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异

想了想,可以把方念念带上,她可以帮自己找到自己想要的食材,甚至一些品阶低的强化材料,也可以让她了解,毕竟她清楚自己三龙的属性和口味。

    当然,在人前,祝明朗不会让她离自己太亲近,这次伴随黎云姿左右,是有危险的,方念念不能卷进来。

    “我才不做小丫鬟呢!”

    “小管家,很高的地位了。”

    “我见一些牧龙师,多数都是有大团队的,甚至一个城、一个家族在供着,为什么你这么寒酸?”方念念询问道。

    “这不在慢慢组建吗,你要入伙,就是我牧龙之师的元老,掌握所有龙粮大权!”祝明朗说道。

    “这样一听,感觉还挺威武的。”方念念说道。

    “那你是答应了?”祝明朗笑了起来,知道这小丫头近几天受了委屈,说一些好话安抚一下她。

    “我可不是因为你,是因为喜欢小白岂和大笨黑!”方念念郑重的申明道。

    “有言在先,你要做不好,我还是会另请高明的。”祝明朗说道。

    “哼,即便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采购龙粮也和买菜一样!”方念念非常有自信的说道。

    祝明朗没再说什么。

    龙的食物中,有很多也只有农户与采山人才好得到,牧龙师自己除了用钱去买,基本上没有别的办法获得。

    所以拥有越多龙的牧龙师,他的身边往往队伍就越庞大,有人专门负责龙的食材,有人负责采购,有人饲养幼灵,有人负责管理买卖财物,有人奔波城镇收税,有人找寻委托与任命……

    当然,基本上都是拥有五六头龙之后的事情了,祝明朗现在还只有三只龙,雇一个小管家,便可以轻松非常多。

    河水清波,阑珊灯火如一只只在旖旎夜色中摇曳的小船,冬已远去,祖龙城邦女子们云衣霞裳反倒是成了这河水灯街最浪漫的景色。

    矜持有度、活泼四射、落落大方、妩媚风情、妖娆多姿……

    买上一盏夜愿花灯,执笔写下自己心中从未向人吐露的期许,与那灿烂的花灯一同送入到遥远的河流尽头,尽头是谁拾起了自己的花灯,兴许是善解人意的河水女神,兴许是住在下游不解风情的男儿,兴许就没有尽头,像自己无人寻觅的心底……

    每一朵河灯,都会在流波中,在倒映里,绽放属于自己的一小片梦影,万民之愿又是什么?

    最令人耐人寻味的是,各有各的不同吧。

    祝明朗望着这河灯,慢慢的也迷醉在其中,即便看过更繁华的世界,怕是也没有眼前这份宁静与美好来得可贵……

    黎云姿不愿意停下的铁蹄大军,是不是也只是在守护这小小的现世安稳?

    买了一盏灯,祝明朗也写下了自己的期许。

    “你写的是什么?”方念念凑了过来,月牙眼睛闪烁起了好奇的光泽。

    “国泰民安。”祝明朗淡淡的回答道。

    “好俗。”

    “你写了什么?”祝明朗问道。

    “不给看。”

    “你都看了我的。”

    “你没遮掩,何况你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愿望。”

    “这么说,你写的是见不得人的秘密?”祝明朗哈哈大笑起来。

    方念念挥舞起了小拳头,一副你敢凑过来看,一定会用这拳头给你松松筋骨的恶狠架势!

    祝明朗也没有太好奇,他抬起头望了一眼依旧飘着毛雨的夜幕,看着看着,好像河水之中那令人目不暇接的花灯映入了天空,一点点辉火擦亮着浓黑的幕!!

    祝明朗露出了几分惊讶,更专注的凝视着。

    刹那间,一种扑面而来的恐惧毫无征兆的映入眼中,只见细雨纷飞的祖龙城邦上空,一片又一片飞流焰火在一点一点的划破晦暗,将那原本只在河街至上可见的茫茫细雨给一下子照亮、扩散!

    雨很广,是笼罩祖龙城邦的清雨,因为夜空的破明,细雨如金,淅淅沥沥,唯美梦幻,无论是河街还是祖龙城邦邦墙外都可以目睹。

    可是,什么让雨如此明艳,天空划过之物,又为何给人一种源自于灵魂深处的恐惧,是因为眼眸只看到了壮丽与唯美的画面,而潜意识里却联想到了即将扑面而来的恐惧,令人不寒而栗!!

    “夜雨飞星,天呐,你们快看啊!!”

    “真的是苍穹星落,好绚烂啊,这可是祥瑞,连上苍都在庇佑我们祖龙城邦,在为我们赐福!!”

    “哇哇,有画郎吗,快快描下这罕见天景!!”

    花灯河街,人们惊叹之声如年庆狂欢,从未见过的天穹异景,当真美得令人窒息,就连普普通通的细雨也化作了金色的烟火飞絮,将祖龙城邦映得如神宫宝殿一样辉煌神圣……

    “快散开,快散开,大家快散开!!”可就在此时,有人高声大吼道。

    这个人和其他人痴迷与神往截然不同,他的脸上满是骇然与惊恐。

    而这个人,正是祝明朗!

    “快散开,它们在陨落!!!”

    祝明朗已经动用了灵力,想要盖过所有人的惊呼喜悦,可依旧难以让这整个沉醉美景的祖龙城邦子民们意识到可怕……

    天,越来越绚烂,夜比白昼还要明亮,甚至可以称之为璀璨,如此景象几十年来都未曾一见。

    “滋滋滋滋滋滋滋~~~~~~~~~~~~~”

    粉色的雨、金色的露,开始化为蒸汽,浓烈的高温将它们在半空中蒸发,变成了一团又一团厚厚的障雾。

    热量冲击着祖龙城,渐渐的让欣喜若狂的人们感到一些不适。

    风有一阵子没有任何动静了,可就在某一瞬间,突然变得无比狂躁,城河波浪翻滚,将数之不尽的河灯给吞没。

    街摊被掀翻,无数还没有入水的彩灯散落在地上,包括哪些卖小吃的食摊,挂坠在桂树上的灯结,也统统被卷,要么狼藉的打落,要么飞到屋檐之中。

    云衣霞裳被扬得凌乱,梳理得精致的云鬓,也被摆得邋遢,人们从喜悦到惊慌,开始躲入到店铺之中,开始逃避这暴躁之息!!

    “散开,快散开!!!”

    祝明朗的声音一遍一遍传达,可没有人听见。

    终于,令祝明朗不寒而栗的一幕出现了,被雨气笼罩的祖龙城邦半空,一块巨大的辰石,卷起那粉色、金色的壮丽焰火,似一轮跌入凡尘的曜日,冲向了祖龙城邦,冲向了这河街附近!!

    “轰~~~~~~~~~~~~~~”

    光芒炽盛,眼睛都无法睁开,只是这一声巨响,令所有人的耳朵处于短暂的失聪,令所有人致盲,令所有人头昏目眩!

    城颤了颤,紧接着冲天灭浪席卷,由河街附近的一座酒楼处开始,蔓延开的天火,蔓延开的大气波涌,让瓦片粉碎,让楼房倒塌,让街道翻卷,让那些聚集在一起的人群血肉横飞……

    这不是人们祈求的祥瑞。

    这是上天愤怒的惩罚!

    人在这样的力量下渺小至极,仿佛经过不知多少年智慧凝结的这城,也变得不堪一击!!

    当人们能听,能视之时,最繁华的人间变成了半块焦土炼狱。

    由喜,到惊,再到恐惧崩溃,短短的时间里,祖龙城邦看灯的民众仿佛一眼瞥见了鬼门关,魂也飞,魄也散。

    祝明朗将方念念保护在身后,更遮住了她的眼睛,不让她去看前方百米外的修罗地狱,他抬头望天,见一道道天火划破更高的天穹,正沿着有弧度的漫漫长空飞向更遥远的地方,不知坠落向何处。

    但仅仅只是那么一道,落入城中,便带来不知多少悲伤绝望!!

    祝明朗内心无法平静,他怒视苍穹,眼睛里充满了血丝。

    若这天火,有人掌控,他必是恶魔!!

    哭喊声,尖叫声,呼唤自己亲人的声音混成了一片,人们在天陨中忘记了自己的情绪,直到劫后余生才如梦初醒,才想起自己应该恐惧悲伤,应该找寻那些同自己一起来看灯的人,他们是否还活着?

    有些恐惧,还可以躲避,有些力量,还给与人们一些逃离的时间,而这天火,仿佛早已经宣判,孩子们无助的依偎在父母的怀里,父母无助的躲在屋下,可以看到被夷为平地的楼台,他们只能无助的搂紧孩子,不知向什么祈求……

    “快驱散人群,若再有一道天火无意间陨落,死伤更多!”祝明朗看到了那街夫长,对他喊道。

    那街夫长彻底没有了魂魄,只是听到了祝明朗说话,这才一种良知本能的去告知那些吓得四肢发软的人散开。

    混乱与无助不知维持了多久,即便没有任何一颗天火悬空,他们也难以从死亡的宣判阴霾中走出来。

    渐渐的,有军队出现,他们的脸上同样写满了骇然,他们开始收拾那修罗之地,试图挖出一些还活着的人。

    祝明朗、方念念也被驱走了,面对这样的灾景,他们都无能为力,最多帮几个走失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安抚着他们的情绪。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一夜再没有天火陨落。

    但这份恐慌,将埋藏在人们心中不知多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