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逆鳞

“咝咝~~~~~~~~”

    鬼妇邪蛛突然凭空倒爬,像是有一堵无形的空气墙,让它的爪子可以吸附住。

    抵达了半空,鬼妇邪蛛突然发出了尖锐的啼叫。

    啼叫之时,它背脊上的孔朝着四面八方喷射出浓黑色的毒雾,毒雾如蒸汽一样滚烫,扩散速度更是可怕。

    没多久,这黑雾便笼罩在了这片林木中,可以看到毒雾之中有暗红色的鬼火在游弋,黑雾对着鬼火来说就是一个深潭!

    黑雾带有剧毒,那些被神木青圣龙唤起了生机的植被正在枯萎凋零,就连藤蔓、老根都逐渐变成了一堆干巴巴的木炭……

    而那些鬼火,越来越多,它们一窜一窜,像是鬼魂精怪那样缭绕在了神木青圣龙的周围,然后突然在黑色毒雾之中炸裂开!

    “嘭!!!!!!”

    鬼火与毒雾瞬间爆发出恐怖的焚烧与灼毒之力,森林巨龙和小林龙身上的鳞羽立刻被腐毒,皮开肉绽的同时,更承受毒灼之苦。

    神木青圣龙在黑雾中,同样也受到了一定的阻碍,它身上青色的羽变得更加亮丽,青色的圣龙之辉已经非常强烈了,却也只能够驱散掉它自己周围几十米范围的毒雾和鬼火。

    鬼妇邪蛛落回到了地面上,它将自己的身子隐藏在了浓浓的黑雾毒中,然后蹑手蹑脚的绕到了森林巨龙和小林龙的背后。

    森林巨龙察觉到了鬼妇邪蛛,立刻朝着大地一震,将鬼妇邪蛛给逼退。

    鬼妇邪蛛马上向后,准备继续藏身到浓浓的黑雾里……

    “噢噢噢!!!!!”

    就在这时,浓雾后头,一头全身上下覆盖着银鳞重铠的凶猛暴龙杀了出来,它躬着身子,将那银角露了出来,精准无误的撞向了这头鬼妇邪蛛!

    鬼妇邪蛛飞了出去,一连撞倒了好几颗古松才终于停了下来,它的后肢被撞断了,不断朝着四周喷洒出毒液蒸汽的背部骨骼也明显碎了几根,一时间黑色毒雾都淡了许多。

    “噢噢!!!”

    大黑牙蛮横霸道,鬼妇邪蛛即便是魔灵,也承受不住穿着重铠的黑牙角击。

    神木青圣龙看到暗沧暴龙参战,喜悦的叫了一声。

    为什么非得单打独斗呢,鬼妇邪蛛可以吐出那么多恶心的人头红蛛来,自己难道就没有兄弟?

    “青卓,缠住它!”祝明朗的声音响起。

    神木青圣龙是缺乏战斗经验的,毕竟它成长没有多长时间,甚至许多真正的圣龙之法它都还不会施展。

    “呓~~~~~~”

    神木青圣龙扬起头颅,像是在呼唤着大地深处埋藏的物体。

    大地开始疯狂的蠕动,土浪翻腾了起来,无数粗壮的老根在扭甩,在拍打,它们强劲而有力,比起那些树藤还要结实……

    鬼妇邪蛛挣扎的爬起来,失去了后面两只爪子,它的行动明显迟缓了很多,土壤里的**鞭挞着它的身躯,更在将它打翻在地时,迅速的缠绕住了鬼妇邪蛛的爪子与躯干!!

    松根勒得很紧很紧,几乎要将鬼妇邪蛛的躯体给拧断了,鬼妇邪蛛也是一个狠物,它在被捆之时,竟然自己掰断了一根前爪,然后用嘴咬住断肢,对那些松根进行砍割!

    得以挣脱,鬼妇邪蛛却又看到了全身银色铠甲的暴龙,这暴龙扑咬了上来,獠牙落下,力量极强。

    鬼妇邪蛛翻滚躲避,它之前所在位置的古松被一个咬合断碎爆裂,本以为仓惶中躲过,谁知黒沧暴龙前爪抱住了那断裂的古松,狠狠的朝着鬼妇邪蛛砸了过来。

    “砰!!!!”

    鬼妇邪蛛和老松撞在一起,被压得连吐出几头红蜘死胎,这显然是还没有与那些被吃掉的人炼化在一起的,是死物。

    “嗖!”

    神木青圣龙从半空中俯冲而下,它那铁叶锋之翼像是扇刃旋转,随着它贴着大地划过,那鬼妇邪蛛被直接斩成了两段。

    从背斩向腹,躯干一分为二,甚至连地面也被切割开了一条冗长的裂缝,神木请神龙这翼割威力相当惊人,连大黑牙都看得一愣一愣的。

    “别大意,这家伙没死!”这时,祝明朗提醒道。

    神木青圣龙和黒沧暴龙都没有留意,毕竟一个被切成两半的东西,怎么可能活着。

    但事实上鬼妇邪蛛确实没死,它的两截身子在神木青圣龙和黒沧暴龙都放松了警惕的时间竟然同时扑出!

    前半截,鬼妇邪蛛咬向了神木青圣龙,那拥有剧毒的蛛牙,可以让神木青圣龙在极短的时间里全身器官坏死,牙毒比毒蒸汽强烈百倍。

    而后半截,鬼妇邪蛛的后半段身子也弹了起来,那腹部一下子喷射出了十几头红蛛,它们飞向黒沧暴龙,并在靠近黒沧暴龙时豁然炸裂。

    红蛛体内,全部都是鬼火,十几头红蛛同时炸裂,形成了一团更恐怖的鬼火爆裂,轰在了毫无防备的黒沧暴龙身上……

    黒沧暴龙被鬼火轰退了,硕大的身躯竟也被鬼火吞没。

    而神木青圣龙也没有来得及反应,实在是这鬼妇邪蛛垂死一击太突然了,听到祝明朗的声音也难以闪躲。

    “吼!!!!”

    森林巨龙冲了过,它在鬼妇邪蛛咬向神木青圣龙时,将它狠狠的撞飞。

    鬼妇邪蛛最后一咬没能成功,反倒是上半截身体被森林巨龙撞得更碎,更烂。

    神木青圣龙立刻腾空,身躯在旋转,铁叶翼在半空如一个青色的轮盘,华丽的转动时更是出现了一道道青刃圣芒,轮番斩向了鬼妇邪蛛的前半截身体。

    “唰唰唰!!!!”

    鬼妇邪蛛被切割成了碎片,连头颅都不再完整,任凭它生命力再顽强也不可能再发动袭击了。

    而另一边,黒沧暴龙从鬼火之中走了出来,它一脸茫然,望了望自己身上那件没有多少损坏的银青重铠……

    不是很疼,也没怎么受伤。

    噢,还以为死定了,吓死黑宝啦!

    原来自己如此强壮!!

    黑雾开始散去,祝明朗走来,原本还想批评一下这两个家伙,面对魔灵竟然如此大意。

    但想了想,小青卓毕竟年纪很小,没有太多战斗经验。

    而大黑牙还只是龙子,他即便意识到了,反应力也不可能有魔灵这么快……

    两个家伙都有待提高,以后要多加训练,差点就被这头鬼妇邪蛛给反杀了,还是双杀。

    “一千七百年,这东西要是吃了龙,怕是这片巨林再没有什么生物能与它抗衡了,而森林外的那些城池怕也要遭殃。”祝明朗伸出了手掌,将这魔灵的魂采集起来。

    死后,就可以通过其魂深魂淡来判断它的年份了,还好没有超过两千年,不然又得将困意正浓的白岂给叫醒。

    战斗经验还是很重要,经历了这次,祝明朗也觉得往后还是多锻炼大黑牙和小青卓,不然遇到妖魔都是白岂解决,它们两个太轻松了,也很难再得到提升与觉醒。

    自己杀的魔灵,魔珠当然归自己,祝明朗已经听到南氏子弟的巨龙脚步声了,也顺便让小青卓和它妈妈道个别。

    小青卓的做法是对的,它可以对它哥哥见死不救,但龙母却一直是有感情的,刚才若不是龙母及时撞开鬼妇邪蛛的毒牙之咬,小青卓也会有生命危险。

    “嘶拉~~~~”

    森林巨龙突然将一块青逆鳞从自己的身上拽了下来,血淋淋的将逆鳞放在了祝明朗的面前。

    祝明朗有些不明白这位龙母的行为,这时龙母已经缓缓的朝着松树林深处走去,而那头小林龙,更是不敢抬起头看神木青圣龙一眼,它甚至行走都需要靠龙母拖拽……

    它很害怕,它害怕自己弟弟会复仇。

    以小青卓现在的实力,杀死它比当初它占着自己年长将其扔下悬崖还要简单。

    祝明朗目光望向小青卓,这才发现小青卓并没有与龙母有任何的交流,它像一个陌生者立在那里,一双青色的竖瞳注视着其他地方。

    没有相认的必要了。

    但还是对龙母心怀养育的感激,所以不忍看龙母惨遭猎杀。

    而龙母也仿佛明白这一切,它留下一片逆鳞给祝明朗,带着已经吓得魂飞魄散的小林龙躲入密林深处……

    “不再相欠了,往后它们生死与你无关,对吗?”祝明朗捡起了这片逆鳞,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小青卓的态度。

    小青卓不会忘记被抛入悬崖,弱小的身体被荆棘刺穿的痛苦,但它也不会心怀憎恨。

    因为生存本就是残酷的!

    或许,龙母在看到小青卓有了更好的归宿,同样是欣慰的,否则为何会给祝明朗留下的这片稀有的逆鳞,这逆鳞,便是她最后能为小青卓做的。

    看着龙母负伤疲惫的背影,再看了一眼始终没有去看它们一眼的小青卓……

    祝明朗心中也是五味陈杂。

    用手轻轻抚摸着小青卓的羽毛,祝明朗与它灵魂牵连,又怎么会感受不到它的情绪。

    到头来小青卓也不过是个小孩子,可它所面对的,却是成年者都难以应对的。

    就这样吧。

    让它们离开,生死再不想干。

    ——————————

    (今晚,快手,九点半,“阅文作家”号,乱,准时直播。我看公众号留言,都是想继续听我写作路上糗事的,行吧,我再给你们说几个~~不是,我也有高光时候啊,你们怎么说想听这些?)