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天日

越是夜,越是令人无法安宁。

    偏偏这一夜过于漫长。

    黎云姿别院,她睁开了眼睛,望了一眼窗帘外的天色。

    天未亮。

    黎明不再降临了吗?

    现在的时辰,应该早已经天光绽放,即便有浓浓的阴云笼罩,也不可能这样昏暗。

    空气浑浊,风吹了很久都无法消散,昨夜发生的事情她已经知晓了,只是她没有走出这个院子,只是吩咐了一支军卫前去……

    “小姐,外面已经乱成一片了,天一直不亮,竟有一群居心叵测之人聚集在了祭祖台,在对您进行谴责!天呐,您的军卫可是第一时间赶到那里的,只有您关心民众的死活,他们却要将所有的罪责推到您的身上。”霜儿愤慨的说道。

    黎云姿一言不发,她只是注视着天外,如此晦暗,即便是日食凶年,也不应该维持这么长的时间,究竟是什么让这乾坤遁入了长夜。

    她不出户,只是静静的养伤。

    “小姐,姑……祝明朗公子已经搬入府内,是安排在最近的院中吗?”霜儿前来询问道。

    “将左庭屋子收拾出来。”黎云姿说道。

    “啊??那不就是住一个院子了,小姐怎么可以让一个男子住您院内,虽说相隔中庭……”霜儿诧异道。

    黎云姿没有回答,她很疲倦,似乎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多少,也或者在思索,根本无心再说第二遍。

    霜儿明白自家小姐不是那种犹犹豫豫的大家闺秀,她说了,就得去做。

    霜儿急急忙忙前去收拾,将左庭屋腾出来,同时心里在想,要不要在中庭与左庭之间临时加一道门,夜里自己守好这门,免得出了什么乱子。

    祝明朗搬入了左庭屋,方念念很快就与霜儿熟络了起来,两女像是有说不完的话,总是见她们在两庭之间笑盈盈的……

    黎云姿不出屋。

    祝明朗也只是在驯龙的时候会前往后山中。

    天还是没有亮,已经第四天了,这异象引起了整个祖龙城邦更大的恐慌,越来越多观天礼之人开始大肆散播言论。

    这些言论,没有任何意外的都指向了黎云姿。

    “黎云姿为凶煞之星,所过之处无不战火绵延,天降神石,直指祖龙城,不就是在告知我们祖龙子民们,要灭这凶煞邪星,否则永不见朗朗乾坤!!”

    “黎云姿残暴行径,引起了天怒,神都惩罚她的子民,你们却还如此愚昧的追随,要我说她应该自刎谢罪,否则还会有天火惩罚!”

    城邦内外,一片大乱。

    天不见光,夜永罩大地,本以为春夏将至,离川平原将再次富饶起来,可阳光像是被上苍给收走了一般,哪怕走到了离川平原之外,也只能够见到一些熹微。

    没有阳光,没有收成,没有收成便没有畜肉,若再这个春下旬都是如此,天下必乱!

    祭祀。

    祭天。

    忏悔。

    祈祷。

    什么法事都做过了,无济于事。

    渐渐的,人们在无数的言论引导下,相信了唯一的解决办法。

    讨伐!

    讨伐那罪魁祸首!

    她无休止的掀起战火,贪婪无度,一而再再而三的侵占他人疆土,人们开始相信她卷起的战争并非是为了守护疆土,并非是壮大祖龙城邦,仅仅是为了满足她残暴杀性!

    “小姐,越来越多人开始谴责您,甚至每天都有人在祭祖台聚众讨伐,还说那些肮脏污秽的话,您现在手握重兵,为什么不斩了那些胡言乱语之人!”霜儿越发的着急。

    形势越来越不利。

    天不见光,怒就越旺!

    “天异,无人可控,怒却需要宣泄,终究会有人被千夫所指,他们觉得这一切都是我酿成的,那就觉得吧。”黎云姿冷淡的说道。

    “天罚世人,世人不恨天,却要让您来背负,这又是什么道理,有能耐他们撕了这天啊,一群懦夫,一群贱民,你为祖龙城邦立下多少功劳,他们坐享其成,他们免受战火,他们却从未有一丝丝的感激,其他城邦怨您就算了,为何这祖龙城也要如此!”霜儿眼睛都红了。

    黎云姿承受得了这样的辱骂,可霜儿看到外头这样指责与讨伐,为黎云姿感到不值。

    天的灾,怎么怨人?

    怨的还是一个在战场上厮杀,不曾让一场战火蔓延到祖龙城邦的人??

    世间的子民竟是如此吗!

    那何苦为他们这样!!

    “世人皆是如此,不用对他们有什么怨恨。”黎云姿反而安慰了一声快要被气哭了的霜儿。

    说完这句话,黎云姿看到一个身影,立在了庭处,身姿挺拔,洁净俊朗,那双眼睛不似从前那么散漫柔和,变得几分深邃沉稳。

    “不是人为。”祝明朗走来,开口对黎云姿说道。

    “嗯,天命如此。”黎云姿点了点头。

    这世间,或许有可以唤出那天火袭城的神凡强者,但绝对没有人可以让这天沉入永夜!!

    祝明朗起初异常愤怒,因为这一切就像是蓄谋已久的那般,就为了让黎云姿从辉煌的女武战神变成一个恶煞邪星。

    但那不是人为的天火,永恒之夜也同样不是某个神通广大之人所为。

    是这厄难天灾,将本就四面楚歌的黎云姿推向了万丈深渊!

    “还有多少时间?”祝明朗询问道。

    “这天亮不亮,小姐怎会知道!”霜儿有些气愤的说道。

    “七天之后,每一天都可能到来。”黎云姿回答祝明朗道。

    “七天……应该够了。你安心养伤,没有人可以踏入这个庭院半步。”祝明朗说道。

    “嗯。”

    霜儿在一旁,却完全没有听明白黎云姿与祝明朗的谈话。

    到底是什么时间,又是有什么人要闯这院子,这里可是黎家皇院,难不成那些乌合之众真敢讨伐一代女君??

    祝明朗之前明明都没有与小姐说话,他怎么好像都知道了?

    他们之间为什么仿佛存在着某种自己永远触及的默契。

    是不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咚咚咚!”

    有人敲着院门,霜儿正满脸疑惑,有些失神,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要去看看门前之人。

    提着裙子,匆匆跑到院前。

    过了一会,她有提着裙子,匆匆回到黎云姿身边。

    “小姐,宗宫杜成已到,家主希望您也到大殿内,否则有些失礼。”霜儿低声说道。

    黎云姿正要开口说话,左庭那边却传来了一句高喊。

    “不必了,告知传话的人,小姐凝神养伤,不出席任何议事,不见任何客人。”祝明朗的声音传来。

    霜儿看了看那白墙,明明隔着距离,他怎么听得见??

    “照他说的回。”黎云姿说道。

    “好,好。”霜儿点头,又提着裙子往院前小跑过去,似乎觉得既然小姐和姑爷都没把宗宫当回事,就没有必要这么匆忙。

    于是走了没多远,她又放下裙帘,莲步柔缓,慢条斯理的答复那传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