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如血

事实上,会出现在这次铁堂中的人,都知晓这个关键。

    其他城邦都抵挡不住黎云姿的践踏,祖龙城邦没有被黎云姿一人独揽大权,不正是有南氏南太公在,有南玲纱这样一个实力极强的神凡者在。

    论实力,南玲纱丝毫不逊黎云姿,甚至可能强上几分。

    黎云姿要击垮南玲纱,唯一的方式就是派遣军卫大军从南氏大府上碾过。

    在过去很长时间,黎家都不允许黎云姿将她的军队驻扎到祖龙城邦附近,自然不存在黎云姿依仗军队来统治整个祖龙城邦的说法。

    可眼下,黎云姿收复芜土,侵占了南邦,又听闻东南的千棠城邦秘密归顺于黎云姿,祖龙城邦邻城未有凌霄城邦没有“沦陷”!

    黎云姿无法从内部将整个祖龙城邦瓦解,便由外向内,将整个祖龙城邦给困死。

    要不了多久,总领女君军卫、芜土军卫、南邦大军、千棠联盟军的黎云姿,一定会将整个南氏大府给夷为平地!

    要么归顺,要么死。

    南太公、南玲纱还有南氏上下不是愚蠢之人,他们怎么可能让这样可怕的事情发生。

    宗宫和凌霄城邦更慌。

    一旦祖龙城邦也撑不住,黎云姿迟早会将最大的敌人凌霄城邦、宗宫一起灭了!

    讨伐,迫在眉睫!

    “黎云姿众叛亲离,残暴无度,不瞒大家,芜土永城之事也由我与宗宫范长老联手策划,大家也看到了,若没有永城之事,她如今更不可阻挡,大家今日也不可能以讨伐者身份坐在这里,多半成了骸骨或她的战俘。”孔彤夫人开口说道。

    范长老是一位中年女子,她肌肤如少女一般饱满,头发却是花白。

    她沉默寡言,静观其变。

    孔彤在提到这件事的时候,她也只是点了点头。

    作为宗宫的代表,她已经直接表明与黎云姿有无法化解的仇怨了,这让其他有所犹豫之人更安心了一些。

    “各位看看,各位看一看,在座各位哪一个不是威震八方、位高权重的大人物,黎云姿强势如烈焰,我们何尝没有与她好言相谈,甚至做出各种让步,而她依旧咄咄逼人,一言不合就拔剑夺命,一言不合便兵临城下……”黎英一副苦痛神情。

    作为黎云姿的父亲,黎英也不知道黎云姿从何时开始变得无情冷漠,变得像是被什么神魔夺取了魂魄一般。

    再观南玲纱,为同胞妹妹,实力不比她黎云姿弱,却恪守本分,从不做任何越界之事,守望这祖龙城邦。

    尽管当权者都知道,天火乃未知,但联想起黎云姿所作所为,天谴之说,他们都相信了!

    “黎家主,何必再这样故作扭捏。黎家皇院此时成为了空墙,杜成已领各大宗宫高手前去暗杀黎云姿,此事为何不直言告诉大家呢?”这时宗宫的范长老终于开口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装什么于心不忍的父亲。

    他是在场所有人最希望黎云姿死的一个。

    孔彤不过是一个掌家夫人。

    黎云姿对她防范已久。

    若没有黎英参与,永城之事更难成。

    敢做就要敢为。

    黎家现在空空如也,军卫缺少,难不成孔彤一个掌家也有这等权力?

    “写下名字,今日大家便为联盟,可享有刚才允诺给大家的好处。若还犹豫,请自行离开。”宗宫范长老终于摆出了主持这场讨伐会议的姿态。

    暗杀?

    已经出动了!

    女君军卫被凌霄城邦牵走。

    黎家皇院护卫被黎英调走。

    南太公与南玲纱起头写下讨伐书!

    天火天意下达!

    宗宫群雄出手

    黎云姿受伤独自在院中……

    哪怕她的伤是伪装,她在劫难逃!!

    “各位,撇开女君残暴行径,她乃天纵奇才,我钦佩她,我写下驱逐流放,大家请自便!”作为凌霄城邦的代表,杨秀执笔书写。

    案前讨伐书上,签下名字有两处。

    驱逐与处死。

    没有别的选择。

    名写在哪,无非是看大家对黎云姿的仇视程度。

    但事实上,宗宫执行的是暗杀。

    讨伐书上写了名字,写哪里又有什么分别,都是成为了黎云姿的敌人,不死不休!

    杨秀完成了签写。

    宗宫范长老也写下了名字。

    黎英、孔彤也写下了自己名字。

    气氛已经变了,不再是商议……

    亦或者每个人心中早已经有了决定,这场密谋无非是要将大家都绑在一起,防止有人在讨伐途中退出,甚至投靠黎云姿。

    “这墨,可是龙血之墨,这纸为龙皮纸,今日大家结为讨伐同盟,无论暗杀结果如何,我们都将共同进退,坚决不能让黎云姿活着离开祖龙城邦!”南太公站了起来,苍老的脸上带起了一丝冷漠与决绝!

    黎英也站了起来,将自己亲自书写过的讨伐书举了起来。

    其他人也纷纷效仿,将自己写下的名字给扬了起来!

    一时间铁堂弥漫出一股肃杀之气!

    血墨浓郁,气味缭绕在每个人指尖,南玲纱缓缓的将自己的颜纱给遮上,迈开了步子,拖拽着玫瑰红的长裙,朝着铁门外走去。

    人们注视着她,毕竟她与黎云姿相貌是那么相似,要不是在座各位不少人见过她们同时现身,也深知她们不和,他们还是会有些心慌的。

    “父亲,你不是说,永城之事你未参与吗?”突然,南玲纱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脸颊上绽开了一个凄楚的笑颜。

    黎英皱起了眉头来。

    他不明白南玲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质问自己这件事。

    “她入地牢,是你父亲所为,但之后的事情他并不知。”这时,孔彤开口说道。

    “哦,这么说,是孔彤夫人让她在牢中受辱的?”南玲纱挑起了眉毛,轻声问道。

    孔彤不再说话。

    算是一种默认吧。

    “心比天高,命如纸薄。”

    “各位,生死薄上的名,乃你们自己书写。

    “南玲纱在门外恭候能从我这画簿上活下来的人。”

    南玲纱说出这番话的那一刻,柔雅的气质瞬间冰冷,血红色的玫瑰衣裳,将她那冰肌玉骨气质衬托得无比绝美动人……

    可为何,人们看到的背影,是犹如阎王判官之影,令人不寒而栗!

    墨纸颤抖。

    墨字竟不知何时化作了绞索。

    这绞索缠绕到了铁堂上每个人的指尖,更似夺魂毒蛇一点一点爬向了他们的心魂!!

    生死画簿。

    夺魂锁魄!!!

    ——————————

    (上架咯,上架咯,下一章就是上架咯,五年了,我都忘记上架前十二点也要更一章,没时间写上架感言啦,下一章我正在努力写,可能会迟点才出。这本书,每一章我都写得很慢,喜欢这书慢条斯理的感觉,但波涛汹涌的时候,也一定会让大家直呼畅快。)

    (希望大家支持我,给个首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