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劫

阳光舒适,领赏更是一件令人心情愉悦的事情。

    尤其是自己还能够拿两份奖赏,一份是作为优秀学员的灵域果,一份是学院给导师发放的。

    灵域果,祝明朗以前还真没有见过这种灵果,也不知道神凡者尝了这种果实,是否也有增进修为的作用。

    得到了灵域果,祝明朗一边当果子啃着,一边哼着小曲前往院方那领取给予导师的奖赏。

    “祝明朗,怎么样啊?”一名面善的同学迎面走来,见到祝明朗,忍不住问道。

    “没桥边那丫头卖的桃甜。”祝明朗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这名同学脸马上就黑了。

    灵域果,吃得是味道吗!

    祝明朗没有去细品,只是任由果子在身体里慢慢消化,相信以自己这样天纵英才,吃啥都是功效暴增,所以祝明朗也没有像其他优秀学员那样,服用前焚香净手、沐浴更衣。

    到了院方,灵域果吃得只剩下核了,祝明朗随手一丢,发现那核落入到土壤之中,土壤都为之一颤。

    紧接着一颗浅蓝色的苗快速的生长了出来,将周围土壤的养分极快的汲取吸收,并长成了一株非常美丽的灵苗!

    祝明朗张大了嘴巴,原来这核也是好东西,自己是不是有点铺张浪费啊?

    算了,扔都扔了,就当给学院唯美的绿化做一些贡献,从现在开始基本上可以与穷酸清贫的那个自己道别了!

    而且,自己身边有三只强龙,行走时步子都可以比以前跨大一点。

    “挣得学分够大黑牙吃猪到春天了,手头上的金银珠宝可以买昂贵的冰蜂后花蜜,这样白岂施展的冰辰之法也会强势几分不说,到了夏天,它就到了成年期!”

    夏天,自己就是一名真正的牧龙尊者,光芒万丈,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再敢像南昭冰那样给自己摆脸色,自己绝对一脚踩他臭脸上。

    什么玩意儿,小爷曾经叱咤风云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摆谱的人来送,绝对给他安排得肠子都青了!

    “这宝库第三层,你可以任意挑选,但高木架上的你不能拿。”守宝库的一名老妇说道。

    老妇织着毛衣,双眼空洞无神,说话更是没有什么好态度。

    祝明朗行了一个礼,一般越是这名目中无人的老者,越可能是世外高人,能够守这一整个宝塔库阁的人,绝对不简单。

    一层、二层,多数是给学员的奖赏,只要学分足够,基本上都可以来换取。

    祝明朗只是沿着楼梯这一侧往上走,就看到了许多自己想要的好东西,例如一颗可以淬炼古龙骨骼的丹药,这对大黑牙来说确实是件宝贝。

    可惜祝明朗学分也不够了,它兑换了牧场一个季的自助券。

    到了三楼,祝明朗看到了许多古老的长桌,上面有许多木檀盒,还有一些器皿,多数是存放之用。

    “拿鬼妇邪蛛的魔珠去换古龙魔珠,应该可以得到更为匹配的,这颗古龙魔珠不错是不错,年份才一千出头。”祝明朗摇了摇头,放弃了选择这枚古龙魔珠的念头。

    一千七百年和一千一百年,还是有六百年的修为差距,这个差距可以在城邦邦墙内选一栋不错的宅子。

    祝明朗继续往前看,好东西一般都在后头。

    “星尘石?”

    “也是好东西啊,可以做一件星辉铠,可惜材料这么一点点。”

    白岂若是穿着星辉铠,它苍龙玄术怕是一个飞跃一个大级别,连龙主级生灵都不敢轻易承受它的这一击。

    材料太少了,而且祝明朗现在手艺没完全练成,大概也铸不出这种更高级别的龙铠。

    “风暴幻灵羽?”

    “这东西好像不错,可以依附在白岂的羽毛下,肆意的操控风暴,大幅度的增强御风之法!”祝明朗看到了一件令自己眼前一亮的好东西。

    那是一束恨不寻常的羽毛。

    像是源自于某种古老的圣灵,它独特的羽毛可以栖息在绝大多数有羽的龙兽身上,并赋予龙兽风羽的能力!

    虽然说白岂迟早会进化为龙主,可有这种羽毛的依附,它无论是使用玄术,还是凝冰御风,都远超同一境界的龙兽!

    这个好!

    风,应该是白岂最弱的一个能力了,有了这羽毛依附,就足以暴打上位龙将。

    “白岂……别别别,这里的东西是都挺好的,但不能卷走,会出人命的!”祝明朗好不容易选中一件,却发现小白岂已经扬起了尾巴。

    这是要施展那乾坤藏匿之术,它似乎看不惯祝明朗犹犹豫豫的抉择,打算一口气全部带走。

    “悠~~~~~~~”白岂幽怨的叫了一声,那意思是,周围不是没人吗?

    “我们现在的境界和以前比差远了,洗劫这种事情暂时还不能做,守门的那个老太太,应该很厉害。”祝明朗一脸苦笑,赶忙给白岂解释道。

    冰辰白龙这才明悟了几分,有些小不情愿的将辫子尾巴给垂了下来,那双干净明亮的大眼睛注视着祝明朗选的这根小羽毛……

    就这吗?

    能拿的和想象中的出入太大,一点都兴奋不起来呢。

    祝明朗长叹了一口气。

    小白岂看来是过惯了大开大合的日子,这种需要循规蹈矩、猥琐发育的生活,短时间内适应不过来。

    “没事,过不了多久,我们就重回巅峰了,若能找到归路,兴许我们还可以给我们曾经的老对手们一个惊喜。”祝明朗安抚着小白岂。

    “悠~~~”小白岂扬了扬翅膀,表示也很期待回到曾经呆过的地方,不过,它那双眼睛,注视着祝明朗的时候,却露出了几分悲伤与内疚。

    祝明朗将它抱了起来,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它毛茸茸的小脑袋,笑了笑道:“没关系,做牧龙师也挺好的,你看我们不是多了大黑牙和小青卓两个小伙伴。”

    “你想啊,以前我们势单力薄,被人欺负了,有的时候还得跑路。现在我们我成了真正的牧龙师,往后还会有更多的伙伴,到时候我们找别人麻烦,就一口气全唤出来,让他们知道什么叫龙多势众。”

    “记不记得我们有次被一位有龙君的牧龙师给追杀了一个月?他有什么强龙,你还记得吗?”

    “悠~~~”小白岂点了点头,以前的事情它正在一点点的记起。

    “现在你可是我的龙魁,你强,我则强。”祝明朗说道。

    “悠!!”小白岂好像燃起了斗志,并告诉祝明朗,它一定会努力睡觉,变得更强!!

    “……”祝明朗苦笑。

    好像退化后重生的小白岂,确实天赋异禀,别人大黑牙每天辛辛苦苦训练,怎么都追赶不上冰辰白龙这种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的类型。

    但也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毕竟小白岂退化成小冰虫那么多年,在这巨兽魔龙横行的世界中如同蝼蚁,生存全靠苟,没有什么生灵会经历这样的劫数……

    各有各的修行之道吧,包括祝明朗自己也是,从辉煌到平庸,再从平庸中一点一点崛起,命运沉浮,彪悍的人生无需多言,就是一句真言相伴:强顺时狂骄敢唾天,逆弱时稳健似老犬!

    夏天,说近不近,说远不远。

    祝明朗很清楚自己熬到夏天,便不惧这祖龙城邦的绝大多数强者了。

    ……

    选取了自己要的物件,祝明朗离开了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宝阁。

    冬季寒冷,祝明朗也没有再到处乱跑了,潜心在学院内修行驯龙,一边补充自己过去偷懒没有好好学习的牧龙之术,一边为大黑牙和小青卓找寻进化之法。

    增强一头龙实力的办法有很多,可考虑到白岂的蜕变速度,祝明朗自然也不会满足于自己的龙停留在龙子、龙将的级别。

    所谓龙门,并非是一道飞跃了之后便高枕无忧的神格之门。

    这第一道龙门,不过是让凡灵跨越,成为可修行,可蜕变的更高生灵,不再像野兽那样只为饱腹,只为求生,更多的是找寻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凌驾于万物之上!

    龙门有几重,没有人清楚,龙门又有多高,也没有人知晓,只是每一个境界的生灵都明白,超脱了一个境界,前方与高处,还有一座更恢弘的神山,更巍峨的龙门仙瀑……

    凡灵有凡灵的龙门。

    修行之灵,有修行之灵的龙门,似更加缥缈难寻,祝明朗只模模糊糊的记得,以前某个祝门的长辈有告诉过自己,成年后的龙它们要想再幻化蜕变,必要渡龙门之劫。

    这个劫,可不是什么五雷轰顶,承受下来就登峰成仙。

    白岂退化,是否就是龙门之劫?

    自己当初的抉择,便等于与它一起受此劫。

    只可惜,找遍驯龙学院的一些典籍,都只有龙门之说,却从未记载过第二道龙门——龙劫。

    若能够摸索到黑牙与青卓的龙劫,它们还会再蜕变!

    那假如白岂退化确实是龙劫,那已经渡过了龙劫,它是否会面临第三重龙门,第三重龙门又是什么??

    又或者白岂退化只是生命中的灾祸。

    它如今比过去更强大,化身为冰辰白龙,是别的原因。

    牧龙之道,果然是一条漫漫长路。

    余生不会枯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