来。

    要黎云姿死的人。

    一个都活不了。

    可是这铁堂之中,绝大多数写的都是死!!

    铁大门闭合着,外面浑浊的光透过门缝成一条线,似一道剑丝。

    南太公、范长老两人摇摇晃晃……

    他们身后也有几个人撑了下来,他们眼睛墨黑,全身淤黑,灵魂被创得很重。

    可他们很清楚,真正的判官,还在门后。

    她一身玫瑰色的衣裳,一双美眸似星月,从她的画笔下走过,才是真正活着走出了这铁堂的人!

    门终于被推开。

    如她所言。

    南玲纱恭候在堂阶处。

    她的双眸流转的情绪令人捉摸不透,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没有打算让能够撑下来的人离开。

    “歹毒恶女!”

    “不得好死!!”

    范长老指着南玲纱,双瞳满是愤怒。

    “听闻范长老为牧龙尊者,能唤五爪天龙,不知能不能与我这画出的火麟龙相比?”南玲纱说道。

    “范长老,莫要与她强斗,她能画出祖龙!”这时,南太公急忙说道。

    范长老一听,脸色都变了。

    暂且不说现在灵魂受创,即便是完好无伤,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与祖龙画魂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