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密谋

……

    过了许多天,天空渐渐有了一些光泽,是那种浑浊的光辉,但终究要比不见天日要好。

    皇院有些冷清,霜儿从大后厨那取了一些新鲜的食材,发现今早大部分人都离开了,前往南氏大府,为南氏的老太公祝寿。

    南太公是一位极有影响力的牧龙师,曾在驯龙学院担任过院长,也一手扶持了黎家与南氏,可谓祖龙城邦真正以上的太公元老。

    纵然现在黎家掌权,南太公也人老昏花,龙兽遣散,寿辰一到,依旧还是隆重,黎家大大小小的人物都得到场。

    黎云姿没有前往,早些年南太公就已经说了一些恩断义绝的话,黎云姿没有必要虚情假意的前去。

    祝明朗也不知道南太公是个什么人物,倚老卖老的人不在少数,他只管好自家娘子的安危。

    何况,就在昨日,凌霄城邦再次大动干戈,迫使女君军卫不得不前往西边战场。

    时间特别的巧妙,这让祝明朗不得不更小心提防。

    南太公的寿宴,在祝明朗看来更像是黎云姿的鸿门宴,所以坚决不能去。

    黎家皇院很难得有这么清静,祝明朗心情反而更好。

    可惜夏日将至,天始终沉暗浑浊,不然祝明朗会邀请黎云姿到后山的山花浅林中走一走。

    ……

    南氏大府

    与黎家皇院几乎是邦墙相对的位置,南氏大府没有高耸的皇墙,但气派恢弘,更显出几分祖龙城邦第一世家的底蕴。

    门前,人声鼎沸,可以看到许多摸索牧龙之道的学子,没有机会踏入府内却也希望来此处沾一沾龙气,毕竟龙门有的时候也很玄学,拜什么人,信什么神,民间一直都有讲究。

    府内,不似外头那么喧嚣,森严且庄重,不像是在为一个老人庆祝生辰,反倒是守卫众多,气氛严肃,一些前来祝寿的人放下了寿礼,便被引入到了另外一座高堂中。

    一座铁庭院中,南玲纱缓缓的沿着大理石的长径走去,她穿着一件玫瑰红裳,肌美如雪,光滑温润,尽管颜纱遮住了容貌,但难抑她那绝世之姿,还有举手投足流露出的优雅与高贵气质。

    “少主,少主。”

    “这位女子是?”宗宫四少主杜成在阶处,痴痴的注视着南玲纱。

    “是南氏执掌,南玲纱,哼。”这时,黎孔熙冷哼了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哦哦……”杜成点了点头,浑然没有在意与自己有婚约的黎孔熙情绪,仿佛要特意记下这个名字。

    南玲纱行去,连看都没有看杜成一眼,几位族里的牧龙师推开了厚重的铁门,引南玲纱入戏。

    南氏铁堂中,已经坐满了人,他们没有过多的交流,安静的气氛令人觉得有些古怪。

    “闭门。”南玲纱对身后那几名南氏子弟说道。

    将门关上,铁堂内坐着的众人却露出了几分慌张之色,他们惊骇的注视着南玲纱,仿佛见到了一位识破了他们密谋的女君王。

    “大家别紧张,这位是吾小女,南玲纱。”黎英急急忙忙出声道。

    “她是我们南氏执掌,若没有她的支持,我们很难推翻黎云姿的独权。”这时年事已高的南太公开口说道。

    在组织这次秘密讨伐会议前,黎家就与南氏通了气,要利用这次难得的天灾将黎云姿扳倒。

    若等黎云姿伤势恢复,她继续征战,手握几大城邦的军权,怕是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与黎云姿抗衡了。

    “我们凌霄城邦已经出兵多日,也足以表明我们凌家主人的诚意,各位就请不要再犹犹豫豫了……”杨秀率先开口说道。

    “我们宗宫也已经派杜成少主前来,他如期出手。”

    “黎家大小侍卫、强者,都已被遣走,亦或者被骗到此处祝寿,黎家皇院此时就是一片空墙。”孔彤开口对坐席中的所有人说道。

    祝寿?

    那不过是对外的说法。

    南太公的寿辰,便是黎云姿的忌日。

    如今万事具备,就连老天都特意送来了一场东风,好让黎云姿在这么短的时间连民心都失去了!

    “天意如此,今日召集大家在这里绝非是要密谋什么抗击之事,反倒是不希望黎云姿倒下后她所执掌的一切混乱不堪。芜土需要有人收税,南邦子民需要新的君王,祖龙城邦军卫更得有人接管……”南太公开口说道。

    瓜分!

    南太公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今日在此不是要所有人冒着被黎云姿斩杀的风险,而只是利益的瓜分。

    眼下,每个人案前都有一份讨伐书,而在这铁堂中的每个人都掌握着一方势力,不仅仅是祖龙城邦内外,还包括了宗宫、黎家、南氏、南邦余党、凌霄城邦等……

    事实上,外邦的几位代表坐在此处,当他们看到连黎家家住、南氏南太公、执掌都是讨伐发起人后,他们心中还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的。

    几个城邦,饱受黎云姿的侵占,不知死了多少军士,反抗者更被不留一丝情面的斩首。

    宗宫不愿见黎云姿独揽大权,祖龙城邦邻里更瑟瑟发抖,就连祖龙城邦内部也无法忍受黎云姿这样肆虐践踏每个人的权益。

    黎云姿受伤归来养伤。

    天火谴责,浊日当空,此时再不动手,难不成等黎云姿的铁军将在场所有人的府邸、城池给踏平??

    “写下各位的名字,我将暂替黎云姿,将她的军卫给彻底遣散,大家也不用担心她的忠诚之士复仇。”南玲纱沿着长案走过,道。

    “你如何暂替,难不成黎云姿的那些忠者军卫会听你一个南氏小姐一面之词?”南邦余党代表钟越冷哼一声道。

    “这就是此次讨伐以防后患的关键。”

    “许多人可能有所不知,吾女黎云姿、南玲纱为双胞姐妹。”这时黎英站了起来,开口对在场的人说道。

    南玲纱将面纱慢慢的取了下来,露出了真正的面容。

    钟越看到南玲纱的容貌,吓得从椅子上跌了下来,他到现在都没有忘记年庆那一夜,这个女魔头那冷漠残忍的眼神!

    “她的军卫,不知有南玲纱。黎云姿被囚后,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的主子已经换成是妹妹玲纱。这就是我们南氏给大家的保障!”南太公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